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总裁的青梅妻》独家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6-10 编辑:小编

腹黑总裁的青梅妻

豪门总裁

  “欢欢,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所以你这辈子也只可以爱我一人。”洁白的大床上,女孩被精瘦结实的身躯压着身下,男人精致薄唇吻着少女锁骨上。“放开我。”女孩脸色微红,声音带着一丝喘息。“不喜欢我吗?”亲吻动作因此而停下,下颚缓缓地抬了起来,少年那双漂亮眸子紧紧地盯着眼前少女。

  《腹黑总裁的青梅妻》独家全文在线阅读,今天小编给大家分享一本好书,书名叫做《腹黑总裁的青梅妻》,小说出本后就收到了广大读者的一致好评,下面一起来看腹黑总裁的青梅妻小说精选:刘梅梅趁乱跑到了夏欢欢的身旁,“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刚才她看到夏欢欢这边出事,就赶紧跑去了君子言呆着的包厢去搬救兵。

  腹黑总裁的青梅妻小说试读:

  纵使刘梅梅曾见过一次君子言揍人的狠戾,可是再次看到的时候,却还是让刘梅梅忍不住心有余悸。

  这样的男人,纵使多金俊美,可是却像个不定时的炸药,根本不是普通女人可以驾驭的。

  “我没什么。”夏欢欢回道,这会儿,真正有事的,恐怕该是刚才要打她的那个男人了。一想到上次君子言在包厢里把人骨头打断的情景,夏欢欢连忙奔上前喊道,“住手,别打了!”

  她的一句话,远比任何人的话都有用。

  君子言停下了手,转头望着夏欢欢,可是他的脚,却依然踩在王海的手背上,不曾移动。

  深邃的凤眸,在看向她的瞬间,阴霾尽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疑惑,就好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叫他别打。

  夏欢欢微抿了一下干涩的唇瓣,“我没事,他刚才没有打到我。”

  “没有受伤?”他问着。

  “对,没有受伤。”她很肯定地答道。

  君子言这才移开而来脚,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夏欢欢的跟前。修长白皙的手,轻轻地碰触着她的脸庞、脖颈、以及那些lu露在衣服外的肌肤,就像是要确认她真的不曾受伤。

  夏欢欢叹了口气,倒是没阻止君子言的这种行为,而是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可是……以后别再这样动不动地打架了。”

  “你不喜欢?”他问道。

  她点了点头,打架时候的他,阴狠暴戾,带着一种绝决与疯狂,总会让她感到害怕。

  “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就不做。”君子言道。

  “什么?”夏欢欢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周遭又响起了尖叫声和喊声。

  只见原本已经被打趴在地上的王海,此刻正举着一张椅子,摇摇晃晃地朝着他们砸了过来。

  夏欢欢只觉得身子猛然地被君子言抱住,下一刻,砰地一声响声,响起在会所的大厅里。

  椅子砸中了君子言的背部和头部的左侧。可是他却把她护在怀中,任由王海拿着破裂的椅子,继续一下一下地砸在他的身上。

  周围的尖叫和喊声,一下子又变成了寂静,似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刚才还狠戾无比的人,这会儿却是被人打着,甚至连还手都没有。

  一旁原本和王海一起来的几个人,这会儿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奔上前抓住了王海。

  “放开我,老子还没打够呢!”王海嚷道。

  “够了没,王海,你想让你们王家全都给你陪葬吗?!”崔凡喝道,抬起手猛地甩了王海一个巴掌。

  王海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视线落在了君子言的身上。白色的服装上,尽是狼藉,而最最触目惊心的,是那缕顺着额头滑落下来的鲜血。

  任谁都知道君家人的护短和有仇必报。惹了君家的人,能没事儿的又有几个。

  一脸惊恐地看着君子言,王海这会儿终于开始害怕起来了。说到底,王家在军界的势力,远远不及君家。不说君老爷子,就是君子言的大哥,君子辰都可以轻易地让他一辈子翻不了身。

  几个人赶紧拉着王海离开。崔凡快步跑到了君子言的跟前道,“你怎么样?”

  可是君子言根本就没去听崔凡的话,只是低着头,像护着宝贝似的,护着怀中的夏欢欢。

  血,一滴一滴地从他的额头处滑落下来,滴在了她的衣领上,手臂上……

  当夏欢欢好不容易从君子言的怀中探出头的时候,看到的是他满脸鲜血的样子。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狼狈至此的模样,那双漂亮的凤眸,此刻正定定地看着她,卷长的睫毛上,沾着的尽是血液。

  “为什么要让那人打,为什么不还手?”夏欢欢问道。他这会儿的样子,让她心慌。手忙脚乱地从身上掏出了手帕,她擦着他脸上的血,“打到哪儿了?头吗?痛不痛?”一连串的问题,从她的口中冒出。

  他依然只是看着她,染血的眸子轻轻地眨动着,“痛,可是你不喜欢,我就不做。”

  她满眼震惊地看着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口中会吐出这样的话。所以——他一味地挨打,没有还手,只是因为她不喜欢?

