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清风不解深情》(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04 编辑:小编

清风不解深情

现代言情

  暗夜,明园。看到时钟指针,划过十二点整的时候。萧之姝仰面把杯里的红酒一口饮下,微微溢出的红色液体,掩盖了她嘴角的苦涩。酒杯被摔碎,微醺中,她看向了墙面上悬挂的婚纱照。结婚纪念日的今天,她还是没有等到,这个她爱了四年多的男人……

  (完整版)《清风不解深情》(全文免费阅读),玖陆文学提供清风不解深情全文在线阅读,章节完整更新快,清风不解深情精选:白潇月话音刚落,苏慕青厌恶的睨她,“解脱?呵,是解脱,还好之姝早走一步,不至于看到,她这正室还没有下葬,你这外室就巴巴的跑来恶心她。”闻言,白潇月面上的端庄有了丝丝的龟裂,她柳眉微蹙,贝齿轻咬,“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虽然当年是萧之姝逼迫我和景屹分开的,可是,在他们结婚期间,我们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你怎么可以用外室这个词来侮辱我们。”

  清风不解深情小说试读:

  白潇月说完,泫然欲泣的看向唐景屹。

  李华清等人瞧着她的模样,眸子里都闪过怜惜,看向苏慕青的目光,带上了斥责。

  苏慕青才没管他们,他冷冷一笑,“是我忘了,你现在连外室都不是,唐景屹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过你。不过,既然你什么都不是,你凭什么在她的葬礼上,评价她!”

  “我……我没有其他的意思……”

  “呵,你怕是早就想取代她了吧,否则,你为什么要在她死的前一天故意说,唐景屹在你哪里?你就是存心刺激她!”

  白潇月心下一紧,眸子里闪过阴冷,颇为受伤地开口,“你是萧之姝的表哥,我知道她死了你很难过,可是,这样诬蔑我,就能减轻你的伤心吗?”

  “别说了,这里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唐景屹突然怒呵。

  苏慕青讥讽,“现在知道这是什么场合了?你让她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想到?”

  唐景屹没说其他,只看了一眼李华清,“华清,带她离开。”

  白潇月的脸霎时白了,她嘴角挂着勉强的笑,“如果我离开能让慕青好受些,那我走,只是,景屹……你记得,好好休息,几天没见,你已经瘦了好多。”

  “嗯。”唐景屹淡淡的应了一声,没看她,只定定的盯着灵堂中央的黑白照。

  李华清有些不忍,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有纷争的好。

  苏慕青双手环胸,轻蔑道:“啧,你这种嫌贫爱富的女人,演戏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见他一直针对白潇月,李华清忍不住把白潇月护在身后,“你这人,真是够了,潇月不和你计较,你别得寸进尺。”

  白潇月拉了拉李华清的衣袖,低声道:“算了,没事的,他不开心,想找个人发泄,我能体谅的。我们走吧,不要给景屹造成困扰。”

  她低垂眼睫,挡住了眸中的冷戾。

  那段历史,可没有几个人知道。

  那同样是,绝不能让唐景屹知晓的。

  要早知道唐景屹会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她也不需要浪费时间去陪其他人……

  “潇月……”李华清担忧的看她。

  白潇月小脸苍白,却还是坚强的对他笑笑,“走吧。”

  “白潇月,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我想找个人发泄?你敢说,我刚刚说的不是真的?你没有勾搭上有钱人,抛弃唐景屹?”苏慕青要气炸了,指着白潇月的手气的发颤。

  白潇月像是能理解苏慕青一样,对他包容性的笑笑,“你怎么说都没有关系,我自己知道,我对景屹的感情从未变过就好了。”

  她说完,深深看了唐景屹一眼,转身离开。

  李华清不放心的跟上了她。

  “你……”被倒打一耙,苏慕青对白潇月的不要脸有了新的认识。

  “够了,今天是之姝的葬礼,你还要闹什么?”唐景屹双眸满是戾气,不客气的呵斥他。

  “我闹?”苏慕青咬牙,冷笑,“真不知道之姝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蠢货。”

  苏慕青没管唐景屹,撞开他,在萧之姝的棺椁前放下一束鲜花。

  苏慕青一瞬间变得静默。

  到最后,他还是不能守住之姝的遗体,只能看着她被葬在唐家墓地。

  再一看这些前来吊唁的人,人数虽多,可要不是想要巴结唐景屹,真来缅怀萧之姝的又有几个?

