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人间不值得》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04 编辑:小编

人间不值得

古代言情

  大理寺,门被打开。白琦书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她背上背着个包袱。不远处,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上,刻着个景字。带刀侍卫言柯见到白琦书,走过去,示意她上马车。整条街巷都暗了,有风席卷而来,白琦书瑟缩了一。

  虐恋小说《人间不值得》全文免费阅读,今天小编给大家分享一本好书,书名叫做《人间不值得》,小说出本后就收到了广大读者的一致好评,下面一起来看人间不值得小说精选:温景也很惦记温岁,但是他跟温岁承诺过,要带回白琦书。说实话,将白琦书带回他身边并不完全是为了温岁,他一开始就有这个心思。他要白琦书。客栈外,白琦书出来,就见到言柯等在那里。

  人间不值得小说试读:

  “言侍卫,我要见四王爷。”白琦书走过去。

  言柯做出一个请的动作,扶着白琦书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颠簸,白琦书的心也跟着上下不安。

  马车没有走很远,就到了温景居住的客栈,温景住进来后,客栈便被包下来了。

  白琦书跟着言柯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栈大堂中央的温景。

  温景薄唇微勾,目光幽深。

  白琦书走上前,带来一阵馨香,“四王爷,我想见温岁。”

  温景颔首,起身。

  他向白琦书伸出手,白琦书唇抿紧,温景挑了一下眉,白琦书将手放在了他的掌心。

  他的掌心很干燥,随后她的手掌被他握住。

  温景吩咐:“回京。”

  温景率先上了马车,而后向着白琦书伸出手。

  马车内,放置着冰块和当季的水果,以及各式各样的糕点,其中就有御福林的桂花糕。

  白琦书早上没有用餐,自是饿了,她拿桂花糕尝了一口,察觉到温景在看她。

  温景觉得温岁很多习惯都很像白琦书,现在不仅习惯,甚至连口味也和她很像,他一向是不爱吃甜食的,但是温岁特别喜欢各种糕点。

  见白琦书拿桂花糕,他便懂了。

  温景丢给白琦书一本话本,“这里到京城还有很远,可以看话本打发一下时间。”

  说完,他靠近白琦书,白琦书身子一僵,温景躺在了她的腿上。

  “我也可以念给你听。”他冲白琦书一笑,一双凤眸尽是温和。

  白琦书摇头,“我可以自己看。”

  温景见她抗拒,也不说什么,双手交叉在胸前抱臂,阖上了眼睛。

  白琦书看温景,温景的脸在京城中尤为的出名,皇帝十六子,各个人中龙凤,威武不凡,那样貌也是一顶一的好看。

  其中,当属温景最为出色。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这了,白琦书移开视线,开始翻看话本。

  今日,温景拿来的话本,是关于精怪的,精怪和人类的爱情故事。

  白琦书看的静静有味,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越来越精神。

  温景一觉都醒来了白琦书还在看,他坐到白琦书旁边,看她看的那页。

  此时,温景整个人都凑了过来,似乎是为了方便,他的手环过她的腰肢,将其拢在怀里。

  察觉到腰间的滚烫,白琦书身子一僵。

  温景捏了把,“放松点。”

  白琦书扭头看了他一眼,眉心折起。

  “王爷。”她加重了语气,“你这样不妥。”

  她与温景没什么关系,唯一的联系就是温岁了。

  他如此姿态亲密,甚为不妥。

  “有何不妥?”温景来了兴致,合住了话本,将她整个人逼到车厢的角落里,白琦书的眼睛很亮,生气的时候,眼睛里都透着一股子生动的劲儿。

  温景跟着了迷一样的,就喜欢这个劲儿,甚至,颇为想念。

  “现在就不妥,你我之间毫无关系,王爷却靠我如此之近。”

  温景叹气,“你是我儿的母亲。”

  知道她不愿,温景也没为难白琦书,所以坐的远了一些。

  温景问她些生意上的事,“听说,你是和人合开的布庄。”

  温景喝了口茶,白琦书坐的端端正正,点了下头。

  男人的眼中划过一抹光,“听说是个男人。”

  白琦书:“林县林家的二公子。”

  那林县林家的二公子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当年也在朝中有过一官半职,后来辞官回家子承父业。

  这点,温景在打听白琦书的时候有过听闻。

  白琦书那布庄也不是真的关了,只不过白琦书不再挂掌柜的而已。

  第二日一行人才到了京城,四王府。

  白琦书站到门口,只觉得一股子冷意袭来,她下意识的对这个地方抗拒。

  温景使了个眼色,言柯率先进院,去叫了温岁。

  温岁得知爹爹回来了,一路小跑着来了王府门口,迈门槛的时候,堪堪摔倒,是白琦书接住了她。

  抱住孩子的那一刹那,白琦书全身都是僵硬的。

  小孩好软。

  “你是谁呀。”温岁仰头,看着漂亮的白琦书,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你是爹爹要娶进来给我做**人吗?”

  她七叔的话,她都记着呢,温景在心里给老七狠狠的记上了一笔。

  白琦书喉头有些涩,她摇头,道:“不是。”

  温景不会娶她,她也不会嫁给温景,她只是想见见孩子。

  温岁不解,抱住了白琦书的肩头,冲温景笑,“爹爹。”

  “进去吧。”温景拍了下白琦书的腰,而后走在前面。

  走了两步后回头,对白琦书道:“温岁有些重,我来吧。”

  白琦书下意识的抱紧了温岁,没给温景。

  温景点头,回身,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白琦书抱着温岁跟温景去了书房,温景摸摸孩子的脑袋,对温岁道:“给姨娘背首诗。”

  温岁晃着小脑袋,手到擒来。

  白琦书在一边坐着,看温岁的样子,就知道温景将孩子养的很好,她这些年总是在午夜梦回时,想起这个孩子,每次都不敢深想。

  她恨温景,也恨过温岁。

  可是温岁这么可爱,见到之后,她心中的那点不愉也消失了,她一点都不后悔当初生下了温岁。

  “在府里待几日吧。”温景忽然道。

  似乎是怕白琦书多想,温景道:“温岁的学院过几日有活动,你和我一起去。”

  温景凑近白琦书,用温岁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别的小孩子,爹娘都去的。”

  “温岁时常问我,为什么她没有娘亲。”

  白琦书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她下意识的看向温岁,小孩子白白嫩嫩的手在拿着毛笔写诗。

  “好。”反正她也无事,也没有不去的理由。

  温景吩咐王府中的人,去给白琦书安排房间。

  听他这么说,白琦书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她不愿意见温景,见到温景,她总是想到一些并不愉快的事情。

  她见到温景,下意识的会害怕。

  她怕温景来找她,是另有图谋。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