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是一座城哪里可以看-若爱是一座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0-06-03 编辑:小编

若爱是一座城

现代言情

  2017年夏天,我从申城大学医学院毕业,顺利的进入圣玛丽医院,成为了那里的一名实习护士。因为出色的专业水平,第二个月,我就转正了。一切都像安排好的那么顺利,唯一意外的是,在我正式入职三个月后,医院就发生了一起医疗事故。那是眼科的一个女患者,以前做过眼角膜移植手术,现在出现了排异现象。

  若爱是一座城哪里可以看-若爱是一座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玖陆文学提供若爱是一座城全文在线阅读,章节完整更新快,若爱是一座城精选:他要让我离开?怎么可能!在找到落落的死因之前,我是不会从圣玛丽医院离职的,想到这里,我的语气也软了下来,“我暂时不想离开,您就看在我……我们相识的份上,现在能让我继续留在医院吗?”

  若爱是一座城小说试读:

  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他几乎被我气笑了,指着我,“你现在还没有做满一年,如果我辞退你,你就没法在申城的医院立足了,你说呢?”

  我听着他这话,颇有几分为我着想的架势,“那您是同意我留下来了?”

  他点点我的额头,“你给我听好了,接下来的一年,给我好好干,夹紧尾巴做人,不然我就真的让你进不了医院。”

  “我知道了。”我乖巧的应下。

  或许是因为我对王梦娴几次表现出来的恶意,阮泽明下了命令,不许我再靠近王梦娴的病房。

  好几次,我远远的在走廊那头听着她的声音,她大喊着让落落不要来找她,我都觉得特别的讽刺。

  我想,阮泽明是知道她得了精神分裂症的原因的。

  长期的愧疚、恐惧,已经将这个女人压垮,失明,再加上丈夫出轨医院里的护士,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是,我对这个女人,没有一丝的同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已经山穷水尽的时候,不再落井下石。

  我仍旧在医院里上班,只是不再去精神科轮转,医院里没有秘密,很快,医生护士们就全都知道了我和院长之间的那点龌龊事。

  她们都看不起我,处处排挤我。

  又一次被人故意从身后绊倒,我听到了脚腕‘咔嚓’一声,瞬间,钻心的疼痛传来。

  我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她们成群结伴的捂着嘴嘲笑我。

  我难堪的低下头。

  我们家世代家风淳朴,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却也要求子女品德善良,没想到,落落死后,我一心执念,走上了这条路。

  我恍惚了一下,想到当初从申城大学医学院毕业的时候,老师把学士服递给我,我们双手握拳,一字一句的郑重宣誓。

  我已经忘记初衷了。

  我低低的吸了一口气,缓解疼痛。

  而就在这时,面前伸出来一双手,刹那间,周围的议论声变得更强烈了,我甚至听到一个护士质问院长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看着面前的手,指尖颤抖了一下,没有伸手过去,而是执拗的看着他,“院长,您可以不用管我的。”

  他微微蹙眉,“起来。”

  或许是因为在医院里工作,多少都有些洁癖,他把自己收拾的很好,时刻衣衫整洁,再加上几分与欧美人相似的大气五官,让他看起来年轻了几岁,甚至不输那些刚进入医院的小伙子。

  我看着他皱起的眉,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有一瞬间的心软,伸手放在他的掌心,借着他的力度,站了起来。

  可是刚站起来,脚腕就传来一阵疼痛,我没站稳,差一点儿就又摔倒。

  他眼疾手快的扶住我,责怪道:“不能站还要逞强?”

  “我……”

  我还没说话,就感觉身下传来一股力道,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我被他打横抱起,抱在了怀里。

  我下意识的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睁大眼睛看着他,他低头看我一眼,“看什么?”

  “看你……”

  我说完,才恍然发觉,自己这话有些太暧昧了,遂闭口不言。

  他抱着我,直到到了骨科,递给骨科的老中医,拍了片子后,中医说是扭伤,要正骨。

  我咽了咽口水,问道,“怎么正?”

  老中医笑眯眯的,指着墙上的贴纸,让我看,上面写的是介绍中医的一些标语,我在学校早就能背下来了,因此疑惑的看向他,有些不解。

  而他趁着我出神的功夫,双手猛地用力,狠狠地将我脚腕一折,我再次听见了骨头‘咔嚓’的声音。

  我尖叫一声,“疼!”

  “你再试试?”老中医笑着说,“是不是不疼了?”

  我试探着动了一下脚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疼的太剧烈,现在真的感觉不太疼了,也勉强能走路了。

  “好了,我给你开点药,你回去记得每天涂,大概一个月,就能完全好了。”

  “那么久啊?”我抱怨的说道。

  要知道,护士的工作那么忙,肯定请不了一个月的假期,要是受着伤还在病房里来回跑,肯定好不了。

  老中医看了一眼我胸前的名牌,然后看向院长,“你是眼科的?我记得没那么忙,你先养着吧,回头再有什么问题,再过来找我。”

  “好的,刘医生,麻烦您了。”

  院长扶着我走出病房,松开我,“好了,你自己能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从他手里接过药,就准备走。

  刚走两步,就听见他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语气有些犹豫,“桑……柔?她们经常欺负你吗?”

  我脚步顿了一下,摇了摇头,没说话。

  直到走过走廊转角,我靠在墙上,才抬起头,捂住脸,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在阮泽明回来之前,我在医院里的人缘还算不错,跟各科的医生护士都说得上话。

  自从他回来,传出我们的绯闻之后,我在这医院里,几乎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几乎每个人,都看我不顺眼,我几次撑不下去,就从这里辞职,可是,对落落的执念,让我一直做到现在。

  直到他一句话,让我情绪崩溃……

  如果不是他……

  如果不是王梦娴,我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样呢?

  我闭了闭眼,擦干眼泪,拿着药回到了眼科,带我的医生看见我一瘸一拐的进来,关切的问道:“桑柔,你怎么了?哭了?”

  “没事,就是刚才不小心摔倒了,我已经去骨科看过了,涂点药就行,不会耽误工作的。”我连忙表示。

  她是留德博士,今年也不过才三十五岁,但是因为高学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在医院里很受尊敬,而且她人很亲切,丝毫没有因为外面的流言而对我假以辞色。

  “这样吧。”她想了想,说道:“今天晚上反正也没什么事,你早点下班,回去好好休息一天。”

  “不用的……”

  我想拒绝,可是她已经把我的名字从值班表上划掉了,我感激的再三道谢,回到休息室,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