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6-02 编辑:小编

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

穿越重生

  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的金牌律师沈婉,在去巴厘岛的飞机上穿越了,穿越在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因为丈夫娶平妻,想不开跳水自杀的将军夫人身上。 她原本只想好好养好身体,谋划谋划,和这大猪蹄子和离了,自己过逍遥日子去。可这白莲花小老婆却非要来招惹她,原主的一对儿白眼狼儿女也给她找麻烦。无法, 她只得用事实告诉她们,姐姐不是你想惹,想惹就能惹

  《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婉宋恒小说《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又名《将军夫人惹不得》《夫人在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的金牌律师沈婉,在去巴厘岛的飞机上穿越了,穿越在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因为丈夫娶平妻,想不开跳水自杀的将军夫人身上。 她原本只想好好养好身体,谋划谋划,和这大猪蹄子和离了,自己过逍遥日子去。可这白莲花小老婆却非要来招惹她,原主的一对儿白眼狼儿女也给她找麻烦。无法, 她只得用事实告诉她们,姐姐不是你想惹,想惹就能惹的……

  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小说试读:

  东宸国 景阳四年 春

  镇北将军府,铺着青石板的院子内,此刻正跪了一地的人。

  一个穿着蓝色圆领长袍,头蓝色纱帽,皮肤白净,手上拿着明黄色圣旨的公公,尖着嗓子高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副将军林忠之女林晴雪,贤良淑德,蕙质兰心,特赐婚与镇北大将军宋恒为平妻,寻得良辰吉日便即可完婚,钦此!”

  圣旨念完,跪在后面的下人们,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跪在将军身边的将军夫人沈氏。

  这夫人也是作,若是早些答应让林姑娘进门儿做妾,也不会落得今日这般境地。如今,皇上下旨,让这林姑娘做了将军的平妻,夫人连反对的资格都没有了。而且,这皇城内外的人还都晓得了,这镇国将军府的夫人,是一个小家子气,善妒,容不得人的乡下女人。

  这夫人可真是……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沈婉脸色煞白,若不是强撑着,她此刻早瘫座在了地上。她再怎么反对,终究是无用,林晴雪终究还是要进宋家的门。世人怕是都要笑话死她了,死活不让夫君纳妾,如今原本要做妾的人,却由皇上下旨,赐婚给了夫君做平妻。皇上赐婚,天大的殊荣,她这个正妻也成了天大的笑话。

  她知道不让林晴雪进门,是她太不近人情,太不大度了,但是,她只是想让夫君信守以前的承诺而已,她又有何错?

  宋恒皱着一双剑眉,担忧的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身侧的妻子,见妻子脸色发白,他的眉便皱得更紧了。他也没想到,这事儿竟会传到皇上耳中,使得皇上下旨赐婚。

  “宋将军,林姑娘还不快接旨。”传旨的公公刘成,笑眯眯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宋恒和跪在他身后的林晴雪。

  这宋将军和这林姑娘,还真是般配呢!这宋将军英俊威武,俊朗不凡,这林姑娘容颜秀丽,温柔大方。反观这将军夫人……刘成用眼尾扫了沈婉一眼,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不过一个无才无色的乡野村妇,借着宋将军的光,进了这皇城成了将军夫人,却还不识大体不知进退,反对宋将军纳救命恩人之女进门。还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她也不想想,若不是因为那林副将军为宋将军挡了一箭,这宋将军能活着回来吗?她竟然还有脸反对宋将军纳成了孤女的林姑娘进门,当真是半点儿不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皇上得知后,十分生气,才亲自下旨赐婚,让她没有反对的资格。

  宋恒将手举过头顶高声道:“微臣接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物万万岁。”

  林晴雪也声音轻柔的跟着道:“民女接旨,谢主隆恩,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成将合上的圣旨放在了宋恒手中,然后宋恒便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跟着站了起来。

