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思南国》(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11 编辑:小编

红豆思南国

古代言情

  七岁她被送到玉朝第一家族柳家,送给自小体弱多病的柳家大少爷冲喜。 至此那个与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生的恶劣少年成了她整个童年的噩梦。 而离家五年后,他再出现在她面前时,面如冠玉,雄姿英发,成了她的未婚夫。 可是......没有人问过她,她根本不愿意啊!!!

  《红豆思南国》(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柳碧玉柳皓令小说《红豆思南国》又名《碧玉生香》《不念相思,遥寄红豆》《玉枝琼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七岁她被送到玉朝第一家族柳家,送给自小体弱多病的柳家大少爷冲喜。 至此那个与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生的恶劣少年成了她整个童年的噩梦。 而离家五年后,他再出现在她面前时,面如冠玉,雄姿英发,成了她的未婚夫。 可是......没有人问过她,她根本不愿意啊!!!

  红豆思南国小说试读:

  “爹,玉儿病了之后声音就变得难听极了,不想让爹担心。”声音不似孩童清脆,低微嘶哑。这一句话让柳老爷好生心疼,说着吩咐身旁的老管家去取最好的补品。

  这也是柳皓令在柳碧玉病了之后第一次听到她说话,那声音不由得让原先看向大堂新放置的花瓶的柳皓令转头看向她。也就几秒钟,又将视线移开。

  “令儿,这玉儿可是你将来的娘子,你可要好好待她,可不能欺负她啊,她这病可是为你得的。”柳老爷一派家长作风,像真的要将柳碧玉托付给柳皓令似的。

  柳碧玉听了这话只觉得心一紧,这柳皓令只要不再折磨她,让她好好活在柳家的角落她就感恩戴德了。

  柳皓令睇了一眼连看都不敢看他的柳碧玉。轻笑说了句:“那是当然,只是最近孩儿忙于功课竟然疏忽了碧玉妹妹,既然为我而来自然会好好照顾。”

  柳老爷抚掌笑道:“好好好,果然是我的儿子,可是要好好对碧玉。”

  又看柳碧玉默不作声,柳老爷问:“玉儿这性子是害羞了些,以后要做柳家当家主母可不是被欺负了,既然病已经好了,就和令儿一起听夫子上课吧。”

  柳碧玉连忙行礼道谢:“谢谢爹,只是玉儿天生愚笨,可能是跟不上少爷的课程。”柳碧玉推脱道。

  “诶,那就让夫子多照顾照顾你,就这么定了,你们两个一起也是个伴儿。我可听**说你机灵着呢,就怕令儿还不及你呢。”

  “是,那碧玉就谢谢爹了。”柳碧玉也就只能认命接受。

  柳老爷又嘱咐了几句就让两人离开。

  两人仍旧一前一后的走着,直到进了西厢院子,柳皓令挺住脚步回头盯着似乎还比自己高几分的瘦弱女孩。眼见柳皓令站住看她,柳碧玉也立刻停下脚步。

  “这些个日子我倒是把你忘了,既然以后是我的‘娘子’,是不是应该从现在就学着服侍我这个夫君呢?”柳皓令男孩清脆的男生如珠玉落盘极好听。

  “是。”柳碧玉尽力放低自己的声音,却也遮不住那份喑哑丑陋。

  “谁教你说话的时候,低头不看着人?”柳皓令的声音突然冷冽严肃。

  柳碧玉不言语也不看他。

  “哼,怎么才在柳家呆几日,就真以为自己是大小姐了?抬头看我!”柳皓令讥讽道,毕竟是少爷,脾气自然是不小。

  刚要问一句为什么这么对她,为什么要将她置于死地,可是当抬头看他这一身绫罗,面若冠玉,趾高气扬,突然想起曲华的话“柳皓令是柳家大少爷,是柳家以后的家长。”

