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15 编辑:小编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

豪门总裁

云曦封辞小说作者是乃久,小说原名叫做《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该小说正在全网热推中。小说主要内容:云曦接通,好不气愤道:“警告你,讲重点!”说完,听那边说了两句之后,云曦暴怒道:“有钱了不起啊,不见,不见,别说翻倍,就是给我搬座金山银山,我也不见!”

  小说《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主角是云曦封辞,是作者乃久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封辞抱着蜷缩的膝盖,疼的五官扭曲,还不得不面对面前这人畜无害的凶手。“小护士,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撕毁我们之间的协议?”云曦感觉自己被威胁了,后退了两步,然后下床。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小说试读:

  封辞抱着蜷缩的膝盖,疼的五官扭曲,还不得不面对面前这人畜无害的凶手。

  “小护士,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撕毁我们之间的协议?”

  云曦感觉自己被威胁了,后退了两步,然后下床。

  “行行行,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原本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你不那样对我,我怎么会对你……”

  封辞忍着剧痛,痛斥道:“你还敢说?”

  “好好好,不说,不说,我们扯平了行吧?”

  封辞缓了好久,才勉强缓解过来,不过,已经是痛的浑身乏力了。

  既然是协议夫妻,洞房花烛夜,自然也不好再分房间。眼瞧着云曦盯着那张床,仿佛要占领另一半的样子。

  封辞竟霸道的直接将自己的身体摆成个‘大’字,完全占领了整个床。

  然后指着云曦道:“你,打地铺去!”

  云曦倒是出乎意料,这男人平时表现出来的绅士都是装的么?叫她一个小女子睡地上,多凉,多硬啊?

  于是,云曦摆出一副柔弱的样子:“人家身体弱,睡地上会着凉会生病的。”

  封辞一听这话,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想着身体某位置的隐痛,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身体弱?小小女子,比狐狸还狡猾。拿起手术刀割肉放血,面不改色心不跳。动起脚来,专往致命要点招呼,你敢说你弱?”

  这小丫头有着极具欺骗性的外表,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再眨巴两下无辜的眼,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傻白甜了好吗?

  云曦这就比较委屈了,封辞怎么能这么误解她呢?

  “我哪有狡猾的跟狐狸一样,我要是那么狡猾的话,还能被汪青萝和宋明珠算计着拿来替嫁给一个残废脑瘫吗?拿手术刀那是处理伤口,你说的人家好像是**放火一样的十恶不赦。封先森,你对我有误解。就是刚才,那也只是本能的保护自己嘛!”

  云曦说着,就用那双眼睛无辜的盯着封辞。

  封辞错愕的对上,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眼睛,可以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清澈明亮。

  看着那双眼睛,封辞有点儿沦陷,几乎就要把整个床让给云曦了。可是就在云曦微微一笑的时候,封辞索性躺下去。

  “小狐狸就是小狐狸,说什么都没用。地铺,没商量。不高兴你也可以选择撕毁协议, 我都OK!”

  说完,封辞干脆当着云曦的面脱的只剩下最后一件就躺床上了。

  明知道这纸老虎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不设防,封辞这样干,她肯定就不会挤上床来了。

  云曦气的跺脚,却也只能拖了一床被子,铺在地上,自己躺上去,身体一个翻滚将被子紧紧裹在身上。

  语音关掉房间里的大灯之后,夜色重新笼罩住了一片宁静。封家别墅群的夜灯光华流转进窗户,将里面的幽暗添了一层朦胧。

  夜半时分,封辞已经迷迷糊糊睡醒了一觉,下床正要去倒杯水喝,结果才刚一下床,一脚就撞上了地上的温软。

  封辞低头,借着幽暗的光线看的一惊。

  那丫头不是严严实实裹着被子睡的吗,怎么这会儿树懒似的抱着床腿瑟瑟发抖呢?而被子,已是乱七八糟团在一边,远离了她。

  这睡姿,封辞简直不敢恭维。

  “嘿,醒醒。怎么睡得呢,起来……”封辞说着,蹲下来拍了拍云曦的脸。

  然而手才拍上去,封辞顿时感觉到烫手的触感。

  封辞不敢相信似的伸手摸上云曦的额头,然后确定,这丫头,发烧了!

  封辞想起睡前,云曦玩笑似的说,她身体弱。嗬,这可真是够弱的!

  “行,你赢了。”

  封辞无奈的把人从地上捞起来,抱到床上轻轻放下,又给盖了被子。开了一盏小灯,把凤鸣叫起来送了常备药箱过来。

  一量体温,39度,封辞想骂人。

  小丫头那是什么开过光的乌鸦嘴,咒自己都这么灵?

  凤鸣弱弱的看着自家老大,啧啧,新婚夜把新娘子都折腾成这样了。果然,母胎单身26年的人,一开荤,当真可怕啊!

  “愣着干什么,拿退烧药,兑感冒冲剂,还要我吩咐?”

  封辞一抬头就看见下属那怪怪的眼神,心中十分不悦的吼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声音太大,吵醒了高烧的云曦。

  背后床上的小丫头伸出一只手,喃喃呓语一般的喊:“药……药……”

  远远的,封辞没听清。

  问凤鸣:“听到她说什么吗?”

  凤鸣是听到几个音节,不确定的重复:“yao,yao,切克闹?”

  什么玩意,封辞一个眼刀子丢过去,一脚踢上凤鸣屁股:“给老子滚蛋!”

  下属是个傻子,封辞只好自己过去,耳朵都快要贴到云曦嘴边了,才听清楚两个字,药瓶。

  “什么药瓶,在哪儿?”

  “bao-bao-li……”

  封辞听得一头雾水:“抱抱你?”

  封辞略尴尬,可是眼瞧着她高烧的厉害,怕是心理脆弱寻求安慰吧。

  不过,抱抱也不算过分。于是,封辞趴下来抱了抱云曦。

  云曦只觉得身上被压的难受,睁开眼睛,无语白了封辞一眼,略吐字清晰的又说了一遍。

  “药瓶,在包包里。”

  包包里?他给听成了抱抱你?真是,要疯了!

  封辞觉得刚才的抱抱,简直就是人生耻辱,完全有损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

  嗯,都39度了,人都烧糊涂了,醒了未必就记得。

  这么一想,封辞稍微好受点。转身去找云曦的包,不过回头就对上凤鸣不可思议的眼神。

  封辞内心:如何能让正常人迅速失忆,在线等,高悬赏。

  封辞从云曦的手包里面掏出一个白色药瓶,认真看了一眼。普通的药瓶,上面没有任何标签,甚至服用方法都没写一个。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问了云曦后拿了一粒药给她服下。

  凤鸣送上来的退烧药和感冒冲剂,都被云曦摆摆手拒绝了。

  余下的后半夜,封辞就坐在床边的地毯上守着云曦。隔半个小时就帮她量一次体温,生怕这孩子高烧不退,没人照料给烧成傻子了。早知道他就不独占大床让她打地铺了,结果还是折腾自己。

  虽然这孩子有时候也让人头疼,但病成这样又让人不禁对她生出一些怜惜。折腾了好半晌,最后封辞困的爬在床边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封辞本还迷糊着,却渐渐被脸上一阵温热湿润的感觉搅扰醒来。

  睁开眼睛一看,不知何时,那小丫头原本该枕在枕头上的脑袋,却枕在自己手臂上。封辞反应过来自己手臂发麻的同时,也一眼看到了云曦眼角滑落的泪珠,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忽然之间,封辞一愣。

  枪林弹雨都能应对自如的封辞,突然一下子心柔软到了极点。这一幕,竟勾起了仿若三年前的一抹心疼。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