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总裁的青梅妻无弹窗_腹黑总裁的青梅妻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6-10 编辑:小编

腹黑总裁的青梅妻

豪门总裁

  “欢欢,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所以你这辈子也只可以爱我一人。”洁白的大床上,女孩被精瘦结实的身躯压着身下,男人精致薄唇吻着少女锁骨上。“放开我。”女孩脸色微红,声音带着一丝喘息。“不喜欢我吗?”亲吻动作因此而停下,下颚缓缓地抬了起来,少年那双漂亮眸子紧紧地盯着眼前少女。

  腹黑总裁的青梅妻无弹窗_腹黑总裁的青梅妻最新章节列表,夏欢欢君子言小说叫《腹黑总裁的青梅妻》,小编为您提供夏欢欢君子言小说大结局,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腹黑总裁的青梅妻小说精选:是啊,她从来都知道,他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0我从来没有和他在玩。”夏欢欢直视着崔凡道。“那你爱他吗?”在注视了夏欢欢片刻后,崔凡淡淡道,“应该没有吧。是因为他的病吗?”

  腹黑总裁的青梅妻小说试读:

  夏欢欢一愣,是因为君子言的自闭症吗?所以她从一开始,就从来就没有把他列为可以相爱的对象过。即使医生宣布他的自闭症已经基本痊愈,可是在她的眼中,他依然还是病人,依然还是和正常人不一样。

  见她不语,崔凡也没再说下去,只是心中不由得有着一种惊骇。

  今天,因为这个女人的一句话,子言可以任由自己被打得头破血流,那么改天,若是这个女人爱上了别人的话,子言又会怎么样呢?

  崔凡突然有些不敢想象下去了。

  君子言额头的地方被缝了五针,其他地方好在只是一些外伤,只需要养些日子,并没有什么大碍。

  夏欢欢这才稍稍地放下心来,打了个电话给陆小蓉道,“小蓉,我今天晚上不回来睡了。”

  “怎么了?有事?”陆小蓉问道。

  “嗯,一个朋友出了点事儿,进了医院,我今晚在医院陪夜。”夏欢欢回答道。

  陆小蓉宽慰了几句,让好友陪夜的时候自己注意身体后,这才挂了电话。

  夏欢欢收起手机,这才进了洗手间,把自己双手上已经干涸的血迹,一一洗去,然后再冲洗着一直被她握在手心中的帕子。

  可是即使冲洗了许多遍,那帕子上,依然还是有着一层隐隐的血迹,根深蒂固。

  抬起头,夏欢欢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会儿,她的脸色依旧还是苍白的,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沾着斑驳的血迹——这些血,都是君子言的!

  君子言的病房是医院里的贵宾房,比起普通的病房来,要大很多,也豪华很多,沙发电视,一应俱全。

  推开病房的门,夏欢欢就看到崔凡似乎正在和君子言说着什么,见她进来,两个人的目光都朝着她望了过来。

  “那我先回去了。”崔凡起身,离开了病房。

  偌大的病房中,只有夏欢欢和君子言两人。轻轻地关上房门,夏欢欢走到了床前,看着君子言。他的手上还挂着盐水,穿着病服,脸上和头发上的血迹,显然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伤口怎么样了?痛吗?”夏欢欢问道。

  “如果我说痛的话,你会怎么做?”君子言反问道。

  夏欢欢窒了窒,是啊,就算他真的痛的话,她又能做什么呢?

  他抬起没有扎点滴的手,突然就撩开了自己的额发,原本光洁的额头上,有着缝针的痕迹。尽管并不长,而且看得出,医生缝针的技术也很高,缝得很整齐。可是却依然像是一件完美的瓷器,出现了裂痕一般,变成了一种残缺。

  “丑吗?”他喃喃地问着。

  她摇摇头道,“别担心,医生说过,恢复得好的话,不会留疤的。”

  “如果我不好看的话,你会喜欢我吗?”对他而言,会不会留疤,痛不痛,根本就不是他所在意的,他唯一在意的,只有她的反应,“你说过的,因为我好看,所以你会喜欢我。”

  她一怔,那是小时候的童言童语,那时候,她只觉得他长得像芭比娃娃一样漂亮,而且她可以随意地打扮他,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抱怨,所以她常常会把这些话挂在口中。

  只是,那些话不过是她小时候随意说的,却没想到他竟然会一直记得。

  “我的喜欢,就那么重要吗?”她问道。

  “很重要。”他的回答,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像这个回答,是那么地天经地义又理所当然。

  她的手指,轻轻地抚上了他的额头,滑过他伤口的周围。这个男人,即使在被打成这样的情况下,都还一直保护着她,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么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人就该是她了。

  “我不会因为你有了伤,就不喜欢你。”她道。

  他突然直起了身子,下颚更加地仰起,灯光下,他苍白的肌肤,盈盈的眸子,透着清冷与渴望。

  明明是矛盾的两种东西,却是那么自然地在他的身上体现出来。

  “欢欢,亲亲我!”他低喃着。

  而她,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他的眼,仿佛要吸进着她整个灵魂一般,让她不知所措。

