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侍卫来种田》-完整版-辛桃宋行水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6-03 编辑:小编

捡个侍卫来种田

古代言情

  天光大亮,辛桃用凉水沾湿帕子简单清洗了一番。模糊的铜镜里,一张艳丽明媚的小脸做着和她一样的表情,这张脸竟是比她前世还要精致三分。她怎么也想不到,明明前一秒还在丧尸潮中冲锋陷阵,后一秒却被丧尸包围啃食殆尽,再醒来俨然成了清河县县令府上的大小姐,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可怜人。

  《捡个侍卫来种田》-完整版-辛桃宋行水全文在线阅读,主角是辛桃宋行水的小说名字叫做《捡个侍卫来种田》,小编在这里为您讲述辛桃宋行水小说精彩片段,提供天书奇谭全文阅读。捡个侍卫来种田小说精选:“还不走?”“就算走也得等老头子我换身衣服啊!我说你这毛头小子好歹是大家大户出来的,尊老爱幼这点规矩都不懂吗?你一盆冷水把我泼起来也就算了,连件衣服都不许我换?”

  捡个侍卫来种田小说试读:

  许是气急了,白胡子老头也顾不上害怕紧张,指着他嗷嗷叫唤,年近七旬还这般精神矍铄,宋行水对他的医术有了些许信任。

  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去衣柜里拿衣服,身上附带的水随着他行走在地上迅速凝合成细细的水珠,大热天的他浑身冰凉,鼻尖发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耷拉着眼皮随手抓住一套衣服,也不管什么颜色款式,往身上一套,跨上医药箱就往外走。

  看到倒在地上的两扇大门,白胡子老头气的胡子都在颤抖,回身对着宋行水的胸口给了一拳,结果人家没什么事,他的手疼的不得了,肉眼可见的开始泛红,那感觉,就像一拳砸在石头上一样。

  “老先生请,损坏的东西等您给在在下的小姐诊治完,在下会让它们恢复原样。”

  白胡子老头抱着手冷哼一声,道:“你最好是说话算话,你应该知道,学医者,能治人,也能**,你……”

  “老先生慎言。”

  宋行水冷眼看着他,眼神空洞没有丝毫温度,嘴角勾起的淡笑也让人莫名害怕,白胡子老头轻咳一声,不想活了大半辈子被个毛头小子吓住,佯装镇定道。

  “老夫素来行善积德,伤天害理之事就算你求我,我也是不会干,小子,庆幸吧……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骨头这么硬,哎呦,可疼死我了……”

  后面的话宋行水装作没听见,起初还跟在他身后慢悠悠走着,再着急也没催促,后来实在是太过担心辛桃的状况,干脆一把将人拎起,飞快回到别庄,用的时间连前半程的一半都不到。

  双脚悬空的感觉真真是吓坏了白胡子老头,以至于接触到地面的时候还有点恍惚,瞪大眼睛不停的给自己顺气,调整呼吸,良久才缓过神来。

  想他风光无限大半辈子,怎么也没想到有一日会这般狼狈,天大的委屈……他受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老先生。”

  辛桃靠在床边,满怀歉意的看着他,不好意思的唤了一声,另一边抬手拧了宋行水一把,请大夫不能好好请吗?人家又不是没长腿,直接拎过来算怎么回事?

  白胡子老头循声看去,兀的一愣,别的他倒没觉得有什么,只那双眼睛,灵动非常,像一头……鹿。

  宋行水侧身一步挡开他的视线,长剑勾起他放在一旁的医药箱,另换了个地点,冷然笑道:“老先生是自己过来,还是在下请您过来?”

  白胡子老头干笑几声,灵活起身,想着拍拍身上的尘土,头一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鲜亮的色彩晃的他眼生疼。

  难怪一路上路过的村民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方才着急加生气,也没仔细看,莫名其妙穿了套大红色的长袍出来,这下没脸见人了!

  宋什么的臭小子,也不说提醒他一句,他一世英名啊,毁于一旦啊!

  “老先生,他鲁莽惯了,冒犯了您,我替他跟您道个歉。”

  白胡子老头摆摆手表示无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坐到床边,看了眼她的脚踝,原想伸手摸摸看骨头有没有事,奈何宋行水防贼一样的防着他,愣是没敢动。

  “这伤应该有一日之久了,姑娘可曾上过药?”

  只看就能看出伤了多久,辛桃不禁挑眉,这老头还有点真本事,并非寻常所见的乡野游医,靠坑蒙拐骗糊弄老百姓。

  “上过一次。”

  白胡子老头正在翻着医药箱找治跌打损伤的药,闻言诧异抬头,伸出根手指道:“只一次?”

  辛桃点点头,她上药的时候伴着灵泉水疗伤,效用自是强上十倍百倍,若他什么也看不出,她倒还好忽悠,如今却是无法说谎了。

  “什么药这么神奇?老夫自幼背着医药箱随师父行走江湖,在这石头村也住了小半辈子,还从没听说过什么膏药有这般效用,用过一次就能消肿止痛,小女娃莫不是以为老夫乡下人没见识,故意跟老夫开玩笑呢吧。”

  辛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您算得上是我的祖父辈,又大江大河走过多年,我是不是在跟您开玩笑,您应该一眼就瞧的出来,实不相瞒,这药膏是我自己照着医书配的,也是第一次尝试,真没想到效用如此之好。”

  白胡子老头两眼放光,把医药箱从腿上拿到一边,靠近轻声道:“这医书叫什么名字?你偷偷告诉老夫,老夫绝对保守秘密,不让其他人知道。”

  “并非是我不愿说,都是多年以前的事了,我也记不清了,老先生对歧黄之术如此偏爱,想必也看过不少古书医书,说不定配方就藏在里面,只是老先生看的太快错漏了。”

  撒起谎来气定神闲,面不红心不跳的,令人不信也得信,宋行水心存疑惑却也没有问,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虽然他从未听说辛大小姐有看医书的习惯。

  白胡子老头拈着胡须想了半天,家里珍藏的医书他都快翻烂了,有一些甚至能倒背如流,确实有几个配方是有关于跌打损伤膏的,需要的全都是最基本的药材,效用肯定没有很高。

  算了算了,想也想不到,大不了回头再重新翻看一遍,这一次,一定连边边角角的地方都不落下。

  “老先生,她的脚有没有什么大问题?您再仔细瞧瞧。”

  思绪被拉回,白胡子老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碰都不让碰,他哪知道有没有大问题。

  这些话也就敢想想,真要他说也说不出口。

  “受伤的地方已经消肿,姑**脸色看上去也红润不少,脉象平稳,并无大碍,好好将养几天便能痊愈,小女娃,娃了不得啊,只凭记忆就能配出上等的药膏,天生的学医料子,有没有兴趣……”

  辛桃讪讪一笑,那些晦涩难懂的医书她可看不进去,老老实实坐着学习更是想都不要想。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