  一旁的崔凡,显然在听到了这样的话后,也是一脸吃惊。好半晌后,才抬起手,扶住君子言道,“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不用。”君子言皱了一下眉道。

  “去医院。”这一次,不待崔凡投来求助的目光,夏欢欢已经先一步地道。

  君子言抿着唇,没吭声,夏欢欢只觉得自己手指颤抖地厉害,握在手中的帕子,早已沾满了他的鲜血,“就算你不喜欢医院,但是你现在流了这么多的血,无论如何,都要去医院!”

  睫毛颤动了一下,他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对着崔凡道,“这一次我受伤的事儿,别告诉我家里。”

  崔凡苦笑着道,“即使我不说,总会有人说,刚才那么多人看着,你以为你们家的人是那么容易瞒的吗?”

  君子言没再说什么,让崔凡扶着上了车,只是他的右手,至始至终都抓着夏欢欢的手,不肯松开。

  当车行到半路的时候,君子言似乎因为失血的关系,而有些萎靡,整个人昏昏沉沉地靠在了夏欢欢的肩膀上。

  车厢里的光线,带着一丝昏黄,她低着头,看着他原本就白皙的肤色,此刻在斑斑血迹的覆盖下,近乎着透明。

  苍白而脆弱!

  “别睡!千万别睡!”夏欢欢在君子言的耳边喊着,真怕他就这样睡过去,然后……

  似是听到了她的声音,他的眸子缓缓睁开,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无声无息,却又像是一眼万年。

  这一刻,夏欢欢有着一种后悔,后悔她之前不该对他说那样的话。如果她没有说的话,那么他就不可能会任由对方打着,而丝毫不还手;如果她没有说的话,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地头破血流!

  从小就是这样,她的一句话,可以左右着他的所有!

  崔凡直接把车子开到了市内最好的医院。显然,事先崔凡已经联系好了,因此当君子言一被送进医院,立刻有最好的专家和医疗组进行治疗。

  夏欢欢精疲力竭地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双手和衣服上,都沾了不少的鲜血,握在手心的手帕,就像是一个灼热的火球,在烫着她的手心,可是却又不想松开。

  崔凡在一旁,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或许他心中曾有过猜测,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对于子言,会有着这么大的影响力。

  “以后别再对子言说一些会影响他的话。”崔凡突然开口道。

  夏欢欢一愣,抬起头看着崔凡,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或许这次的事,也是给了她一个教训。

  “我叫崔凡,子言的朋友,之前曾在会所的包厢里见过。”崔凡这才开始自我介绍道。

  夏欢欢猛然想起,在她第一次和君子言在会所那边碰见的时候,崔凡似乎也是那一票客人的其中之一。

  “我是夏欢欢。”她报上自己的姓名道。

  “我知道。”崔凡道,“你就是子言口中的那个‘欢欢’吧。”

  夏欢欢一时之间没有回答。

  “今天这事儿,王海也是一时冲动,他和彪子是发小,感情素来要好。”崔凡突然开口道。

  “彪子?”夏欢欢的眼中闪过疑惑。

  “以前在包厢里要泼你酒,结果被子言打得进医院的男人,就是彪子。”崔凡解释着。

  “所以那个王海就打算找我出气?”夏欢欢这下子算是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了。

  “算是吧。”崔凡点了点头,之前王海说要来这家会所,崔凡便多留了个心眼,没想到还是出事儿了。

  夏欢欢知道,这社会上多的是王海这样的人,欺软怕硬,不敢明着对君子言怎么样,于是就挑个软柿子来捏。只是王海不知道君子言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会所这边。

  “不过你放心,这次王海闹出这种事儿,以后他怕是没这个胆子再对你做什么了。”崔凡接着道。

  “他会怎么样?”她问道。

  “得罪了君家的人,你觉得会怎么样?”崔凡扬扬眉,反问道。

  君家的势力,不消崔凡说明,夏欢欢自是一清二楚,而且她觉得这话,对方更像是意有所指。

  果不其然,崔凡又道,“我是子言的朋友,所以有一句话,我很想问你。”顿了一顿,他盯着夏欢欢问着,“我想,谁都看得出,子言很在乎你,那么你呢,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

  像崔凡这样的世家子弟,最大的能耐便是琢磨人心。在对方的目光下,夏欢欢只觉得自己像是要被看透似的。

  “这是我的私事。”她抿着唇道。

  “是吗?”崔凡似笑非笑地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子言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不是一个玩得起的人。”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