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驸马(薛绍)全文免费阅读_大驸马小说全集完整版

时间:2020-06-15 编辑:小编

大驸马

其他作品

  命里犯桃花,拈花一笑风月无边! 胸中有杀气,顿戟一怒伏尸百万! 我是薛绍,大唐驸马。 我将要在属于武则天的时代里,打下一片大大的天下!

  大驸马(薛绍)全文免费阅读_大驸马小说全集完整版,《大驸马》是一部历史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大驸马薛绍小说阅读,大驸马小说精选:骨子里都打着军人烙印的薛绍,会生出对冷兵器与古武术的热爱,会对习武的月奴有着莫名的亲近感,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月奴,你的武艺是谁教的?”薛绍问道。“回公子话,是我义父教的。”月奴如实回答,心说我跟了公子两年多了,他几乎是头一次打听关于她武艺的事情。

  大驸马小说试读:

  如是看来,她还可以多一层身份——武术陪练。

  骨子里都打着军人烙印的薛绍,会生出对冷兵器与古武术的热爱,会对习武的月奴有着莫名的亲近感,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

  “月奴,你的武艺是谁教的?”薛绍问道。

  “回公子话,是我义父教的。”月奴如实回答,心说我跟了公子两年多了,他几乎是头一次打听关于她武艺的事情。

  “他人在何处?”

  “义父大人跟随长公子左右,人在济州。”

  月奴口中的“长公子”,显然是指薛绍的大哥薛顗,如今的河东县侯、济州刺史。

  “从明日起每天早上我与你一同练武,打磨一下筋骨。不然,我这副身体迟早要垮掉了。”薛绍说道:“今日就先练到这里。你去梳洗更衣吧,莫要着凉。”

  “多谢公子!”月奴不禁有些受宠若惊之感。

  颐指气使风流成性的蓝田公子,几时对她这个可有可无的粗悍婢女如此关心客气了?

  “快去吧!”

  “是,公子!”月奴抱拳而拜,壮着胆子深看了薛绍一眼,芳心纷乱脸颊菲红的疾步走了。

  薛绍拿起月奴留下的宝剑,剑身湛亮映出了他这张陌生又帅到天理不容的脸。

  “嗡——”薛绍用力挥了一下剑,摇头。

  “还是虎牙军刀用得顺手!”

  这时,一名府中的门子仆役小跑而来,说有客来访。

  “说了不见客。”薛绍现在就想清静一段时间。

  门子连忙递上来一封书笺说道:“公子,那人不是别人,是李公子。”

  “李公子?哪个李公子?”薛绍问。

  “就是李仙缘,李公子呀!”

  李仙缘?

  那位著名玄学家**师,唐朝著名神棍李淳风的弟子?

  此人似乎跟薛绍还有些交情,那就不妨见一见吧。

  “请他进来,正堂奉茶。”

  ……

  李仙缘二十出头的年纪,也是个习惯了鲜衣怒马醉卧花丛的风流人物,也难怪能跟薛绍玩在一起。

  今日他像往常一样的踏进薛府,宝马锦衣、金冠玉带,身后还跟着一个粉面桃腮玉体婀娜的妙龄女子。

  一边进府,李仙缘一边对那女子交待,“少时见了薛公子莫要失了礼数,也莫要慌张卑怯。你就想着,今晚就要与他同床共枕恩爱缠绵,那便是了。”

  女子碎步跟着轻轻的点头,朱唇轻咬面泛酡红似是一副羞怯之态,可是一双烟视媚行的桃花眼之中却已是云波飘渺春情荡漾。

  李仙缘看在眼里笑而不语,心说:此女风情万种深黯闺房之术,定能讨得薛公子欢心!

  可是刚一踏进薛府正堂,李仙缘就一时有些愣了。

  这若大的厅堂里只站着两个迎客的男仆,奢华夺眼的金器玉饰和美仑美奂的古墨丹青多半已然消失不见,就连温香名贵的坐榻红几,也换作了高桌几凳。

  “这……是为何?”李仙缘顿时茫然,还以为进错了家门。

  正在这时,薛绍带着月奴过来了,虽未大步流云,但让人感觉他身上有一股虎虎之风。

  李仙缘双眼一直:以往行路如起舞的翩翩公子薛承誉,怎的与往日有些不同了,端的多了一些勃勃英气?

  这一愣,都忘了打招呼。倒是薛绍主动上前,“李兄别来无恙?”

