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情毒唯一的解连白微慕临骁-你是情毒唯一的解全文阅读

时间:2020-06-05 编辑:小编

你是情毒唯一的解

豪门总裁

  天天来,你有病啊!腿软腰酸的她怒吼。慕少扯掉浴巾大言不惭:我中毒了,唯你能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吧,他倾国倾城貌,以身解毒她也不算吃亏,可说好的只爱不婚呢?说好的互不干涉呢?她的男偶像、男学长、男同事、男保姆、男宠物全都被他清走了。慕少强势地用身体证明:他的药,只能他吃。美色当前,她难以把持,暗骂自己没出息。慕少低笑蛊惑:家

  你是情毒唯一的解连白微慕临骁-你是情毒唯一的解全文阅读,连白微慕临骁小说《你是情毒唯一的解》又名《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天价宠儿,总裁的药妻》《娇妻有药:慕总中毒不浅》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天天来,你有病啊!腿软腰酸的她怒吼。慕少扯掉浴巾大言不惭:我中毒了,唯你能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吧,他倾国倾城貌,以身解毒她也不算吃亏,可说好的只爱不婚呢?说好的互不干涉呢?她的男偶像、男学长、男同事、男保姆、男宠物全都被他清走了。慕少强势地用身体证明:他的药,只能他吃。美色当前,她难以把持,暗骂自己没出息。慕少低笑蛊惑:家里家外,就该我出力,你享受。

  你是情毒唯一的解小说试读:

  二十万速度就到了账上,连白微像是踩了风火轮,急匆匆跑出慕天大厦,打个出租车就走了,跟送她出来的苏尘都没有来得及道个别。

  苏尘望着远去的出租车,挠着头皮,有些不解,“慕少咋滴就突然有了个女人呢?素食者突然变成肉食者,这不科学啊!”

  医院手术室外,连白微一坐就是四个小时,惴惴不安,仿佛心被一直揪着,真怕大门突然打开,医生出来对着她遗憾地摇摇头。

  “白微。”

  身边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连白微一愣,那才反应过来,缓缓站起来,看着站在身边的连弘文。

  “大伯父。”

  连弘文一脸的担忧和无奈,“怀墨怎么样?出来了么?”

  连白微摇摇头。

  “都怪你大伯父没用,在家里不当家,连给自己亲侄子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大伯父对不住你们。”

  连弘文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连白微只好反过来劝慰他,“您别这样说,大伯父。我知道你有这个心,可二十万确实不是个小数目,就像大伯母说的,自打我父亲去世,我和弟弟一直都是您一家照顾着,这些年确实在怀墨身上花了很多钱。其实我开口借钱之前,也是非常不好意思的。”

  “你看你这孩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给你和怀墨花钱,这是我该负的责任。你们父亲是我的亲弟弟,他不在了,他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孩子,是我应该照顾的。就是吧……你大伯母那个脾气你也知道,暴躁的很,急起来的时候,我是拿不住她的。”

  连弘文左右看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信封,塞到连白微手里。

  “白微啊,这是你大伯父的私房钱,就这些了,两千多。没多有少,你别嫌弃。也算是我当大伯父的一点心意。”

  “我不能要,你留着花吧,现在手术费已经解决了。”

  连白微心里一酸,将信封往回送,连弘文哪里会要,再用力推回来,两人拉扯半天,最后连白微收了下来。

  连弘文陪着连白微坐在长椅上,一时间没有话说。等了一会儿,连弘文有些为难地开口。

  “白微啊,有件事……大伯父挺难开口的。”

  “什么事啊大伯父,您尽管说吧。”

  “谢家刚刚送来了退婚贴。”

  连白微愣了下,然后释然扯了扯嘴角,“退就退吧,其实我并没有多在意这件事。”

  “那就好,那就好。”连弘文似乎还在纠结着用词,“你**为了减少影响,为了家族大局考虑,说……说……”

  连白微盯着连弘文看,猜不到他为何如此纠结。

  “没事的,大伯父,**怎么做我都不会有意见的。”

  有什么意见,她和弟弟在连家从来就没有发言权!

  一个病秧子,一个中医**。

  没被**老早掐死就算走运了。

  连弘文叹口气,勉强说出来,“你**说谢家这棵大树不能失去,必须联姻,就提议改成忘忧和元浩订婚,谢家同意了。”

  说完,连弘文歉意地看着连白微,有些无措和担忧。

  连白微顿了几秒,轻描淡写地说:“哦,那挺好的,忘忧姐和他挺配的。”

  “你千万别对你姐姐有意见,这是你**的意思,她也做不了主,她拒绝了,可你**态度很坚决。”

  可以想象得到,连忘忧是多么大度懂事地拒绝,然后被逼无奈地接受这件事。

  什么喝酒陪客户,什么私生活混乱,绕了一大圈,原来最终目的在这里。

  呵呵。连白微内心轻轻冷笑,面上却不露声色。

  “大伯父,您放心,我当然不会怪姐姐,我们姐妹俩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她什么性子吗?”

  连弘文赶紧点头附和,“是啊,忘忧这孩子从来就不争不抢,从小就知道让着弟弟妹妹,对你和怀墨也特别的关照,这次的事件如果不是你出了点状况,谢家也不会大闹。”

  连白微白皙的脸色不明显地白了一层,眼底划过暗流。呼吸微不可查地加重了一点,表情却仍旧温和。

  “姐姐是咱们全城出名的大家闺秀,也是出了名的好姐姐,她能代表连家和谢家联姻,我想谢家会非常满意。大伯父,你回去跟姐姐说,我祝福她。”

  连弘文这才大大松了口气,又陪着干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空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只剩下孤独的连白微,和幽静冷清的冷空气。

  连白微一直看着手术室的大门,低声呢喃,“怀墨,你一定要挺过来啊,姐姐只有你,只有你了。”

  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无声滑落,连白微迅速擦掉。

  她决不允许自己在这里掉眼泪,因为听说这样不吉利。

  手术室的灯突然灭了。

  咔嚓!门打开了。

  连白微迅速跑了过去,整个人都因为过分紧张而微微颤抖着。

  “医生……”

  “手术很成功!在重症监护室观察48小时就能转入普通病房。”

  一口堵在连白微胸口很久的郁气终于纾解开来,她的眼泪如泉涌而出,向医生鞠躬,“太好了!谢谢医生!太感谢了!”

  手术成功了,弟弟的命保住了。

  连白微靠在墙上,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大脑空白。

  疲倦如狂流席卷而来,淹没了她。

  “……白微,白微!”声音由远及近,神经仿佛麻木了,好久连白微才感知回位,僵硬地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大圆脸。

  “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怪吓人的。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喂,回神了!”花朵朵一只小胖手在她脸前晃了晃。

  一看到花朵朵那张胖嘟嘟的小胖脸就会忍不住想笑,连白微又没忍住,弯起唇角,一把抓住花朵朵的手,调侃,“饿了。”

  花朵朵拍开连白微,一脸愤愤不平,“又不是猪蹄,饿不饿关我什么事。”

  连白微知道她不会突然这么着急跑来找她,看她一头的汗,肯定是有事,问:“瞧你这十万火急的,天塌了?”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