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人间,垂暮百年》全本小说_(楚风轻君北夜)完整版

时间:2020-06-05 编辑:小编

徒留人间,垂暮百年

古代言情

  他曾许诺一生一世,却因一场背叛,将情深赠与她人。 而她,承受着痛彻心扉的痛苦。 女儿将死,她亲眼看着孩子被他抢走,取走了心脏! 那一刻她疯了,匕首刺入血肉,在他面前死去。 “君北夜,曾经有个人告诉我,生同衾死同穴,可我如今只想一人赴黄泉……” 而他徒留人间,垂暮百年……

  《徒留人间,垂暮百年》全本小说_(楚风轻君北夜)完整版阅读,《徒留人间,垂暮百年》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徒留人间,垂暮百年楚风轻君北夜小说阅读,徒留人间,垂暮百年小说精选:“楚风轻,再踏入本王府内,本王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话落,君北夜搂着心爱的侧妃,转身进了王府。楚风轻看着两人离开,那相拥的身影,刺痛她的心。她又在雨中站了足足两个时辰。直到寒气袭来,让她再无力气,只剩绝望。

  徒留人间,垂暮百年小说试读:

  此情此景,君北夜历历在目,每每想起,就觉羞辱。

  “楚风轻,再踏入本王府内,本王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话落,君北夜搂着心爱的侧妃,转身进了王府。

  楚风轻看着两人离开,那相拥的身影,刺痛她的心。

  她又在雨中站了足足两个时辰。

  直到寒气袭来,让她再无力气,只剩绝望。

  她悠悠转身,身子纤弱,缓缓离去……

  ……

  回到客栈,女儿铃铛双眼紧闭,呼吸十分微弱。

  她虚弱的喊了一声“娘亲”,然后睁开了眼睛。

  铃铛勾起笑容,睫毛煽动,“娘亲,可把爹爹带来了?”

  楚风轻闻言,心口一紧,苦涩的疼蔓延开来。

  孩子生下来,便多出两个手指。

  如今得了寒疾,寒气入体,伤肺劳心。

  再加上,铃铛自脱娘体以来,体内就一直带着一种剧毒,命不久矣。

  此刻,孩子就这般看着她,眼神从期待转为了失望。

  “娘亲,铃铛没有爹爹对吗?娘亲不要再骗铃铛了……”

  “不,铃铛有爹爹,你爹爹是当今的八王爷。”

  铃铛瞬间就欣喜起来,“真的吗?”

  “当然。”说着,楚风轻伸手将女儿抱在怀里,哑声道:“你爹可是平定西洲的八王爷,他很厉害的。”

  有了希望,铃铛看起来没有那么糟糕。

  可是一天过去了,君北夜还是没有出现。

  距离大夫所说的时间,只剩下一天。

  看着铃铛为了等君北夜出现,一直强撑着。

  楚风轻着急又心疼。

  她从王府后院翻墙而进,去到君北夜经常去的书房与房间,但都没有瞧见君北夜的身影。

  直到听到来打扫房间的婢女说起——

  “八王爷对云侧妃还真是喜爱,今日居然带着她去了集市。”

  “唉,那你是没有见过曾经八王爷对王妃的情深义重。皇家权贵,果然从来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两个婢女说着,走远。

  楚风轻从假山后走出来,一颗心剧烈的抽痛。

  她那么求他去见铃铛最后一面,可他却漠不相关,陪着云妙心去集市。

  曾经给她的柔情,如今都给了云妙心。

  当真厌恶她至此吗?

  楚风轻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的八王府,这一路,她浑浑噩噩。

  直到她在集市上面瞧见了君北夜和云妙心。

  她迅速冲到君北夜和云妙心的面前。

  “君北夜,铃铛就在前面的客栈,你随我去见她最后一面好吗?”

  “不去,滚开!”

  君北夜十分决绝,而他扶着云妙心,小心护着她的肚子,而云妙心的手中拿着小糖人。

  见君北夜要走,楚风轻连忙叫住了他。

  “我知道你不信铃铛是你的骨肉,做滴血验亲!是不是你的孩子,一看便知!”

  滴血验亲,这是最后能证明铃铛是他骨肉的方法。

  不管以什么方式,都得让君北夜去见孩子最后一面,铃铛没有多少时间了!

  听言,君北夜眯起双眸,眸子里闪过一抹阴戾。

  “王爷,那不如就按照姐姐说的,来一个滴血验亲,让姐姐彻底死心。”云妙心勾了勾唇,笑容却尤为讥嘲。

  楚风轻见不惯她这样的笑容,若不是云妙心当初给她下药,她的铃铛怎么可能体中含有剧毒,身子这般驽弱?

  “好。”

  于是,君北夜就带着云妙心一起去了客栈。

  滴血验亲,云妙心主动请缨。

  “王爷,我帮你。”

  君北夜抿唇,未有言语,算是默认。

  这时的铃铛喝了药,没有醒来。

  楚风轻想,滴血验亲后,铃铛醒来再和君北夜父女相认,也是一样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

  铃铛和君北夜的血,不相融!

  不,这不可能!铃铛怎么可能不是君北夜的孩子?!

  “君北夜,不……你听我解释!”

  刚才滴血之时,云妙心帮忙把碗端到君北夜的面前,要是云妙心做了什么手脚,也不是不可能。

  要知道,云妙心最擅长用毒。

  “砰——”

  君北夜二话不说,直接掀翻了滴血验亲的这碗清水。

  他冷冷逼斥:“楚风轻,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

  “不,铃铛是你的孩子……这一定是云妙心搞的鬼!当初我是喝了她送来的茶水,才会神志不清,被她送去那个地方,与那些人……”

  楚风轻急忙辩解着,只是话还未说完,君北夜就一道掌风劈了过来。

  瞬间就将她打出一丈远。

  君北夜睥睨而立,冷漠傲物。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想着将所有的罪责推到妙心身上!你个毒妇,**!本王一定是疯了,才会一次次被你这般侮辱欺骗!”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