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驸马薛绍》(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15 编辑:小编

大驸马

其他作品

  命里犯桃花,拈花一笑风月无边! 胸中有杀气,顿戟一怒伏尸百万! 我是薛绍,大唐驸马。 我将要在属于武则天的时代里,打下一片大大的天下!

  《大驸马薛绍》(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历史小说《大驸马》主人公是薛绍,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命里犯桃花,拈花一笑风月无边! 胸中有杀气,顿戟一怒伏尸百万! 我是薛绍,大唐驸马。 我将要在属于武则天的时代里,打下一片大大的天下!

  大驸马小说试读:

  大唐永隆二年,唐高宗李治罹重病而不堪朝务,大权尽落武后之手,帝国风起云涌。

  京兆府治下的蓝田县里,一如往日的平静而详和。

  古色古香,雕龙画凤的床榻。

  睡梦中的男子,原本气息悠长又沉稳,突然呼吸一滞,双目圆睁!

  不对,他不是死了吗?!

  “唔……”

  薛承誉动了动脑袋,感到后脑勺垫着软软的东西,侧头一看,眼前一片肤白胜雪,他猛的一愣。

  女子大腿特有的柔软贴着他的脸颊,鼻翼微动,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薛承誉猛地坐起来,回首望去,床榻上躺着一绝色美人,玲珑五官,娇俏小脸,更令人气凝的是她身上只盖着薄薄轻纱,曼妙的身材,玲珑浮凸,层峦峰景朦朦胧胧隐约可见,随着呼吸节奏缓慢起伏着。

  “公子?”

  美人轻声唤了他一下。

  公子?薛承誉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什么情况?拍戏吗?还是……

  他穿越了?

  不等他捋清楚,下一秒温香软玉贴入怀中,美人把自己温柔,都挤进男子怀里,妩媚道:“公子,怎么起这么早嘛……”

  薛承誉不作他想,下意识地伸手隔开对方,眸中寒光泛起,沉声道:“你是谁?”

  “这就忘了奴家了?昨晚公子可不是这样的……”

  女子全然无惧他的举动,还伸出手在他**的胸前划了几下。

  薛承誉纵观身上,也就只穿着一条薄长裤,看着陌生的环境,眉头越锁越深。

  他原本是一名海外雇佣军,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被兄弟背叛透露行踪,无路可逃之下,被敌方狙击手穿透了心脏。

  “这里是什么地方?”苦思无果,薛承誉干脆问起身旁的女子来。

  看薛承誉不像在拿她寻乐的样子,女子疑惑起来:“这是蓝田薛府,您的家啊,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是什么年份?”薛承誉问道。

  “永……永隆二年。”女子看他的眼神越发奇怪。

  **,还真的穿越了?

  永隆二年,也就是公元681年,唐高宗李治时期。

  方才她说这是蓝田薛府,能住在这,还能被唤作公子的,就只有历史上那位大唐驸马薛绍了。

  薛绍此人乃太平公主的第一任丈夫,出身豪族,才华满溢,还是情场高手,可谓是这一带女性心中的“男神”。

  在大唐这个最是注重血统与门第的时代,薛绍就是一等一的天潢贵胄名门公子,是许多择婿之家可望而不可及的上品金龟婿。

  蓝田公子的豪宅之中,除了贵族之家惯有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更兼夜夜笙歌风月无边。他家中豢养的歌伎舞伶无不技艺超群天香国色,他的身边走马灯似的更换宠姬爱妾,却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占据他正房的位置。

  可惜,此人命短,与太平公主成婚后不久,就卷入朝堂争斗,被武则天赐死。

  承誉,是薛绍的字,也跟薛承誉的名字一模一样。

  穿越到这样一个短命鬼,还是个死后被戴无数顶绿帽的短命鬼身上,薛承誉心情极为复杂。

  薛绍这副身体夜夜纵情欢场,早已被酒色掏空。

  当身旁的美人再次朝着他靠过来时,薛承誉面色一变,拦住了美人儿的投怀送抱。

  “抱歉,你可以走了。”薛承誉缓缓推开她,走下床开始穿衣。

  “是。”美人轻声应下,也准备简单收拾一下退下去。

  “咳咳……”薛承誉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我说的是,离开薛府。”

