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不值得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白琦书温景)

时间:2020-06-03 编辑:小编

人间不值得

古代言情

  大理寺,门被打开。白琦书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她背上背着个包袱。不远处,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上,刻着个景字。带刀侍卫言柯见到白琦书,走过去,示意她上马车。整条街巷都暗了,有风席卷而来,白琦书瑟缩了一。

  人间不值得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白琦书温景),《人间不值得》是一部短篇言情小说,小编为您提供人间不值得小说全文阅读,剧情节奏感很强,值得一看。人间不值得小说精选:温景抱着白琦书坐在桌几前,摊开一张白色的宣纸,拿镇尺压住。他将一只毛笔递给白琦书,然后自己研墨。“写首诗。”他道。白琦书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咬了下唇,问:“什么诗?”

  人间不值得小说试读:

  温景掌心贴在她的肚子上,白琦书轻轻一颤,握住了他的手想阻止他的动作。

  温景将她的手一起握住,他沉吟,“就写,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他将下巴搁在她的肩头,看她拿毛笔蘸墨,提笔写诗。

  她的字很好看,不同于一般女儿家秀气的字体,她的字很大气,温景还注意到,那只执笔的手也很漂亮。

  若不是之前那场意外,白琦书应该是要嫁给萧离的。

  萧侍郎青年才俊,倒是与白琦书般配的很。

  待白琦书要放笔的时候,温景握住她的手,在宣纸的左下角署名。

  他的字,字字遒劲,写完了,温景双手扣拢,将她抱紧,“琦书。”

  他低声呢喃她的名字,温景手掌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肚皮,“你说,要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白琦书垂下眼睫,眼神里没什么情绪。

  “王爷的孩子,王爷自己做主。”

  温景眼神一顿,强迫白琦书面对面的坐在他的腿上。

  他后背靠着太师椅,仰头,手指挑着白琦书的下颌。

  “你起,本王赏白府黄金万两。”

  白琦书视线落入了他的眸中,“若是女孩子便叫温岁,若是男孩子……”

  她别开眼,“温惟。”

  温景哈哈大笑,偏头亲了下白琦书的脖颈,他喊言柯进来。

  “去库里,提黄金万两,送进白府。”

  白琦书在温景这里呆的不自在,想要走,温景锢住她。

  手轻抚白琦书的唇角,声音浓意轻轻,“琦书,你要不要跟在本王身边?”

  白琦书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四爷。”

  她道:“你对我犯下如此罪孽,凭什么要我跟在你身边?”

  白琦书知道,温景并不爱她,他满心满眼都只有那个叫赵允知的姑娘。

  他此举,不过是偿还,不过是愧疚。

  温景眸中情绪翻涌,他抬手,掌心扣住白琦书的脖子,他的力气很大,白琦书被迫拢住他的脖子,被他抱在怀里。

  她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她发现,温景锦衣下的皮肤特别的白。

  “跟着我,我护你一世周全。”温景声音温和,眼里细细碎碎的都是死寂中的灰烬。

  他不在她的面前自称本王,他的手指一直揉捏着她细瘦的手腕。

  白琦书眼中骐骥全无,她的声音淡淡:“孩子会留下。”

  她的话,无需再明,可是温景知道,她不会留下来了。

  他闭上眼睛,将额头埋入她的脖颈,“我对你有愧。”

  白琦书笑笑,“四爷,若是当真愧疚,不如……”

  “彻底放下吧。”

  等孩子生下来,她将与温景再无牵扯。

  “你想嫁给萧离?”他的呼吸轻洒在她的脖颈间,白琦书的皮肤起了一层颤栗。

  她不适的避开,温景却箍紧了她。

  “我不会。”

  萧离已娶良人,她与他之间早就回不去了。

  温景凤眸敛起,言柯候在门外,“王爷,陛下召你进承安殿议事。”

  温景这才松开白琦书,从一侧的架子上抽出本书,递给白琦书。

  “我书房里的书你随便看,我待会就回。”

  温景离开了,白琦书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

  许是书房是他的地界,是他平日里独自呆的空间,所以白琦书觉得这里处处都是他的气息。

  这气息让她觉得压抑。

  白琦书离开了书房。

  她刚走入院中,便有侍卫来报:“夫人,门外萧大人求见。”

  萧大人,萧离。

  “不见。”白琦书说完,走了两步后,回头道:“以后不必称我为夫人,我和王爷,毫无关系。”

  侍卫脸色一变,却也不敢忤逆白琦书的话。

  白琦书漫无目的的在王府里逛,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她站在池塘边上,看着池子里的鱼出神。

  她在王府无住处,温景之前都是将她关在王府的暗牢里的。

  侍卫向王府外等待的萧离转告了白琦书的回绝,萧离上了马车,却迟迟未走。

  温景从朝中议事回来后,府里的侍卫将萧离来找过白琦书的事,事无巨细的告诉了他。

  温景进了书房,第一眼没看到白琦书,直到,他走到了书案前,看到了窝在书案后的榻上睡着的女人。

  言柯跟着走进来,正要开口,温景抬手示意他出去。

  言柯点了个头,退下,并轻轻的掩上了书房的门。

  温景大步的迈上去,他坐在白琦书身边,她的睡颜恬静,头发柔顺的散在一边。

  温景抬手抚摸她的脸,白琦书睡的浅,被他的动作惊醒。

  “继续睡。”温景淡淡开口,大掌按住她的肩,白琦书摇头,“睡好了。”

  温景对她张开双臂,白琦书缓缓的起身,退后,见她躲,温景神情一变,也不管人愿不愿意强行的抱在了怀里。

  “四爷……”

  温景吻了下她的发,道:“是不是觉得,这王府里闷?”

  白琦书眼神一颤,温景捧着她的脸,“本王带你去看戏。”

  说完,温景便抱起白琦书向外走,白琦书挣扎,他手掌收紧,将她按紧在怀里。

  马车自闹市飞驰而过,来到了梨园,温景率先下了马车,冲掀帘的白琦书伸出手。

  白琦书手指蜷缩,温景狭长的眼中带上疏离的笑,“不给手是想我抱你?”

  几乎是他话音刚落,白琦书的手便落到了他的掌心里。

  她就是不乖,只有威胁她,她才肯乖乖的听话。

  萧离坐在二楼的雅间,第一杯茶还没喝完,便看到了白琦书。

  她和温景在一起。

  萧离五指泛白,目光落在自正门而入的两人身上。

  他豁的起身,却一时挪不动脚步。

  一种失去的恐惧从心底升起,他看着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她原本是要嫁与他的,可是现在她却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

  温景带着白琦书上了二楼,进了屏风遮挡的一侧包厢,透过缝隙,萧离还能看到白琦书与温景,他看着温景握住了白琦书的手,给她剥瓜子,喂她吃糕点,他看着温景冲她笑。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