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首席甜妻超大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6-02 编辑:小编

重生娱乐圈:首席甜妻超大牌

豪门总裁

  月光忽然明亮,将她脸上每一分自信笑容都照耀清晰,而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对的。南凛夜眸色渐深,嗓音暗沉,“但你愿意陪我演这场戏。”不仅愿意,更是毫无恶意,否则她不会说出那些话。“是啊,我愿意。”夏莞汐大大方方承认。

  《重生娱乐圈:首席甜妻超大牌》—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夏莞汐南凛夜小说《重生娱乐圈:首席甜妻超大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夏莞汐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死后可以重生. 重生就重生吧,竟然重生成一位傻子? 傻子也就算了,可还没二十四小时,她就被逼嫁人,成了已婚妇女。 这是玩她呢? 最重要的是,谁能告诉她,明明说好不碰她的老公,夜夜将她压在床上算是怎么回事? “南凛夜,你要还是个男人,就给我起开。” “我起开了,如何证明自己是个男人?”

  重生娱乐圈:首席甜妻超大牌小说试读:

  A市,荣盛国际酒店的顶层宴会即将举行一场婚礼,但新娘迟迟未到场。

  宾客们举杯交错,低头交耳。

  “南家一个星期前将外面的私生子接回来,就是为了应对夏家的婚约,如今夏家二小姐没到场,婚礼成不了,恐怕最高兴的要属私生子南凛夜吧!”

  “谁说不是呢,南凛夜本来抵死不回南家,但被用重病卧床的母亲做威胁,只好答应认祖归宗,对于夏家二小姐是圆是扁都不知道,哪里会想结婚。”

  “你们说,会不会是南凛夜暗中做了手脚,让新娘无法到场,这样一来婚礼就没办法进行了。”

  ……

  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一人,很快话语进入南家人耳中。

  南凛夜的亲生父亲南国梁当即恼火,怒气冲冲走入后台,对着南凛夜就是劈头盖脸的痛骂,“混账,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你以为新娘来不了,今天的婚礼就无法进行了吗?”

  “我倒是想做,你给机会了吗?”

  南凛夜一身新郎西装,脸色冷的像是在奔丧,双目幽寒盯着面前生物学上的父亲。

  当年南国梁欺骗母亲单身,在得知母亲有孕后狠心抛弃,母亲为了将他拉扯大,积劳成疾得癌,卧床不起。

  走投无路的他找南家要医药费,却不想南国梁非但没有忏悔弥补心,反而利用母亲威胁结婚,为了防止他逃跑,直接软禁起来,到今天才放他自由。

  南国梁仔细想想,认为南凛夜的确没有做手脚的机会,却没有道歉的打算,依旧黑着脸,“不是你做的最好,今天这场婚礼,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就必须给我完成。”

  想起这场被逼迫的婚礼,南凛夜薄唇挑起讽刺的笑意,“也希望南先生履行承诺,婚后将我妈送到国外做手术。”

  这是他愿意接受这场婚姻的唯一条件。

  南国梁神色不耐应了声,离开后台。

  在酒店大钟敲响下午6点的钟声时,新郎南凛夜走上台,而新娘……是夏家大小姐夏莞汐。

  众所周知,夏莞汐两年前遭遇车祸,从此成为吃饭都要人喂的傻子,南家为了让婚礼顺利进行,竟是让夏莞汐顶替,由此可见南家对夏家婚事的应付程度。

  这个私生子,还真是可怜,被逼婚就算了,还被逼娶了个傻子。

  宾客们看着台上流着口水被人*纵完成婚礼的夏莞汐,又看了看脸色生冷毫无喜色的南凛夜,一个个摇头叹息。

  婚礼结束,夏莞汐被送入新房。

  在房门关上刹那,原本痴傻的表情瞬间灵动,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乱转,狡黠聪慧,映着窗外点点霓虹。

  她扯来纸巾,擦拭流淌到脖颈的口水,将湿漉漉的纸巾连忙扔**桶里。

  别说别人,就她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这副傻子模样。

  夏莞汐几个箭步冲入浴室,将已经被口水沾满的喜服脱下洗澡,映着缥缈的白色热气,她看到镜中自己的模样。

  肌如凝脂,唇红齿白,柔顺的青丝,齐眉的留海……

  好一位古典美人。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张脸,但夏莞汐依旧被惊艳到无法自已,可一想到这具身体主人的智商时,忍不住感叹一声,蠢货!

  这具身体的主人与她同名,母亲因生产大出血而死,父亲怕夏莞汐被后妈虐待,就一直单身,结果单纯的夏莞汐主动将别有目的的后妈推荐给父亲。

  后妈带着夏雪雅嫁进来后,夏莞汐就出车祸成了傻子,联姻对象顺理成章变为夏雪雅。

  在得知新郎是私生子后,夏雪雅不开心,却也不愿意放弃与南家联姻的机会,暗自对夏莞汐打骂撒气。

  就在昨晚,夏雪雅失手将夏莞汐推下楼梯,导致夏莞汐当场脑死亡,在拍戏中威亚断裂死亡的她重生到这具身体上。

  为了报答重生恩情,她继续装傻,施计令夏雪雅来不了婚礼,让所有人想不到是她在背后做手脚,就连后妈都认为夏雪雅是不想嫁了,故意躲起来。

  毋庸置疑,她的计策成功了,却没想到南家为了履行这段婚约,竟让她这个傻子替婚,令她重生没超过24小时就成为了已婚妇女。

  “……”真是哗了狗了。

  夏莞汐心底问候南家的祖宗十八代,穿好睡衣就要出浴室,却打开浴室门后,看到门外站着一位身形高大的男人。

  “啊——”

  夏莞汐本能尖叫一声,被男人捂住嘴,发不出声音,只能瞪大了眼睛,盯着那月光下深邃立体的五官,最后落在那双晦暗难明的凤眸上。

  谁能告诉她,为啥新郎会进来婚房?以她这样流口水的傻子形象,新郎应该极度嫌恶避之不及才对,所以她才会大胆放心的去洗澡。

  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傻子是不会自己洗澡的,所以……穿帮了!

  “夏大小姐真是好本事,装傻两年,瞒天过海。”

  南凛夜轮廓好看的薄唇凑到她耳边,声音压得更低,“若是不想装傻的事情人尽皆知,就陪我演一出戏。”

  虽被威胁,夏莞汐却无半点慌张,眼神示意松开嘴,恢复说话自由后,她勾唇一笑,“该不会是床戏吧?”

  南凛夜瞳孔骤然缩了下,眼眸深凝,第一次很认真的打量面前女人。

  可突然暗下来的月光令他无从看清,只能看到那双恍若汇聚星河的明眸,在夜色中熠熠发光,璀璨夺目。

  没有等到男人的回应,夏莞汐耸了耸肩,“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大伯正在门外偷听,演床戏是为了让他误以为你贪恋美色,即使对方是一位傻子也能下的了口。”

  替婚的主意就是南凛夜大伯提出的,当时在台下看着她与南凛夜喝交杯酒,笑容那叫一个灿烂。

  由此可见,大伯与南凛夜的父亲并不和睦,连带着对付南凛夜,生怕南凛夜优秀而影响到南家财产的分配。

  “这样一来,你大伯就认为你不堪重用,从而放心,不会刻意针对你,而你就能与世无争的陪母亲直到病情康复,所以,你不可能公开我装傻的事情。”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