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去朝来君如故作者棠糖-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完本阅读

时间:2020-10-23 编辑:小编

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

古代言情

《暮去朝来君如故》朱采儿李乾坤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朱采儿李乾坤by棠糖小说完整章节。孩子是福大人妾室之女,因是女娃,自小不受宠爱,随母住在城外小院,这次朱大人犯法,家眷发配,这孩子倒是给遗漏了,所以送进宫中做婢,好好调教……

  《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作者棠糖,暮去朝来君如故是一本古言短篇小说。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完本阅读:李乾坤看着小手上的红肿,不禁心疼万分,斥责了嬷嬷,又说从今后要亲自教导,还答应她如果在没人的时候,可以叫他哥哥,这样哄劝了一阵,她才止住哭声。

  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试读:

  御书房内,此刻静得可怕。

  朱采儿可怜兮兮的跪在地上,身上依旧穿着男装,从她被凤阳哥哥在翠香楼抓回来后,皇上的脸色便一直都没好过。

  书案前,年仅十八九岁的年轻天子敛着眉头,一脸沉重,手中还轻轻翻阅着奏折,她跪得腿痛,轻轻挪了一下身子,就感到头顶传来一束严厉的目光。

  忍不住偷偷抬头,和天子四目相对,俊美容颜,没有一丝缓和,反而更加严厉起来。

  她吓得心儿一跳,急忙低头继续跪着,心底大叫委屈,膝儿又痛,难受至极。

  躬身站在皇帝身边的德公公不时冲她使眼色,朱采儿聪明伶俐,立即会悟,膝行爬到年轻天子的脚下,又是磕头又是做揖。

  “皇上饶了采儿吧,采儿以后再也不敢私自出宫去玩了……”

  声音又软又柔,带着几分哀求,终于令天子李乾坤微微动容,垂头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小家伙,身上还穿着几年前他出宫云游时,在江南购来的衣服。

  这套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倒真是显出了几分洒脱之气,只不过……现在龙心不悦,没心情欣赏她的风采。

  轻哼一声,冷言道:“你也知道自己有错?”

  这丫头胆子真是大了,前些时日出宫,把她带在身边,她觉得新奇好玩,嚷着叫着还想出去玩。

  知道她性子活泼好动,又调皮捣蛋,所以回宫后三令五申,警告她没自己的御令不准出宫。

  结果这不要命的小家伙居然趁着他近日朝堂繁忙之际,偷了他的令牌私自出宫。

  在外面玩玩也就算了,让人气结的是,她居然女扮男装,混进了京城最大的翠香楼,还差点被花魁给玷污了。

  若不是他派凤阳及时找到,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心底气闷,脸色自然不好,看着小东西在自己的脚边跪着,巴掌大的小脸蛋红润白晳,两颊外还露出两只小酒窝,圆润可爱,即使才十五岁,却机灵百怪的。

  自从十年前这朱采儿被他收入自己的寝宫做了侍女,在他的娇宠和放纵下,胆子越来越大。

  朱采儿见皇上肯理自己,立刻装出乖巧的样子,“采儿当然知道错,采儿真的再也不敢了。”

  说着,她跪直了身子,双手揪住自己的小耳朵,一副天真可爱状。

  一旁的德公公不禁偷笑,小家伙总能做出让人喷笑的举动。

  倒是李乾坤强忍着不笑,依旧摆出严厉之色,“朕上次带你出宫后说过什么?”

  “皇上说没有皇上的允许,采儿不可以擅自出宫。”

  “可你是怎么做的?”

  “呃……采儿一时顽皮,采儿知错了。”她乖乖的认错。

  “那朕有没有说过,如果不听朕的话,该怎么办?”

  朱采儿眨着大眼,一脸委屈,“皇上说,如果采儿胆敢违反,自会遭到责罚。”

  李乾坤再次哼一声:“你不但违逆朕的命令私自出宫,还去烟花之所给朕惹事生非,可知道该受到怎样的责罚?”

  “呃……呃……”

  “给朕回答。”

  “杖……杖责五十。”她颤微微答道。

  龙目一凛,声音骤冷,“德公公,还不宣人过来,给朕狠狠的打一顿。”

  一边的德公公急忙跪倒,深施一礼,“皇上息怒,采儿年幼无知,难免顽皮刁专,更何况她身子骨弱,五十杖下去,小命肯定呜呼了,还望皇上从轻发落。”

  “是啊是啊!”

