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很受宠》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时间:2020-10-14 编辑:小编

重生王妃很受宠

古代言情

《重生王妃很受宠》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现代特工秦歌既扮得高贵冷艳又能风骚下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双倍奉还, 一朝穿越,成为将军府最不受宠的大小姐,还莫名其妙嫁入王府成为宴王妃,主动帮王爷纳娇妾养美姬,喝酒打架样样精通。王爷想睡她,她却把王爷当兄弟,王爷成功睡了她,她却说一夜就忘是成年人的游戏规则,不会对他负责。

  《重生王妃很受宠》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重生王妃很受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夜色微凉,窗外淅淅沥沥下起雨秦歌倚在窗边,正想着是不是下雨了,上官宴就可以提前把自己放回去,没想到伏案批阅公文的上官宴此时薄唇轻启,吐出二字:“磨墨。”秦歌哀怨地瞪了一眼上官宴,极不情愿地拖着步子来到他身侧。此时慕素来报,“王爷,侧王妃求见,说是亲手给您熬了鸡汤,趁热给您送来。”

  重生王妃很受宠小说试读:

  夜色微凉,窗外淅淅沥沥下起雨。

  秦歌倚在窗边,正想着是不是下雨了,上官宴就可以提前把自己放回去,没想到伏案批阅公文的上官宴此时薄唇轻启,吐出二字:“磨墨。”

  秦歌哀怨地瞪了一眼上官宴,极不情愿地拖着步子来到他身侧。

  此时慕素来报,“王爷,侧王妃求见,说是亲手给您熬了鸡汤,趁热给您送来。”

  秦筝如意嫁入了宴王府,虽是庶出,但毕竟是秦将军的女儿,上官宴到底还是给秦筝封了一个侧妃。

  可自打秦筝入门,上官宴就没有去过秦筝的院子,秦歌在心里鄙夷道:看来她这妹妹是等不及了。

  秦歌下意识看了看屋外的雨,雨势越来越大,雨珠密密匝匝,如珍珠落玉盘,什么时候送鸡汤不好,偏偏挑这么一个大雨天,这是送温暖来了还是卖惨来了?

  秦歌抓住机会,急急道:“既然王爷有人伺候,那妾身就现行告退了。”

  正要转身溜走,上官宴道:“慕素,你去回侧王妃,本王已经歇下了。把鸡汤端进来,给王妃常常鲜,王妃许久没有回秦王府,应该很怀念自家姐妹的手艺了吧。”

  上官宴言语间头也不抬,秦歌原地石化。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男人?

  让自己的女人喝另一个女人给他送来的鸡汤,虽然她也算不上什么他的女人。

  谁知慕素还未领命退下,渡廊那头便传来衣袂摩挲的声响,女人在侍女的随行下行近了,婷婷袅袅,正是秦筝款款楚楚的身影。

  秦歌怎么觉得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秦歌在屋子中央急得团团转,上官宴淡淡蹙起眉,有些好笑又好气地看着秦歌。

  秦歌忽然想到了什么,扭身一咕噜钻进了桌案底下,显然没有看见上官宴那黑得跟墨汁一样的脸色。

  “王爷。”屋外那酥软娇甜的声音是秦筝无疑了。

  秦筝端起鸡汤,来到了桌案边,“王爷,这是妾身亲手为您熬的鸡汤,用的是祖传的老方子,十分进补。”

  上官宴推辞道:“下这么大的雨,你该好好歇在屋里才是,这些事有下人做。”

  秦筝的声音糯糯软软:“王爷为了政务日夜*劳,就连到别苑走动的时间也没有,妾身也应该为王爷分分忧。”