  美人脸色一变,似以为自己听错了,过了许久,她才咬着绫罗缎的丝帕,面上泫然欲泣:“公子,是不是奴家伺候得不好……”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京华第一名妓,不知有多少王宫贵胄愿意倾家荡产只为博其一笑。

  她为了蓝田公子,自赎其身,不请自来,甘愿进了薛府为妾为婢,让无数男人深深扼腕。

  没想到,可这才好了没几日,蓝田公子显然就已经对她没了兴致。

  现在的薛承誉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薛绍,看着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心底不禁惋惜,此女确实倾城之姿,只可惜他的身体再这样夜夜笙歌下去,怕是连太平公主的面都见不到,就得一命呜呼了……

  最终,艳冠京城的张窈窕,泣不成声地背着包袱,登上马车,飘然离去。

  京城内无数王公贵胃想去拦下张窈窕的马车,但是终究没有人上去拦。

  就算现如今的张窈窕只是蓝田公子的弃妇一名,那也不是他们拦得下的。

  没想到,之后接连几日,蓝田公子府中都不得安宁。

  “公子,妾身不走,妾身只想留在您身边,呜呜呜……”

  “是啊公子,就算让妾身为奴为婢,妾身都愿意……”

  一大早一群莺莺燕燕被驱离的消息都懵了,忙赶上来找薛绍求情,薛绍被吵得头疼,却还得维持风度翩翩的人设,好声说道:“近日我忽觉身体不适,若是再如此荒唐下去,怕是……”

  “什么?公子生病了?!”

  “那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公子我可以……”

  薛绍话都没说完,女人们一听,又惊乍起来,争抢着要留下照顾他。

  府上的小厮都在一旁远远看着,平时这帮姑娘都是蓝田公子的心头好,磕着碰着哪了都得心疼半天,他们哪敢上去赶人啊。

  薛绍叹了口气,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刚抬起眼想说什么,却瞥见了人群中一名打扮干练的女子,静静地站在那儿,面上不哭也不闹。

  在一群哭天抢地的女子中显得格外突兀。

  薛绍深沉的目光打量了此女子一眼,虽穿得朴素,未施粉黛,可妖娆的身段,和出尘的气质却让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看她脸孔,似有几分胡人女子的狂野英气,又有汉家女子的精致婉约,生了一双美丽勾魂的深邃眸瞳,多半是个汉胡杂血的女子。

  “那是谁?把她叫过来。”

  薛绍好奇道。

  不一会儿,此女子犹豫片刻,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别看她身子纤细,那矫健的步伐,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薛绍心中对这女子更有几分探究的兴趣了。

  “奴婢月奴,拜见公子!”

  “月、奴?”薛绍一字一顿,揣摩着她的名字,“你也是我府中的侍妾?”

  月奴面露难色,似是十分羞愧道:“月奴虽是公子的人,可却从未给公子侍寝过。”

  “哦?”薛绍挑起眉峰,“为何?”

  这月奴长相称得上是美艳绝伦,身段又不差,好色的薛绍怎会没有宠幸过她?

  “公子……公子嫌弃月奴习武太过粗鄙……”说到这,月奴语气中有几分委屈。

  薛绍闻言,懂了。

  过去的蓝田公子喜欢附庸风雅,吟诗作对,对习武的月奴看不上眼,很是正常不过。

  薛绍摇了摇头,既然他穿过来了,那以他的眼光来看,会武功的月奴,可比那些只会哭哭啼啼的莺莺燕燕强上百倍。

  他大手一挥道:“除了月奴,其余女子都遣散了!”

  “什么?”

  那些正在哭泣的女子纷纷朝着月奴投来嫉恨的目光,这个女人平日最不得宠,怎么会是她被留了下来?

  月奴顾不得诧异,忙跪下身来,叩拜道:“多谢公子。”

  “先别急着谢,看你是可用之才,才许你留在我身边,”薛绍在月奴面前摆出主人的架势,“月奴,你可莫要让我失望。”

  “月奴定会好好伺候公子……做什么都行……”月奴脸上一片红晕。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么?”薛绍看着她,问。

  月奴脸上的红晕更甚,她樱唇轻咬,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点了点头:“嗯!”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