  “夫人……”秋菊满脸担忧的将沈婉扶了起来。早知如此,她便该劝劝夫人,让夫人同意将军纳妾了。

  林姑娘是妾,夫人是正妻,这身份可比这林姑娘高出许多去。如今,这林姑娘要嫁给将军做平妻,而且还是皇上赐婚,日后这林姑娘怕是都要处处压上夫人一头了。本来这林姑娘也十分会做人,这阖府上下,除了夫人,就没有人不喜欢她。

  沈婉站了起来,若不是秋菊扶着,她此刻都站不住。

  “林姨,太好了,你终于能嫁给我爹了。”穿着粉色襦裙,梳着双丫鬓,插了两朵粉色珠花的小姑娘,抓着林晴雪的手,开心的说道。

  沈婉的身子晃了晃,差点儿就倒下去,她紧紧的抓着秋菊的手,这心像被针扎一样疼。因为,那说话的小姑娘,正是她年仅十二岁的女儿宋子玉。林晴雪要嫁给夫君做平妻,她难受得不行,女儿却替林晴雪高兴。难道,她真的是错了吗?

  “林姨,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二娘啊?”才林晴雪胸口高的小男孩子,笑着冲她问道。

  这小男孩儿不是旁人,正是沈婉年仅九岁的儿子宋子凌。

  儿子的话,像是一记重拳,重重的锤在了沈婉的胸口上,疼的她喘不过气儿来。她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她辛苦养育的儿女,向着外人都不向着她。

  林晴雪红了脸,咬着唇羞怯看了送公公出门的宋恒一眼,娇嗔道:“还早着呢!日子还没定呢!”她是平妻,这子凌和子玉自然是要唤她一声二**。

  刘氏看着脸色惨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的儿媳,不由叹了一口气。

  她摇了摇头小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早同意了晴雪进门儿也就没这些事儿了。

  “娘我……”沈婉张着嘴,喉咙处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姐姐……对不起。”林晴雪走到了沈婉面前,满脸愧疚的看着她。

  沈婉抿着唇,一股子苦味儿在嘴中蔓延。

  将军府的下人,见林姑娘还跟夫人道歉,一副十分愧疚的模样。都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善良的女子呢!明明是夫人心硬不让她进门,如今皇上赐了婚,她反倒愧疚上了,还给夫人道歉。这知书识礼的千金小姐,跟这乡下出来的村妇到底是不一样的。夫人和这林姑娘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也难怪夫人不同意让将军纳林姑娘为妾了!她应该是怕将军纳了这年轻貌美、知书识礼的林姑娘,眼里便没了她这个糟糠之妻了吧!

  “林姨你又没错,说什么对不起?”宋子玉扬着下巴,斜眼看了她娘一眼,明明错的就是她娘.

  林姨的父亲为救爹爹死了,成了孤女。林姨的父亲,临终前将林姨托付给了爹爹,让爹爹纳林姨为妾。可她娘却死活不同意,还说不管林姨嫁给谁都行,就是不能做爹爹的妾。还为此与爹爹吵了好几回,前些天,林姨都跪在雨里求娘了,可她就是心硬不答应。害得林姨都病了好几日,病好后,还偷偷离开了将军府。若不是她及时发现,无处可去的林姨如今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呢!

  想起林姨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她便觉得她娘好坏。

  “不……”林晴雪摇了摇头,红着一双杏眼道:“是我的错,若不是因为我,皇上也不会……反正都是我的错……”

  “不”宋子凌打断了林晴雪的话,扬起圆圆的脸道:“林姨你没有错。”

  是他**错,他娘就是一个小心眼的妒妇。就是因为他娘,书院的同学们都在笑话他,他现在都不想去书院了。

  看着一左一右站在林晴雪身边的一双儿女,沈婉只觉得又心寒,又心痛。若不是林晴雪这年纪生不下这么大的孩子,不知道的怕是要以为这两个孩子是林晴雪亲生的呢!