  朱采儿一听皇上真的要打自己,吓得小脸惨白,顾不得礼数,一下子扑到李乾坤的腿边死死抱着他的小腿。

  “皇上责罚采儿事小,若采儿被皇上打个三长两短,从今以后皇上身边可就少了一个可以聊天解闷儿的人,而且采儿知道皇上疼惜采儿,若采儿被打死了,皇上一定会生病,生了病就要吃药,药苦,采儿不喜欢吃,皇上一定也不喜欢吃,所以皇上为了以后不吃苦药,千万不可以打采儿板子……”

  一番歪理邪说,倒把李乾坤给逗乐了。

  此时,外面的太监宣,李将军养心殿求见。

  李乾坤及时敛住笑容,仍旧一脸严厉,瞪着跪在腿边的朱采儿,“看在德公公为你求情的份上,五十杖先留着,给朕好好跪在这里反省,不准起来。”

  修长高大的身影离去,带着尊贵和不容反抗的气势,当他从养心殿和李将军商谈完国事之后,再回御书房时,只见那个被罚跪在地的朱采儿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一时间,他气也不是笑也不是,那么一小点的人儿,小小的身子卷成一团,躺在书案上的地毯内,身上还盖着他坐椅上的虎皮。

  粉团似的脸,白嫩娇柔,长长的睫毛微抖,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最可笑的是唇边还挂着一条恶心的口水,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小东西。

  他轻声走上前,将小人儿轻轻抱在怀中,拭去她唇边的水渍,走向御书房旁边的软塌入,并为她盖好一层薄被。

  轻柔的动作,还是惊扰了朱采儿浅浅的睡眠,她睁眼,看到李乾坤后,迷迷糊糊的叫了声皇上,翻个身,准备继续睡去。

  过了片刻,猛然间想到什么一样,急忙起身,低叫一声:“采儿还在罚跪……”

  李乾坤将她按回软塌,强迫她躺在上面,又伸手在她柔软的颊上轻轻一捏,“算了,朕这次先饶了你,不用跪了。”

  朱采儿嘿嘿一笑,有些撒娇道:“采儿就知道皇上疼惜,舍不得真的责罚。”

  她心安理得的躺在李乾坤的腿上,仿佛这样的亲昵,已经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般。

  李乾坤一边把玩着她的长发,一边轻笑道:“朕那五十杖可还给你留着呢,哪天等朕看你不顺眼的时候,就把你按在地上,狠狠打一顿板子。”

  她嘟着小嘴,一脸娇俏,“皇上就知道吓人。”

  说着,仰起天真无辜的小脸,一双小手也轻轻搂着李乾坤的腰干,“皇上,采儿觉得长大一点都不好玩,要守那么多规矩,还是小时候好,可以叫皇上乾坤哥哥,可是现在却只能叫皇上,要不然就会有人骂采儿不懂规矩,采儿好可怜。”

  想起小时候刚进宫,自己不懂规矩,见了皇上不会跪,还一口一个哥哥的乱叫,为此,她不知道挨了**自己的嬷嬷多少手板。

  有一次实在是罚得重了,她哭得好不凄惨,被上朝回来的李乾坤看到,她就可怜兮兮的将挨打的小手拿出来献宝。

  李乾坤看着小手上的红肿,不禁心疼万分,斥责了嬷嬷,又说从今后要亲自教导,还答应她如果在没人的时候,可以叫他哥哥,这样哄劝了一阵,她才止住哭声。

  见她语带柔媚,小身子在软塌上滚来滚去,小脸在自己的腿上轻轻磨着,这小东西当然不知道这动作意味着什么,可是对于他一个成年男子来说,却如酷刑般难受。

  真想立即将这副小身子占为已有,但他的采儿才十五岁,平日严厉的教导,让她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

  单纯的小模样,一边吸引着他的心思,又边又让他焦躁难奈。

  李乾坤只能靠想像来自我安慰,等到他的采儿长大那一天,他发誓,自己决对不会再放过她。

  翌日清晨,身为皇帝身边贴身侍女的朱采儿早早便起了床,侍候着皇帝洗漱更衣。

  她年纪虽小,但在皇帝多年的教导之下,越发懂事乖巧,只是有时候仍旧免不了顽皮刁专,却又没人真的舍得骂她一句。

  后宫中都知道朱采儿是皇上身边的宠侍,从小教养到大,主仆之间关系自然亲昵。

  而且皇上对这个小侍女不但宠爱有加,而且还纵容过度,犯了错,也只是象征性的说上几句,倒不曾真的动过大怒。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