  是不忍,或者是感动,又或者……是后悔,想弥补……

  夏欢欢分不清此刻占据自己身体的,究竟是哪一种情绪,她唯一知道的是,这会儿,她拒绝不了他的这份乞求。

  “你……闭上眼睛。”她要求着。

  他顺从地合上了眼睛,浓黑纤长的睫毛越发地明显。

  她一只手捧住他的脸,另一只手撩着他的额发,定定地看着他。心跳在加速着,宣告着她此刻的紧张。明明以前她和他有过更亲密的身体接触,可是这样的紧张,却是她第一次体会的。

  是因为这一次,是她主动吗?主动地吻他?

  深吸一口气,夏欢欢慢慢地倾下身子,唇落在了君子言额头的伤口附近,如同在安抚着他的疼痛。

  他的唇中溢出着满足的叹息,双手扣在了她的腰上。

  “欢欢,我喜欢你亲我,多亲亲我好不好!”

  原来,她的主动,可以让他这么地愉悦,仿佛伤口处所有的疼痛都不翼而飞,四肢百骸都像浸透着一股暖意,让他沉醉其中。

  这是一种迷恋,一种骨子里的迷恋,病态而不可自拔!

  君子言的伤,需要留院观察两天,尽管君子言满心的不情愿,不过夏欢欢还是坚持要他呆在医院,确保伤口没问题了她才好安心。

  在君子言住院的第二天,夏欢欢就见到了君子辰——君家的大少,君子言的大哥。

  有人曾经用“冷”这个字眼,形容过君家的三兄弟。如果说君子言的冷,是一种空洞荒芜,让人在他的眼中,找不到存在感的话,那么君子辰的冷,就是一种凌冽的淡漠,让人无法靠近的冷。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男人,仅仅只是站在你面前,静静地看着你,就会让你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当一身军装的君子辰出现在夏欢欢的面前,用着冰冷的嗓音喊着夏欢欢的名字时,她着实愣住了。

  虽然她以前曾和君子辰见过几次,但是两人之间并不熟,说难听点,夏欢欢觉得君子辰以前恐怕都没正眼瞧过她。

  如今,过了十年,可是君子辰却对于她的突然出现一点都不奇怪,甚至还一下子就认出了她。

  “是。”夏欢欢应道。

  “君子辰。”他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同时也是点名了身份,而他接下去的话也很简言意骇,“子言受伤是因为你。”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嗯。”她没有回避地承认着。

  漆黑的凤眸盯着夏欢欢,让她的手心不觉地冒着冷汗。那是一双和君子言相似的凤眸,只是这双眸子中,少了一丝清澈,而更多了一丝妖艳和凌厉。

  “以后别再让子言受伤了。”君子辰说完,甚至没去听夏欢欢的回答,便转身离开。

  夏欢欢走进病房,就看到君子言正静静地坐在病床上,什么也没干,好像就只是——发呆!

  见到她进来后,那双原本空洞的眸子,突然充满着某种光彩。

  君子言翻身下床,疾步走到了夏欢欢的面前,双手环抱住了她,把头埋在了她的肩窝处,“欢欢……”哑哑的呢喃声,竟带着一种撒娇的意味儿。

  夏欢欢身子僵了一会儿,倒也没推开君子言,而是道,“别压到了伤口。”

  “无所谓。”只要可以这样地抱着她,就算压到伤口又怎么样。

  “别乱来!”夏欢欢道,好半晌,才从君子言的怀中脱出,“刚才我在病房门口碰见你大哥了。”

  “哦。”他不感兴趣地应了一声。

  “他怎么会一眼就认出我?”对于这一点,夏欢欢是比较奇怪的,毕竟十年的功夫,她的样子多少都有些变化,更何况当初她和君子辰打过的照面,十个指头都能数清。

  “大哥见过你的照片。”君子言回答道。

  “照片?”她不解,而他似乎也无意解释,只是视线盯着她,突兀地道,“你觉得我大哥怎么样?”

  “蛮不错的。”夏欢欢平心而论道,除去君子辰自身所散发的凌厉气息让人害怕之外,就外形而论,他比时下那些偶像明星强太多了。

  君子言的黑眸一沉,突然凑近着夏欢欢,惩罚性地咬上了她的唇瓣。

  顿时,一股刺痛自她的唇瓣上蔓延开来,她本能地想要退开,但是下唇却被他叼着,拉扯之下,只会让唇更痛**女神。

  她想要推开他,但是双手才刚刚抬起,就被他有技巧地反剪到了身后。

  “君子言……”她含糊地喊着他的名字,双眼睁大瞪着他。

  纵使他之前如何撒娇,如何乖觉,温顺如绵羊,可是这会儿,却实实在在是露出獠牙的狼。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