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暮薄容衍小说第15章 选我还是沈司深全文精彩试读

时间:2020-06-01 编辑:小编

他的爱太犯规

现代言情

  “不要!”池暮拼尽全力想要挣开他,他却冷笑着将她的腿踢开,嘲讽道:“现在知道装矜持了?当初求着我上你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今天?”他揪着她的头发,一下比一下狠的撞击着她,眼底寒冷如冰。“池暮,你这辈子都别想嫁给别人!”“你生是薄家的人,死是薄家的鬼,你得为薄梓安守一辈子活寡!”

  池暮薄容衍小说第15章 选我还是沈司深全文精彩试读,男主是薄容衍女主是池暮的小说名称是《他的爱太犯规》,这是一部虐恋小说,非常好看,值得推荐观看。他的爱太犯规小说精选:“想嫁给沈司深,想都不要想!”听到他的话,池暮呵呵大笑起来:“薄容衍,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关在这里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他的爱太犯规小说试读:

  “那你大可以试试。”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邪魅一笑道,“你敢离开这里一步,我就割下顾凉川的一个脚趾,你走十步,他的一条腿就没了,这样一来,做多大的手术,都救不了他了。”

  一瞬间,池暮手捏成拳,浑身都在发抖。

  “所以,你最好乖乖听话,守好你的寡,否则的话,你在乎的人,都会一个个的离你而去。”他满意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这才松开了她。

  “薄容衍,你简直就是魔鬼!”她奔溃的冲着他大吼道。

  听到她的话,他轮廓分明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但他并没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便转身,径直离开了别墅。

  薄容衍将她的手机和衣服都丢了,每天都让她穿白色的粗麻衣服,吃很素的饭菜,每晚跪在薄梓安的灵堂前赎罪。

  她联系不上沈司深,又找不到顾凉川,便不敢轻举妄动。

  一转眼,一周过去了。

  池暮数着日子,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坐以待毙了。

  但薄容衍给她安排了保姆和保镖,她就算想逃,也根本逃不出去。

  而且他向来说话算数,如果她真的逃走了,顾凉川肯定会死得很惨。

  于是,她想到了一个极端的办法。

  十二月的仝城很冷,池暮穿了一条很薄的白色裙子,站在寒冷的冬夜里,任由冷风肆意的吹到身上。

  她冻得浑身发抖,嘴唇发紫,却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让倾斜而下的豆子大的冰雹,狠狠砸在她的身上。

  她看了天气预报,今晚有雨夹雪。

  她知道就算她冻死在这里,薄容衍也不会放过她,但她还是想赌一把。

  只有这样,她才能离开这栋别墅,和外界联系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池暮感觉身上越来越冷,头也越来越晕,终于,她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漫天的大雪里。

  恍惚中,她仿佛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冲了过来,紧紧将她搂在怀里。

  她好像又做梦了。

  在梦里,那个熟悉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响起。

  “池暮,你醒醒……”

  “池暮,我命令你醒过来!”

  “池暮,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

  “池暮……池暮……”

  声声,都是他的呼唤。

  可惜,终究是黄粱一梦。

  ……

  再次睁开眼睛,池暮发现自己被送进了医院里。

  她摇了摇昏沉沉的脑袋,刚准备起身,便听见耳边传来了薄容衍嘲讽的声音,“池暮,你长本事了是吧?还学会自残了。”

  她抬起迷离的眸子看向他,冷哼道:“那薄先生别管我就是了,反正你早就希望我死了,不是吗?”

  “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他却俯身靠近她,邪笑一声道,“我要把你留在我身边,一点点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你!”池暮手捏成拳,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大力的推开了。

  看见站在门口的人,池暮吓了一大跳,是沈司深。

  他一步步的走到薄容衍面前,冷笑道:“薄总,你在对我的未婚妻做什么?”

  薄容衍俊眸眯了眯,缓缓转身,薄唇轻启道:“沈二少,这是她欠我的。”

  “是吗?”沈司深冷哼一声,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直视着他开口道,“暮暮欠你多少钱?你说个价,我给你双倍。”

  “呵呵。”他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沈司深,你觉得我缺钱?”

  “我知道薄总不缺钱,但薄总这样把别人的未婚妻囚禁在身边,不太好吧?”沈司深挑眉道,“要是被池梦舒知道了,恐怕要伤心了。”

  听到他的话,薄容衍深如古井的眼眸眯了眯,忽然低眸看向池暮,沙哑着嗓子说:“那让池暮自己选吧。”

  什么?

  池暮的心猛然一颤,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他却俯身靠近她,贴着她的耳骨,低声说:“池暮,五年前你怪我没给你机会做选择,这一次,我让你选,你想好了,你是要选沈司深,还是选我。”

  一瞬间,池暮呆住了。

  他恨不动杀了她,她还有选择吗?

  但那一刻,他的目光意外的很温柔,还透着几分她看不透的期待,好像真正在等待着她的选择一般。

  她迟钝的心,像针扎一般,不深,却隐隐作痛。

  他已经很久没用这种目光看过她了……

  “暮暮。”身边的沈司深,却忽然轻轻喊了她一声,然后靠近她,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道,“我帮你找到顾凉川了。”

  她怔了一下。

  许久之后,她苦涩一笑,移开看薄容衍的目光,别过头看向沈司深,苦笑道:“我选沈司深。”

  “很好。”沈司深满意一笑,便挑眉看向薄容衍,得意道,“薄总,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薄容衍平静的站在那里,俊脸上居然没有怒气,反而多了几分莫名的失落。

  他低眸盯着池暮看了半晌,才压低嗓音道:“池暮,你会后悔的。”

  丢下这句话,他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她以为他会愤怒会纠缠,但没想到,他会如此平静的离开。

  他明明说过,他死也不会让她嫁给别人。

  一瞬间,池暮的心底,闪过一丝浓浓的不安。

  今晚的薄容衍很反常,反常得让她害怕。

  沈司深却弯腰将池暮抱了起来,温柔一笑道:“暮暮,别怕,我带你回家。”

  “沈司深,你真的是来救我的吗?”池暮抬眸盯着他,眉心紧拧道。

  “当然了。”他狭长的眼眸眯成好看的弧度,嗓音邪魅好听,“下周就是我们的婚礼了,我当然得接我的新娘回家。”

  下周?

  婚礼?

  池暮身躯一震,心咯噔了一下。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