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箫笙诉离歌》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时间:2020-10-26 编辑:小编

且以箫笙诉离歌

短篇精品

《且以箫笙诉离歌》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主要人物是云容沧澜,小说精彩内容有生死门中尘缘了,因果台上名姓消。我还想……再试一次!最后一次……可云容怎么也没想到,这最后一次的结果,疼得她肝肠寸断。沧澜,我就快坚持不下去了……

  《且以箫笙诉离歌》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主要人物是云容沧澜,小说精彩内容有生死门中尘缘了,因果台上名姓消。我还想……再试一次!最后一次……可云容怎么也没想到,这最后一次的结果,疼得她肝肠寸断。沧澜,我就快坚持不下去了……

  且以箫笙诉离歌小说试读:

  他将落于兮渃腰间的手收回,而后缓缓揽过她的肩,姿态亲密,不见半分责怪之意。

  一刹那,云容眼中所有的光寂灭,如同掉进无底冰窟,再无热切。

  “天主,奴婢替你教训她!”

  云容沉默之际,侍女的声音骤然响起。

  心中一沉,她忙伸手想要拉住侍女,却牵扯到胸口处的伤,动作慢了一瞬,“若荷,别……”

  可惜晚了!若荷已经冲到了兮渃面前。

  下一瞬,仙力化作的利刃,划过若荷的臂间,鲜血乍溅!

  耳边萦绕着若荷的痛呼,云容怔然的看着落在地上的残臂,不敢置信的看向动手的沧澜。

  “一个婢女,胆敢在本殿下面前放肆,这就是北天界的规矩?!今日断你一条胳膊算是开恩,别再让本殿下在天界瞧见你。”

  沧澜敛着眸中的不屑,拂袖将人摔在了云容眼前。

  这算什么?警告么?云容胸口闷着一口气。

  沧澜怀中的兮渃见状,则是缓步走出来,手腕扬起仙力凝聚,紧接着地上的残臂飞起,掠过空中重重砸在了云容身上,溅了她半身鲜血。

  “瞧清了,我才是阿澜护着的人!”

  她洋洋得意的走回沧澜身侧,而沧澜不过淡淡的扫了眼云容,揽着人走远。

  僵硬在原地的云容想着兮渃的话,嘴角浮上抹自嘲的笑意。

  早就瞧清了!

  看着痛到面无血色的若荷,心下微沉。

  她抬手凝起流逝的仙力,覆在若荷断臂处,维系着她的生气。而后扶着人,朝着药仙殿而去。

  仙不是不死,只是比人活的长久些。

  可云容本身仙力不济,如此大量使用,不过片刻,便晕了过去。

  不过好在,两人终是到了药仙殿……

  再醒时,已是日暮。

  床榻边伏着的是断臂的若荷,面色微白,气息倒是平和。

  云容缓缓起身,感受着体内稀薄的可怜的仙力,苦涩一笑。

  “……天主,你醒了!”若荷被动作惊醒,忙看向云容。

  “嗯,你的手臂……”云容面上露出抹歉意。

  “天主不必如此,今日之事本就是沧澜殿下的错处。”若荷劝慰道。

  云容闻言苦笑,她该在见到兮渃时便想明白的。

  虽说如今她是北天界天主,可真正理事的却是沧澜。

  这是嫁予沧澜的条件,她也从未有过异议。

  而如今看来,他倒是用这个权力来给她布局!

  七百年前,兮渃被东天界天主,也就是沧澜的父君贬下凡界,未得天召不得飞升。

  如今却是以北天界神女回归,定然是沧澜的手笔无疑。

  可她偏生没想到,还连累的若荷断了臂,差点身陨……

  “天主,你的身子是怎么回事,为何……”若荷看着孱弱的云容,开口问询,却在她沉下去的目光中消了声。

  云容目光肃然:“不准说出去。”

  对话以此而终,仙力稍微回复了些许,她便辞了药仙殿,回了东天界。

  不论如何,现在那处还是她的家!

  只是当她踏进太**后殿时,一个本不该出现在此处的人,正坐在案前,看着她!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