  他是她如今最重要的护身符。

  柳碧玉只能认命抬头看他,敛起的委屈不服,极尽恭顺。

  柳皓令弯出个得逞的笑,“从明天开始,你负责我的起居,你来做我的丫鬟,书童。”说着转身就走,不理露出惊讶神色的柳碧玉。

  “少爷的丫鬟叫到我房间来。”柳碧玉对身旁的忘秋说。

  沙哑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却让忘秋感受到压迫感,这柳碧玉真是天生的主子。

  柳碧玉将柳皓令的起居时间,厌恶喜好都记下已是半夜。

  招来忘秋说:“明天少爷的早饭先送到我这儿。

  第二日,柳碧玉一盆的温水进了已近半年没进的房间。毕竟是年幼,半盆水加一个镀金铜盆的重量让柳碧玉脚步不稳,一路过来也洒了不少。好不容易把一切安置好,在衣柜中找了件深蓝色长袍和一白狐裘。在床帐前小声道:“少爷起床了。”

  “嗯。水。”床帐里传出柳皓令有些干哑的声音。柳碧玉递上刚刚泡好的白茶。掀开床帐,柳皓令上身**的做起。柳皓令毕竟是病了多年身体还是单薄些。

  “更衣。”说着把腿伸到床边让柳碧玉穿袜,这时柳碧玉才发现他一身**未着片缕,柳碧玉刚要偏开头,柳皓令就催促道:“快点啊!”

  柳碧玉只能撇掉害羞,板着脸给他更衣。就只当他是她弟弟罢了。

  柳皓令虽自小孱弱,但事实上并喜欢别人服侍,穿衣戴帽这些更是早早就自己来弄。本是想为难柳碧玉,看看她的笑话,如今看柳碧玉像个小丫鬟似的,倒是觉得也不错。

  更衣洗漱都结束后,柳皓令问:“今日吃什么?”

  “娘说最近天寒就让厨房做了些馄饨。”柳碧玉答道。若是小女孩清脆声音就好了,柳碧玉如今的沙哑声音他听的极不舒服。

  “以后少说话,我不喜欢你的声音。”说着就走出门。柳碧玉只得跟上。

  下人都将碗筷摆好,两人入座也没说什么就开始吃饭。

  “今**同我一起读书,好好学,别丢了我的脸。”饭后柳皓令说。

  “是。”

  柳碧玉识字很早,跟上夫子的课程并未用太多时间,加之柳碧玉整日除了清早去请安就是整日陪着柳皓令,柳皓令根本不让她离开一步,不见柳皓令怎么用功,要求却很多。

  “茶凉了。”柳皓令说的漫不经心,倒是毫无愧疚,连头都没抬继续看书。

  坐在窗边的柳碧玉放下手中的《山海经》,默默的叹了口气,认命的起身重新煮茶。

  柳老爷说她作为柳家长女必然要懂大家礼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刺绣和茶道只是刚刚开始。

  柳皓令倒也赞成她学些可以为为他服务的事。柳碧玉虽小但天资聪颖学的很快,茶道学了半年已经做的很好。

  “给我念书。”柳皓令躺在床上把书扔给她。

  “孙子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声音低沉沙哑却干净,沧桑却也柔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柳皓令开始习惯每次午觉都让她来给他念书,像是个老嬷嬷在哄孙儿睡觉。明明她也和他一样大,也记得他说过不喜欢她的声音,不知何时改变了心意。

  柳碧玉无奈摇头,每日功课多到只能睡三个时辰,她已经筋疲力尽,往往书只读到一半就斜倚在床边睡去。若是柳皓令没睡,便会把她叫醒,直到他睡去。

  “柳碧玉,你知道我是柳家大少爷。你的成绩比我的高,可不行。”在柳碧玉第一次成绩就比柳皓令好一些时候,柳皓令对柳碧玉说,勾起一个笑,她太了解他,他在难为她。倒是之后柳碧玉的成绩再也没有超过柳皓令。

  就这样一过便是三个寒暑。柳皓令除了会对她颐指气使,却没有再做出什么真正伤害她的事。

  柳碧玉渐渐屈服于忍受他的一切,只是屈服不等于习惯。她仍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等她足够自保时便离开柳家的机会。

  十一岁,柳老爷开始带着柳皓令四处经商。柳碧玉由曲华带着开始在玉城打理柳家生意。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