  沈婉咽了咽口水,看着林晴雪道:“你没错。”

  错的是我,一直都是我。

  沈婉不想在这儿待着了,她不想看到一双儿女,如同林晴雪的亲生孩子一般与她站在一起。她也不想在接收,下人们那带着些怜悯的目光。

  “我先回房了。”沈婉冲婆婆刘氏说了一句,便被秋菊扶着离开了。

  送完传旨的公公回来,见沈婉已经离开,宋恒便直接去了后院儿。

  一回屋,沈婉便瘫坐在了矮榻上。

  “呜呜……”她趴在榻上哭了起来。

  “夫人……”秋菊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知道,林副将军是为救夫君而死,他临终托孤,让夫君纳林晴雪为妾,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同意的。可是她害怕啊!她只是一个乡野村妇,无才无貌,年老色衰,怎么与年轻貌美的林晴雪相比?本来进了这皇城之后,便有许多人说她配不上夫君,还说她瞧着像是夫君的姐姐,为此,她都不敢出门。她怕有了林晴雪,终有一天夫君便会厌弃了她,心里和身边都没了她的半点儿位置。她更怕,林晴雪日后生下子女,会跟她的子女争,跟她的子女抢。

  进皇城之前,她便常听人说,富贵人家的后宅,明争暗斗,为了自己的儿子,谋害别人的儿子,无所不用其极。正是因为怕做了将军的宋恒会三妻四妾,进皇城之前,她便让他承诺日后不准纳妾。当然他也承诺了,还说要发誓,她当时不忍让他说那些天打雷劈的话,便拦着没让他发誓。早知如此,她当初就不该拦着,这样一来,他也能有个合理的借口拒绝了。

  宋恒才踏进院门便听见了妻子的哭声,他原本握成拳背在身后的手,不由的捏紧了几分,冲屋里走去。

  “将军”瞧见宋恒进屋,秋菊便忙低着头朝他福了福。

  宋恒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出去,秋菊会意,看了依旧趴在榻上哭的夫人一眼,低头退了出去。

  “夫人”宋恒坐在了矮榻上轻唤了一声。

  沈婉没理,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莫要哭了”宋恒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事已至此,已无法更改。我知你担心什么?你放心,纵使晴雪进了门,在我心里你才是我宋恒的结发妻子。我宋恒今生,定然不会负你的。”

  娶她之时,他便承诺过今生定不负她,他自然会做到。林副将临终托孤,让他纳晴雪为妾,他一开始便是拒绝的,可是那林副将说他若不应,他便死不瞑目,没有办法他只得答应,让林副将死后得以瞑目。

  战事结束,他班师回朝,也顺道去了林副将家中。他本是想让林晴雪在军中的将领中挑一个好儿郎,嫁给人家做正妻。可这林晴雪却说要遵循父亲遗言,要给他做妾。他家中已有为自己生儿育女的贤妻,并不想纳妾,便劝说了林晴雪几次。林晴雪见他不愿纳她为妾,便说, 若不能遵循父亲遗言,便要去庙里做姑子去。无法,一个月前,他只得带着她进了皇城,住进了将军府。

  不会负她吗?沈婉坐了起来,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扭头红着眼看着宋恒道:“你且记住你今日的话。宋恒我怀着子凌的时候,你便被抓去充了军,一去便是五年。娘身子不好,还闹了两年天灾,家里全靠我一个人撑着。那五年我过得有多苦,我不说你也知道。你若娶了林晴雪就忘了我,那你便是没有良心。”

  林晴雪要嫁给宋恒的事儿,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得接受。现在,她只能祈求,她的夫君不会娶了新人忘旧人。她要让夫君想着她曾经吃过的那些苦,记着她为了这个家所作出的付出。

  想起妻子那些年吃过的苦,宋恒便又心疼又愧疚。去老师家提亲时,他曾说过,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吃半点儿苦。可是,他们成亲不过三年,北边起了战事,他便被抓去充了军。她一个女人家,不但要养育两个孩子,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她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委屈。三年前,做了将军的他衣锦还乡,看到又黑又瘦的妻子,他都不敢认。也只有进了皇城这三年,他才算让她过上了好日子,他宋恒这一辈子都是欠她的。

  宋恒伸出手环着妻子瘦弱的肩膀,柔声重复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绝不会做负心之人。”

  日后林晴雪进了门,他更要加倍发妻好,不让她感受到一丁点儿落差。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