云容沧澜小说名字-《且以箫笙诉离歌》全文

时间:2020-10-26 编辑:小编

且以箫笙诉离歌

短篇精品

《且以箫笙诉离歌》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主要人物是云容沧澜,小说精彩内容有生死门中尘缘了,因果台上名姓消。我还想……再试一次!最后一次……可云容怎么也没想到,这最后一次的结果,疼得她肝肠寸断。沧澜,我就快坚持不下去了……

  《且以箫笙诉离歌》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且以箫笙诉离歌》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等了许久,最后等来了个考虑的答案。云容看着沧澜扬长而去的身影,撑了一日的笑渐落了下去。夜风划过,刺骨冰凉。翌日,云容刚起身,紧闭的殿门便被人大力推开,紧接着若荷就跌撞的冲了进来。

  且以箫笙诉离歌小说试读:

  等了许久,最后等来了个考虑的答案。

  云容看着沧澜扬长而去的身影,撑了一日的笑渐落了下去。

  夜风划过,刺骨冰凉。

  翌日,云容刚起身,紧闭的殿门便被人大力推开,紧接着若荷就跌撞的冲了进来。

  她伸手扶住踉跄的人,蹙眉道:“做什么这般慌张!”

  “天主,不好了,如今东天界流言纷飞,非说……”若荷迟疑了一下,而后咬牙道,“非说北天界意欲叛魔!”

  云容闻言楞了一下,而后只觉啼笑皆非!

  天界众人皆知,她父君是死在仙魔大战之中,便是四天界任何一界叛魔,也断无可能是北天界!

  不过,这兴事之人……

  “流言如何起的?”

  “是兮渃身边的侍女说的……”

  侍女?若不是有人示意,一个侍女怎么敢乱嚼舌根?!还是如此严重的罪名!

  云容心内冷笑,垂落在侧的手猛攥成拳。

  兮渃!

  云容压着心头翻涌的火气,沉声道:“我知道了。”

  “那我们……”

  若荷的话在云容冷凝的目光中消音,默声跟在她身后走出了太**,朝着北天界神女宫而去。

  一路上,云容的脸色沉的能滴出水来。

  父君死后支撑她活着的事只有两件。

  一便是她求而不得的沧澜,其二便是北天界!

  北天界是父君和师尊的心血,也是她一定要守护好的地方!

  如今兮渃这般胡言乱语,她决计不会轻易放过她!

  云容抬袖拂开上前拦路的侍女,大步跨进了神女宫。

  目光在瞧见她身旁沧澜身影时一顿,咬牙别过看向兮渃。

  “兮渃,北天界叛魔的谣言是不是你所为?!”

  “这么大火气?我若说不是呢?”兮渃眨着眼,不屑的看着云容。

  “若不是你指使,仅是一个婢女,怎会敢说这样的话!”

  云容身后的若荷厉声指责道。

  “你算什么东西,胆敢指责我?!”兮渃闻声黛眉紧蹙,怒意浮上,掌中仙力化索,猛然缠住若荷的脖颈,将人拽出,重摔在地。

  若荷挣扎着,却是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她不过仙力低下的婢女,怎么能同身为神女的兮渃相较!

  更何况,前些日子她还失了一臂,更是不敌。

  云容见状,眼中闪过抹心疼,抬手便是一掌朝着兮渃而去。

  却不想,一旁的沧澜竟是上前一步将仙力化去,将兮渃护在身后:“一个婢女而已,兮渃教训一下又如何!”

  沧澜回头看了眼兮渃,以示安慰,转回头看向云容时,眸中翻涌着几许的冷意。

  “沧澜,是她胡言在先!”云容看着沧澜,她不信如今东天界满天飞的流言,他半分都不知晓!

  “兮渃说了,不是她。”

  云容闻言差点冷笑出声,兮渃说不是便不是?他就这般信她?!

  “还有,本殿下说过,别让本殿下在天界瞧见她,如今还敢放肆到神女宫,对兮渃出言不逊!”沧澜厌恶的扫过跪坐在地上的若荷,看向云容,“你说,本殿下该如何处置她?!”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