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不值得无弹窗_人间不值得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6-04 编辑:小编

人间不值得

古代言情

  大理寺,门被打开。白琦书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她背上背着个包袱。不远处,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上,刻着个景字。带刀侍卫言柯见到白琦书,走过去,示意她上马车。整条街巷都暗了,有风席卷而来,白琦书瑟缩了一。

  人间不值得无弹窗_人间不值得最新章节列表,人间不值得是一部虐恋小说,玖陆文学网第一时间提供人间不值得最新章节目录以及人间不值得全文免费阅读。人间不值得精选:“白琦书。”他咬牙切齿的叫她的名字。白琦书不应,他将被子扯开,白琦书的脸露了出来,脸蛋带着憨红的颜色,漂亮的不像话。温景捏住她的下颌,他的手被白琦书挥开,啪的一声搭在后背上,手背立刻泛起了红。

  人间不值得小说试读:

  温景最后一丝耐心也消磨殆尽。

  红烛帐暖,天光渐明,被子里的动静逐渐的熄灭。

  白琦书头痛欲裂,她睁开眼睛,手捂住脑袋,被子滑下来,她感受到了凉意。

  更恐怖的是,她感觉自己腰上有条胳膊。

  她僵硬着身子转头,看到了男人的睡颜。

  温景怎么在她的榻上!

  白琦书是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昨晚上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温景非要跟她赌,她没办法就跟他喝,然后……

  就现在这样了。

  白琦书捏住被子,有什么东西在眼前一闪而过,白琦书举起手,看到了自己骨节上的牙印。

  白琦书猛地看向身旁的男人,恨不得现在就给他扔进池塘里。

  罪魁祸首还在睡,丝毫没有醒的迹象。

  他的头发散开,整个人都很温和,和平日里不太一样。

  白琦书第一次见这样的温景,他的眉浓却不过分,闭眼的时候,眼尾阖着,没睁眼看人时那般张扬慑人。

  他的鼻梁很高,唇又红又薄,下巴的弧度一丝一毫都精致到了骨子里。

  他的骨相无疑是好的。

  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有胡子。

  白琦书脑子很乱,她在带走被子和不带走之间犯了难。

  带走,怕会吵醒温景,不带走,她难道就这么去找衣服穿么?

  就在白琦书纠结的时候,身旁的男人动了动,白琦书后背都僵直了,她咽了口唾沫。

  温景并没有醒,白琦书当机立断决定去穿衣服。

  她刚动了动,却蓦的像是被电击中了一样。

  有手指从她的脊梁骨自下向上的划过,白琦书脑子里空白一片,身子开始发抖。

  而后,温景靠了过来,脸贴在她的腰侧。

  “我还想睡一会。”刚醒的声音带着自然的哑,白琦书手指攒紧。

  “那王爷继续休息。”

  她要走,被温景拽住抱紧。

  他睁开眼睛,手握住她紧握的被角。

  “你想让我这么看着你出去?”

  他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白琦书又羞又恼。

  她咬牙看着温景,“我喝多了,王爷也喝多了么?”

  温景支着下颌,点头,“嗯,喝多了。”

  “那我们是不是算不输不赢?”

  他昨日里说的,若是她喝赢了,就算她赢,现在温景亲口承认他也喝多了。

  那他不算赢。

  温景从喉咙里发出笑声,他玩着白琦书的手指,“嗯,我输了。”

  “我要出府。”

  男人握住她的手一顿,随后用了力气,白琦书痛的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往回抽手,没能成功。

  “你答应了温岁,要去学院的。”温景眯着眼看她,“你不能出尔反尔。”

  “我为的是温岁,不是为王爷你。”

  “本王自然知道。”

  “那王爷这是在做什么?”白琦书的脸红的跟虾子一样。

  她的眼中有怒意,有委屈,温景坐起来,捧住她的脸,细细的凝望。

  “本王喝多了。”他温声道。

  白琦书刚想讥讽他要以喝多为借口么。

  却听温景说道:“可是本王没有疯。”

  他的鼻尖抵在她的鼻尖上,眼睛看着她的下睫毛。

  “你若不愿意,本王绝不逼你。”他捏了捏白琦书的耳朵,“但是答应温岁的事情你不能反悔,你这样会教坏她的。”

  温景起身,白琦书问:“昨晚我们……”

  温景:“睡了。”

  白琦书脊背一僵。

  温景转头,看着白琦书,他俯身靠过来,“本王,一向不是什么好人。”

  他冲她一笑。

  白琦书回:“四王爷对自己的认识倒还是挺清晰的。”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温景不是什么好人。

  “只有你敢这么说本王。”温景捏了下她的鼻子,将衣服穿好。

  白琦书狠狠地洗个了澡,并且发誓下次再也不跟温景喝酒,他到底是个男人。

  温岁来找白琦书玩,温岁要出府去买竹蜻蜓。

  白琦书迈出门,见温景的马车赶了过来。

  马车上刻着一个景字。

  记忆蓦然被拉回了那天,她从大理寺出来,温景就是在马车里等她,那个景字,这个温景,成为了她好长时间的噩梦。

  白琦书眼角微红,握紧了温岁的手。

  温岁却挣脱开她,跑向马车,“爹爹。”

  “停车!”白琦书脸色蓦然大变。

  温景听到女人惊慌失措的叫声,掀开帘子,看到本想马车的温岁。

  他飞身出了马车,抱住温岁,车厢擦他的身而过。

  车夫手忙脚乱的将马叫停。

  温景的脸色很冷,温岁也吓坏了,抱住他的脖子不敢吱声。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许往**前面闯?”他的声音薄怒,温岁吓得眼泪掉了下来。

  温景一向很宠她,鲜少发怒,但是每次他生气,她都很害怕。

  “爹爹,我错了。”她小手抱紧温景的脖子,声音低低软软的,带着哭腔。

  “是我没带好她。”白琦书一时恍惚,才叫温岁挣脱开。

  温景看了白琦书一眼,“你没错。”

  说完,抱着温岁走了进去。

  温岁眼巴巴的看着白琦书,白琦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爹爹,我想跟姨娘去买竹蜻蜓。”她有些委屈,黑溜溜的眼睛里盛着眼泪。

  温景一言不发。

  刚才那一幕,吓得他肝胆俱裂。

  他温景,这辈子没什么可怕的,唯独,有了温岁后怕的东西就多了。

  温岁小的时候,身体不太好,说生病就生病。

  让他杀一个人都比照顾一个小孩子要简单。

  他那时就想,这么大点的孩子,他是否能养活。

  后来,温岁健康的长大了,她有时候磕着碰着都不会哭,也不会主动告诉他。

  温景无比恨自己的心粗,没照顾好她。

  “爹……”

  “温岁,不许。”

  温景发话,温岁一个字也不敢再说。

  她收紧小手,瘪嘴道:“你是不是在怪姨娘?”

  她刚才看到姨娘也很伤心。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