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深情不可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佚名大结局

时间:2020-06-08 编辑:小编

我有深情不可言

现代言情

  爱你,是我不可言说的事情,最初情深刻骨,最终寸草不生……

  《我有深情不可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by佚名大结局,林舒陆修远小说名称是《我有深情不可言》,在这里可以在线阅读林舒陆修远小说全文,剧情发展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我有深情不可言小说精选:陆修远渴望唇下的柔软,霸道蛮横地吮吸着她的甜美,与她唇齿纠缠。她奋力地挣扎勾出了他久违的征服欲,无视她的愤怒和羞恼,他作恶的手滑入她的衣裙中。

  我有深情不可言小说试读:

  “啪”的一声,林舒狠狠地推开陆修远,皱起眉头,带着薄怒:“陆修远,你做什么!”

  陆修远冷俊的容颜被她打得微微偏移,整个人在地下车库森森的白炽灯下愈加阴寒,他慢慢地侧过脸,凝视着她,这么多年了,她眼里的骄傲和冷漠又回来了,只是小脸在刚才的激吻中染上红晕。

  林舒胸前剧烈起伏,发麻的手垂在两侧,紧紧地握拳,努力让自己不要乱了方寸,她还是跟从前那样,明明不堪一击,却还要逞强!

  他伸手抚摸着她的容颜,忽而用力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他极力压制住想要掐死她的冲动,额间抵在她的额间,灼热的气息席卷她的小脸:“既然死了,为什么又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死也死不干净吗?”

  林舒整个人开始恐惧不安。

  对陆修远,她从来就没有胜算!

  “我会离开这里,永远都不出现在你面前!”林舒拼命地让自己声音不要颤抖,她不想与他有任何纠缠,离开就是她的妥协。

  “离开?既然出现了,你认为你还能轻易地离开吗?”陆修远声音沙哑,他克制心中的怒火。

  当年的孩子竟然是付景鹏,而她诈死也是为了嫁给付景鹏。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像是被碾压了一般。

  “陆修远,你非得对我赶尽杀绝吗?离婚协议我签了,林卷也回到你身边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非得让我去坐牢吗?”她的眼底泛着泪水,但却隐忍着没有落下。

  陆修远注视着她白皙的小脸,倏然身子僵住,他对她赶尽杀绝?往事慢慢浮现在他眼前,是呵,他对她,从来只有伤害。

  “你很恨我!”他平静地说着,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林舒淡漠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感情:“曾经很恨,但是现在我们只是陌生人,我不想再恨你!”

  陆修远静静地看着她,眼里带着玩味,像是在看一直等待被征服的猎物,林舒被他看得后背发麻,但还是提高了嗓音:“我们现在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又何必牵扯不清!只要不去坐牢,我可以赔偿你爱人的精神损失费!”

  付景鹏会帮她赔偿吗?陆修远本是平静下来的情绪瞬间又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他再次逼近林舒,难以克制的怒火慢慢地攻占他的全身,他想要狠狠地惩罚眼前这个女人。

  林舒感受到他的威压,整个人不自觉地蜷缩,她的呼吸开始变得紊乱,全身上下的神经紧绷着,双手不安地在身后紧紧地抓住车门把手。

  “我不缺钱,不如你用身体来抵债,也许我会考虑一下!”他眯起眸子,一字一句都带着冷冽讽刺的气息。

  林舒面色一滞,被他侮辱的话唤醒,她暗自懊恼,为什么对他还不死心。那双深渊般的眸子早就没有十几年前的温暖,它们冰寒入骨,可是自己却仍会不自知地跌进去,好似在里面依旧住着那个少年。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令人恶心!”林舒扬起小脸,与他争锋相对,倘若这个男人不愿放过她,那她只能继续跟他斗下去。

  陆修远瞳孔猛地皱紧,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说他恶心?他一拳打在车门上,砰的一声,吓得车里的小木哇哇大哭起来。

  林舒心头一紧,狠狠地推开陆修远,打开后座的车门,小木小小的身子扑到林舒怀里,哭得小眼睛小鼻子都红了。

  林舒一阵心疼,回头怒视着陆修远:“如果你还是无法释怀林卷的事情,我可以把当年所发生的一五一十地整理好给你,陆修远,我的退让不是因为我心中有愧,而是我不想与你有任何瓜葛,既然你非得和我计较,那我就把真相公之于众!”

  她口中的真相陆修远早就心知肚明,他并不在意,只是深深地看着她,心中想着该如何好好把控住眼前这个女人。

  “今天我放过你,往后我们来日方长!”

  陆修远像是心里打定了主意,看在林舒眼里却是他正在酝酿另外一番风雨。

  她心中难免有些不安,看着陆修远快步离开的背影,林舒抱着小木长长舒了口气,她一定要趁着暴风雨来临之前,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好不容易安抚下来小木,身后却传来一声冷笑:“林舒,你都是为**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跟前夫卿卿我我!”

  林卷在这五年里除了陪陆修远在人前演戏,其他时候早就卸下了伪装,她阴狠地看着林舒,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林舒淡漠地看着眼前这个扰乱她一生的女人,如若她真的想追究,那林卷怕是这辈子都要在**过了。

  可是她不愿意这样做,并不是她大度,而是陆修远对林卷偏执的爱让她恐惧,她笃定,要是她动了林卷,那纵使逃到天涯海角,陆修远也不会放过她!

  “呵,是么,说起**,谁又比得过你呢!”

  林舒抱起小木走到她面前,林卷忽然身子微微一怔,总觉得这个小孩有点眼熟,但是一想到五年前林舒是怀着身孕离开的,也未作多想。

  “当年可是你抢走我的男人在先!告诉你,你要是还敢卷土重来,我肯定让你生不如死!”林卷火冒三丈,一副恨不得掐死林舒的表情。

  “我对陆修远一点兴趣也没有,是他找上我的,他这偷腥的毛病不是一直有么,你好好看紧了!”林舒冷眼嘲讽,说完就让小木自己上了车,准备离开。

  林卷牙根咬紧,被林舒的冷言冷语激得恼怒不止,她踩着高跟鞋狠狠地向林舒而来,猛地往前一推。

  林舒早有戒备,不慌不忙地往一旁躲开身子,林卷扑了个空,一头撞在了车上,她“啊”的一声惨叫,扶着车身,眼冒金星。

  “好自为之!”

  林舒说完上了车,将车门关上,林卷却像疯了似的抓住没有关上的车窗,一把揪住林舒的手腕:“你这个**,给我下车!”

  林舒毫不犹豫反手一巴掌甩在林卷精致的妆容上,留下鲜红的指印,她淡漠的眸子抬起:“表子配狗天长地久,祝你跟陆修远和和美美!”

  看着林舒的车扬长而去,林卷狠狠地蹬脚,从小只有她打林舒的份儿,今天她竟然敢动手打她了,往后她定要叫那个**不得好死!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