  秦歌撇撇嘴:还不是变相在怪上官宴这个大猪蹄子没有去看她,她只好冒雨来了。

  秦筝绕到桌案前,要看上官宴写的字,秦歌屈膝抱腿,将身子蜷缩在桌案底下瑟瑟发抖,抖得案上的悬着毛笔的毛笔架都跟着一起晃动……

  上官宴头大地扶了扶额,伸脚踢了踢脚边的秦歌。

  “这桌子怎么在抖?”秦筝惊奇道。

  “噢,这桌子缺了脚,还未来得及换,一不小心就会晃动。”上官宴睁着眼睛说瞎话,话毕,要站起身离开桌前。

  原本是想引开秦筝的注意力,没想到他才起身,秦筝身子却一歪,人堪堪倒在了他怀里,秦歌看不清上半身,只看见一双男子的云纹锦靴跟女子的锦缎绣鞋离得奇近。

  只听秦筝嘤咛一声:“王爷……”

  秦歌双手捂住眼睛,留了一条缝,摇头叹道:真香。

  不过接下来她就失望了,没有什么限制级画面,上官宴大概是碍于有秦歌在场,怕落下什么把柄,所以匆匆将秦筝搪塞一番,就把人赶走了。

  等到秦筝离开,秦歌从桌底下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终于走了,大雨天的过来知道的说她送温暖,不知道还以为她来卖惨……”

  注意到上官宴直直瞅着她的视线,她撞了撞上官宴的肩膀,揶揄道:“男人那个什么中途又忍回去一定很难受吧,不好意思啊,害你送上门的肉却吃不着,你要是实在难受,就叫侍妾们过来泄泄火,我就不打扰了……”

  秦歌的声音在空中陡然散去,她凝住了呼吸,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上官宴一把捞过她的纤腰,将她猛地带到他的身前,此刻她被迫紧贴在他胸膛前,鼻息可闻。

  上官宴一双眸子闪着狡黠的光,恹恹的,又略带轻佻,“你就可以,何必再叫人?”

  秦歌微眯双眼:耍流氓?

  她抬腿朝上官宴身下踢去,上官宴似多了一双眼睛,迅速格挡开秦歌的攻势,另一只手捏住秦歌的下颌,强迫她转过头来面对他。

  她的柔唇被迫微微撬开,露出皓白贝齿,柔嫩饱满的樱唇仿佛一颗鲜嫩多汁的樱桃,引诱人一品芳泽。

  上官宴眸色渐深,道:“本王对那些女人不感兴趣。”

  秦歌一双眸子水泽盈动,拨人心弦,上官宴的目光始终流连其上,气氛暧昧迷离,却听秦歌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么你跟萧莫……”

  上官宴脸色铁青,真煞风景。

  他沉声一呵:“本王也没有那个癖好!”

  秦歌小声嘀咕:“谁知道呢……”背后忽地一凉,上官宴将她逼到墙边,伏在耳畔呵气低语:“王妃不信,不若来试试?”

  上官宴的眸子似有一口旋涡,霸道地将人吸入,秦歌捕捉到他眼里流转的情愫,不由正色。

  正欲跟他理论,清冽逼人的气息堵住了她的嘴,唇舌撬开她的贝齿,在揉捻厮磨间,他的温柔和强硬激起秦歌体内更深一层的颤栗。

  天边炸响一记惊雷,惊醒了脑子一片混沌的秦歌。

  靠!她居然被吃豆腐了!

  秦歌在心里用各种手段把上官宴狠揍了一顿,但是她没有动手,这种情况还留下来打架,太尴尬了。

  秦歌一脚踩到上官宴的脚上,上官宴吃痛,眉心猛地一皱,秦歌趁机推开了上官宴,慌不择路冲出屋外,冲到密密匝匝的大雨里。

  一个喷嚏。

  又一个喷嚏。

  四月端了一碗浓黑的药汁进屋,“王妃,已经遣人跟王爷说了,王爷说这些日子您好好养病,就不必过去了,不过他要给您请最好的大夫,好让您好的快点,回去服侍他。”

  秦歌哀怨万分,杀千刀的。

  这个大小姐的身体真是太娇弱了,昨天夜里秦歌在外头淋了雨回屋,一觉醒来便成了这个样子。

  四月往窗外梭巡一圈,又低声回禀:“将军府那边的线人来消息了,说是王妃母亲当年的确死得蹊跷。”

  秦歌凛下眸子,“看来该回一趟秦府了。”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