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尽几生白发愁》主角张可可莫天翊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6-02 编辑:小编

爱尽几生白发愁

悬疑灵异

  我不会在爱你。 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 我们之间就两不相欠了。 愿我们如有来生永不相见…… 可是可可,我忘不掉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爱尽几生白发愁》主角张可可莫天翊全本大结局阅读,《爱尽几生白发愁》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爱尽几生白发愁张可可莫天翊小说阅读,爱尽几生白发愁小说精选:山村里的天刚蒙蒙亮,就有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的不停的叫着。张可可睁开朦胧的双眼,听着窗外下起的淅淅沥沥的小雨。她赤着双脚走到窗台边,望着东方升起的太阳,太阳的外围一周呈现血红色,四周却又被乌云围绕。

  爱尽几生白发小说试读:

  山村里的天刚蒙蒙亮,就有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的不停的叫着。

  张可可睁开朦胧的双眼,听着窗外下起的淅淅沥沥的小雨。

  她赤着双脚走到窗台边,望着东方升起的太阳,太阳的外围一周呈现血红色,四周却又被乌云围绕。

  就好像是无论太阳往哪里走,乌云都没有给它留一条出路一般。

  望着这诡异的一幕。张可可的心里忽然想起那句在梦里经常听到的话:七月初七,阴人娶妻,活人勿扰,阴人回避!

  她慌乱的拿出手机,看到显示屏上的七月初七几个字体,心里腾然一寒,手机差点就要摔在地上……

  “张小姐,你起来了!今天天气不太好,马上就要把景霆的尸体送走火化了。张小姐再去看一眼吧!”从院子里走来一位年长的老爷子,站在张可可的窗户前站定。

  从眼前的老爷子身上移开视线,张可可看向了还是乌云围绕着的太阳。

  族长顺着张可可的视线望向了天边“张小姐不必惊慌,大山里嘛,天气多变,没有什么的。”

  听了族长的话,张可可放下了心里的那句:这下雨的天气,还要出丧吗?

  她阔步走进了放着棺材的堂屋,林景霆已经被放在了棺材里,脸上的纸已经拿掉,身上的被子还盖在身上。

  望着这张熟悉的俊脸,好似可以听到林景霆的呼唤:可可,可可,可可……一声声,一句句。

  张可可的呼吸一置,不敢在看向林景霆的眉目。

  “张小姐,景霆后继无人,还希望你可以帮一下忙……”林景霆的妈妈望着张可可的动作,叹了口气说道。

  “阿姨,我能帮什么忙?”其实她心里想的是,她是个外人,虽然和林景霆谈了一年多的恋爱,但是他死了,她来送一程很正常,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步骤。

  族长走向前来:“张小姐,不必惊慌,这也是景霆的意思,他希望他坟头的土,由张小姐开始挖第一铲……做他的引路人”

  望着一屋子满满的人,个个都看着她,神情有悲悯,还有同情。

  同情?

  令张可可想不通的是,她有哪里值得他们同情的?

  她抬起了手,刚想说:这是你们这地方的习俗?

  这种习俗她还真没有见过,虽然她家里的了姥姥是**,但是姥姥从来都没有让她接触过这些东西,对于每个地方的习俗,她也是不知道的。

  但是以前的时候,经常听姥姥念叨:可可,入乡随俗,忌讳是不能随便更改的。

  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一左一右两个妇女架起肩膀朝着屋外走去。

  她们一边走一边对张可可解释:张小姐不用多虑,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死人安排的事情,都得照做,这样尊重死者,可以让他安心的上路。

  来到了一个群山环绕的小型深林,张可可才看到,这是一座坟场。

  最前边的是一座大坟,坟上用石灰水泥包裹一周,坟的正前方立着一个大大的墓碑。

  张可可目测了一下高度,竟然比她一米六五的个子还要高,发现上边写着:莫阴!两个大字。

  驾着张可可的两个妇女,小声的对着她说道:不要看那个……

  她们把张可可带到了最后的一处坟地边上,那里已经站着村子里的几个大汉,个个都神情紧张的等着什么。

  看到张可可她们的到来,林墨走上前来,把一把铁锨放在了她的手里:“麻烦张姑娘了,姑娘到这边来。”

  看着握着自己手臂的粗糙大手,张可可移开视线,望向了前边的一大片坟地,发现除了最前边的那个坟有墓碑之外,其余的坟上都长满了杂草,没有墓碑。

  林墨搓着手掌,抓着张可可的手掌,朝着地面挖去,铁锨刚接触到地面,一阵冷风刮来,吹起了地上的尘土,迷了张可可的眼睛。

  几个开通阴阳眼的大汉,看到站在尘土中央的虚影,身形一缩,林墨一咬牙,拽着张可可的手臂挖出了一锨土壤。

  那几个大汉一看张可可已经挖起来了第一锨土,再没有顾及,不一会儿,一个大坑就挖好了。

  张可可回到林景霆家里,就看到院子里停着的一辆车,车的后屁股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奠”字。

  从车子上下来一个抱着骨灰盒的女子,那女子哭的眼睛通红,步履瞒珊的朝着屋内走去。

  林景霆家里的情况,张可可也是听林景霆说过的,除了他的父母亲,他还有一个比他小五岁的妹妹,名叫林萧雨。

  看着好好的一个人在短短的时间内,病逝,身体化作了一杯黄土。

  “彭!”的一生响动,张可可被人从脖劲处,砸晕了过去。

  林墨来到张可可的身边,很想对她说一句对不起!

  但是一想到村里人的安危,狠狠的一咬牙,对着坐在院子中间要做法的族长道:“麻烦族长了。”

  两个妇女架起昏迷的张可可朝着西屋走去。

  院子里族长搭起了祭台,一张方型的桌子上放着两个排位,一个上面写着:阴人,林景霆。另一个排位上空空如也,但是上面贴着一张白纸剪成的“喜”字。

  阴婚,是白事,也是喜事,所有的用具都是白色的。

  张可可的身上披上了一身的白色婚服。不错,是白色的。

  喜服的样式是古代那种人穿的,脸上的妆容不算好看,而是诡异的看上去很渗人的那种,脸上用粉扑的白的吓人,脸额骨的位置却又用朱砂化成了红红的颜色。鲜艳的嘴唇像是被鲜血染红的。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用白色的布花在额头前固定了一朵花。

  他们把张可可放在了棺材里,胸前放着林景霆的骨灰盒,用张可可的手环抱住骨灰盒,然后又在张可可仍旧昏迷的脸上盖上一层白纸。

  做完这一切,院子里族长也已经搭好了祭台,七月初七七点正是阴人娶妻的时辰。

  现在已经六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林景霆的鬼魂就会回来,村子是阴阳世家,很多的人都已经通了阴阳眼。

  在他们眼中,满院的白色都变成了红色,大红的喜字到处都是,火红的棺材,美丽的新娘,还有从荒坟里跟来的魂魄,四处飘荡……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