  苏慕青心中一阵隐痛。

  唐景屹来到他身边,暗哑着声,问道:“她到底得了什么病?”

  苏慕青的嗓音也透着低哑,双眸不离身前的棺椁,“血液病,已经很严重了,她信里说,去大医院也治不了,所以……干脆选择了这样的方式。”

  唐景屹垂下的手捏到死死的,“——什么时候的事?她不曾告诉过我。”

  苏慕青叹了口气,冷然的摇头,“什么时候的事!她是你的妻子,你竟不知道她身体怎么样!为什么不告诉你?就你这个样子,她明知道要被你忽略,又为什么要和你说?”

  唐景屹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慕青继续道:“之姝一个多礼拜以前给我来了个电话,问我,她手里是不是还有些钱。”

  “她家里败落之后,大头的房产店铺都被族亲侵占卖掉了,但属于她嫁妆的部分差不多都在,一直是我在管理,她问起的时候,我没多想,直接给了她一张银票。”

  “后来户头里的钱源源不断地花出去,我才问她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事需要帮忙?她什么都没说,直到她死后,我收到一封信,才知道……才知道,她竟得了绝症。”

  唐景屹嗫喏着,良久才道:“她……说了什么?”

  苏慕青惨然一笑:“她说要把剩下的财产都捐给教会,还有,她不后悔,终究爱过。”

  旋即站起身来,离开了灵堂。

  …….

  埋葬了萧之姝,回家的路上,大雨倾盆。

  唐景屹下了车,没看见一旁撑伞的胡晨星似的,抬步走进了倾盆大雨中,越走越快,最后跑起来,跑到公馆里疯狂地四处翻找。

  柜子里没有、梳妆台没有、衣橱里也没有、整栋屋子突然间清寂……

  唐景屹木然地躺到了床上。

  这座公馆里,已经没有一件萧之姝留下的东西了……

  突然,唐景屹眉头一皱,他猛然翻身,双手在枕头下摸索着,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件硬硬的东西。

  笔记本……

  这是,萧之姝的笔记本。

  他紧紧抓住笔记本,颤抖着双手翻动起来。

  入目的,是一个个清隽的小字。

  今天发现了,景屹不吃辣的。

  今天,知道景屹喜欢吃大酒缸门口馄饨摊上的馄饨!

  今天,景屹回来就睡了,可能是工作辛苦吧,我新得了一个参茶的配方,想着什么时候泡给他喝。

  今天,我想学会做菜给景屹吃了。

  做菜给喜欢的人吃,感觉一定很不错。

  景屹喜欢喝汤,不如我先学着做清汤火方吧!

  要准备最好的如皋火腿,用最好的上腰峰部位。

  用三种馅调汤要两个钟头,蒸火方一个钟头,最后处理又要一个钟头……

  ……

  整本笔记几乎都用掉了,记了厚厚的一本,都是关于他的,竟然没几句提到她自己。

  笔记本的最后一页,最后落下——嫁给唐景屹,我从不后悔,可也仅仅如此了……

  唐景屹突然全身颤抖起来,他忽然想到。

  她死的前一天晚上,她在等他,他签下了离婚书。

  他对她的伤口视而不见,甚至说了,让她不要碍眼。

  她说,她不会,再碍他的眼……

  唐景屹眼前发黑,手中的笔记本像烧红的火炭,他双臂发抖,几乎拿不住它……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