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残王倾城妃全文免费阅读—冷情残王倾城妃小说最新

时间:2020-06-02 编辑:小编

冷情残王倾城妃

短篇精品

  心头血入药?齐蓝沁自己便善医术,从未听说过这样的法子,实在是荒唐!“你是哪里看来的古方?莫要害人!”齐蓝沁紧紧地盯着孟兰雨,质问道,“你做了我八年的丫鬟,我怎么从来不知你会医术?”

  冷情残王倾城妃全文免费阅读—冷情残王倾城妃小说最新章节,齐蓝沁牧亭煜小说叫《冷情残王倾城妃》,小编为您提供齐蓝沁牧亭煜小说大结局,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冷情残王倾城妃小说精选:明明是狼狈不堪的模样,牧亭煜却在齐蓝沁的回眸中看到了那个救治自己的翩翩少女。不,不可能!他没时间发愣,立刻带了人去齐蓝沁的房里去搜解毒丹。

  冷情残王倾城妃小说试读:

  而此时的齐蓝沁举步维艰,却没放弃,一路走出王府。

  王府外并不属于夜市,街道格外冷清。

  夜色浓的似化不开的墨,上弦月也在飘荡的云层里时隐时现,地上逶迤的影子叠在血痕上,若有似无。

  几个小混混从后面盯上了齐蓝沁,远远瞧着身量像是一个小娘子,他们色眯眯地上前拦住了她。

  “你们是?”

  “鬼啊!”她抬起头的瞬间,月亮刚好出现,清冷的月光打到她脸上,只能看清一团森森血肉,吓得小混混们撒腿就跑。

  齐蓝沁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已无悲无喜。

  抬眼看见不远处门口挂着灯笼的齐记商铺,她强打起精神快走几步,上前拍门。

  小伙计骂骂咧咧地过来开门,看见她这个样子也吓了一跳,骂道:“哪里来的叫花子,快滚!”

  她跻身上前挡住了他关门的动作,虚弱地道:“是我,二小姐……”

  说完,天昏地暗。

  王府内,烛火高燃,一众人却噤若寒蝉。

  牧亭煜拿着从齐蓝沁房里找出的药丸,太医方才已经查验,确有解毒的功效。他还是有些不敢给自己的儿子吃,生怕这个女人留了一手害人。

  斟酌了半晌,屋内有人喊说世子又吐血了,他这才下定决心,掰下一块打算自己尝尝。

  孟兰雨见状忙劝:“王爷不要,万一那女人在里面下了毒,您岂不是被害了!”

  牧亭煜捏着手里的一小块药丸,心下一沉:“无妨。”说着就吃了进去。

  这味道……

  他睁大双眼,不信邪,又掰了一块放进口中。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骤然间,他神思清明,应和了心中猜想,将药丸塞到太医手上:“喂给世子!”然后自己站起身来,往门口跑去。

  府门口把守的家丁不解地看着他跑来,待他张口问王妃去哪儿了,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王妃?”

  牧亭煜紧了紧双拳,压抑着不安,又道:“就是刚才,浑身是血的那个女人。”

  两人讷讷地指了指东边,见自家王爷像一阵旋风般离开,才相视一眼:“原来刚才那个是王妃啊……”

  她的娘家,齐记的商铺就在城东。

  牧亭煜一心想要找到齐蓝沁,却忘记骑马出府,路上也没有牵**人,他只能一路狂奔。

  跑到齐记商铺,他挥着拳头砸门,小伙计不耐烦,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街,隔着门喊:“打烊了打烊了!”

  “开门!!”他狂声怒吼,如一头雄狮。

  小伙计这下更不想给他开门了,转身回去睡觉了。

  他拳打脚踢了半晌,见果真无人开门,气急败坏地原路返回,打算带着府兵来要人。

  待王府兵士团团围住齐记商铺的时候,牧亭煜一声令下,众人强行闯开了大门。

  小伙计被吓得尿了裤子,忙跪下磕头。

  牧亭煜没有心情跟他废话,问道:“你们二小姐呢!”

  “小的不知啊……”小伙计抖如筛糠。

  “你怎会不知?!”牧亭煜一把提起他的前襟,眼底尽是急躁。

  他不敢说谎,急急解释:“小的只是柜上晚间值夜的,方才的确是看见了浑身是血的二小姐回来了,可是被老爷派的嬷嬷接走了啊!”

  正说着,齐老爷被老管家搀扶着快步走了过来。闹出这么大的阵仗,他心头一阵打鼓,不知道自己那个二丫头惹了什么事。

  “拜见王爷!”

  牧亭煜对待自己的岳丈依旧没有丝毫尊敬可言,只是问道:“齐蓝沁呢?”

  齐老爷暗道不妙,硬着头皮,义正言辞道:“二丫头失德,被王爷休弃,老朽家门不幸,已将那丫头家法处置了!”

  他以为可以博牧亭煜好感,却不料被他一把薅住胡子,见他吼道:“谁给你们的胆子家法处置!”

  “这……”齐老爷傻眼了。

  “你们怎么她了!说!”

  “送到庄子上养病去了……哎呦!”齐老爷还没说完就被牧亭煜往地上一推,摔到了屁股。

  牧亭煜带来的一群人又呼啦啦地走了,齐老爷心里忐忑,要是他知道了真相势必会再回来找他的麻烦,这可如何是好!

  齐蓝沁再次睁开眼睛,身上疼痛的感觉似乎缓解了很多。

  她嘤咛一声,正准备起身,就听见一个惊喜的声音:“小姐,您醒了!”

  是出嫁前服侍她的小丫鬟锦瑟,本来母亲想要她陪嫁的,不知孟兰雨和母亲说了什么,便改了。

  锦瑟见她怔愣,转脸又落下了泪:“呜呜呜小姐您受苦了……”

  “我这是在哪儿?”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显然并不是在她的闺房。

  锦瑟抽抽搭搭地边哭边说:“老爷说您败坏门风,要将您卖给杀猪的张屠户,先让您在庄子上养伤,伤一好就嫁过去……”

  齐蓝沁浑身一震,不敢相信父亲竟然会这么无情,那母亲呢?

  锦瑟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又道:“夫人不同意,被老爷禁足了,奴婢出来的时候,听说夫人晕倒了……”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