  “小生失礼!”李仙缘急忙拱手而道,“托薛兄的福,小生一向安好。只是多时不来贵府,薛兄这是……”

  “一时心血来潮,厌腻了以往的摆设。”薛绍淡淡的掩饰过去也没给他多问的机会,一摆手道,“李兄快请入座。月奴,奉茶。”

  客随主便,李仙缘也着实不好多问了。只是每每来到薛府,总是莺红柳绿温香暖玉的,突然一下换作了这样,着实不大适应。

  宾主分坐,茶水已奉,薛绍开门见山的道:“不知李兄专程从长安来找薛某,有何贵干?”

  立在李仙缘身后的那名妙龄女子倒是心思玲珑,舒摇微步的款款走出在正堂上对着薛绍大礼拜下,“水灵儿见过薛公子。”

  李仙缘颇为殷情的说道:“小生日前有幸得遇水灵儿这样一位上品美姬,今日特来献给薛兄,但求博得薛兄朝夕一乐。”

  薛绍笑了一笑,心里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了。

  以往,生性风流的薛绍和他的小伙伴之间经常会交换姬妾来享受玩乐。

  在如今的大唐时代,这是贵族名流之间的一种娱乐风气,根本不足为奇。

  李仙缘既然献上了水灵儿,薛绍出于礼貌自然是要让他在自己的爱姬之中挑选一位带回去。

  水灵儿跪下去的时候李仙缘就在四下张望,左右只看到月奴一个。

  这个很少露面的女子虽是素面朝天,还有一些冷冰冰的仿佛不解半点风情,全然不像水灵儿那样风情万种勾人心魄,但却英姿飒爽别有一番异美情趣……薛绍身边的女人,绝不会差!

  李仙缘的眼睛发亮了。

  月奴面沉似水,目光如刀。全然不像一个十八妙龄的柔弱闺秀更没有奴婢下人该有的惶恐与卑怯,倒像是一个行走江湖草菅人命的女魔头,一言不合就要拔剑而出血溅三尺。

  李仙缘不由得心中一咯噔:这小婢好生凌厉!

  薛绍很是淡然的摆了摆手,“李兄好意,薛某心领了。似水灵儿这般的倾城美女,李兄还是留着自己慢慢享受吧!”

  “啊?”水灵儿和李仙缘都有些怔住了:这是从蓝田公子薛绍嘴里说出来的话么?

  “李兄不要误会。”薛绍微笑道,“薛某近日身体欠佳,听奉医嘱,正在修身养性培本固元,因此短期内不可亲近女色。非但如此,我还请了武师来教我练些武艺,强身健体。”

  “哦,原来如此,是小生太过唐突了。水灵儿,还不退下!”李仙缘这才释然,初时他还以为薛绍嫌弃他带来的美姬太过丑陋入不得法眼。

  月奴宛如冰山的美人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欣慰又满足的微笑。

  “你我还是说些正事吧!”薛绍再次切入正题。

  “也好。”李仙缘说道,“小生昨日在宫里听到一些传闻,倒也不是什么辛秘不传之事,只是它多少跟薛兄有关,因此小生多个心眼打听了一番。”

  “什么事?”

  李仙缘说道:“不知薛兄可否听到一些传闻,就是当今二圣正欲给掌上明珠太平公主择婿一事?”

  “略有耳闻。”薛绍心里一亮:果然如此!

  “此前,二圣曾给太平公主挑选了多名驸马备选,但是,无论是异国王子还是宰相公子,无一入得了公主法眼。更有甚者,好几次要去和备选驸马见面之时,公主要么装病耍赖,要么搞怪胡闹,让场面甚是难堪。久而久之,二圣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暂将此事搁置不表。”李仙缘说道。

  “李兄说了半天都没有切入正题——这些事情,跟薛某有什么关系?”薛绍知道他在刻意的卖关子、绕弯子。

  “大有关系。”李仙缘微然一笑,说道,“日前,也不知哪个多事之人向二圣举荐,说现有蓝田公子会是合适的驸马人选。”

  “哦?”薛绍故作惊讶。

  李仙缘感觉自己提拱的情报有价值了,说得也就起劲了一些,“薛兄的大名,关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论是血统门第还是仪表人才,薛兄都该是最配得上太平公主的人——薛兄你是知道的,太平公主年方十七,她是二圣嫡亲最小的女儿,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当初吐番指名道姓要来迎娶公主,天后不舍,命人建造道观让公主假意出家,道号太平。借此,来婉拒吐番的提亲。现如今公主已然长大成人,也该到了论及婚嫁的年龄——谁要是娶了她,那就是大唐天下第一驸马!”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