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爱太犯规》主角池暮薄容衍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6-01 编辑:小编

他的爱太犯规

现代言情

  “不要!”池暮拼尽全力想要挣开他,他却冷笑着将她的腿踢开,嘲讽道:“现在知道装矜持了?当初求着我上你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今天?”他揪着她的头发,一下比一下狠的撞击着她,眼底寒冷如冰。“池暮,你这辈子都别想嫁给别人!”“你生是薄家的人,死是薄家的鬼,你得为薄梓安守一辈子活寡!”

  《他的爱太犯规》主角池暮薄容衍全本大结局阅读,他的爱太犯规是一部言情小说,玖陆文学网第一时间提供他的爱太犯规最新章节目录以及他的爱太犯规全文免费阅读。他的爱太犯规精选:“你的名字?”池暮整个人都被摔倒在地上,本来就受伤的膝盖一阵锥心的疼。她却昂着头盯着他,呵呵的笑了起来:“薄容衍,你忘了吗?我现在是你婶婶啊,我把小叔子的名字刺在腰间,不是**吗?所以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我用烟头一点点的将那个名字挖掉了,我挖了好几天才挖干净,肉都烂了好几层,好在再也看不见了。”

  他的爱太犯规小说试读:

  她一直在笑,就连眼底都是笑意。

  可她的心,却如刀割般撕疼得厉害。

  实际上,她的嗓子是怎么毁的,她的刺青是怎么没有的,他比谁都清楚。

  这不就是他的“关照”吗?

  五年来,每一次他的“关照”,都让她痛不欲生。

  现在来装什么不知情?真让人恶心。

  她将心底的情绪都压了下去,抬眸看向他,一字一顿道:“薄先生,我的一百万,可以给我了吗?你如果不满意的话,我还能继续服务……”

  说完,她凑过去还要吻他。

  他如同雷击般推开了他,满脸冷漠道:“池暮,一次一百万,你还不配。”

  话音落,他便一脚踢开她,起身离开了。

  池暮盯着他远去的背影,眼泪悄然无息的流了下来。

  初见薄容衍那年,她才十七岁,单纯美好的年纪,她一眼便爱上了他,一爱便是五年,可她不曾想过,五年爱恋,十年纠缠,她跌入的,是比地狱还深的深渊。

  ……

  帝都陪酒的工作是池暮找蓝姐好不容易求来的,这一个月来,蓝姐对她也很关照。

  但今晚的事情一出,蓝姐便委婉的提醒她不适合这份工作,她知道肯定是薄容衍给蓝姐施压了,她不想连累好心帮了她的蓝姐,便主动辞职了。

  她在家里躺了整整三天,膝盖上的伤口还没好,却收到了池梦舒寄来的结婚请柬。

  池梦舒在信里说,想让她这个姐姐在婚礼当天上台,为她和薄容衍唱一首歌,祝福她和薄容衍。

  毕竟曾经的池暮美貌无双,歌声更是仝城一绝,从小到大歌唱比赛奖杯拿到手软。

  可在精神病院的第一年,她便被捏着脖子灌了滚烫的开水,她的声带毁了,嗓子没了,她再也唱不了歌了。

  池梦舒这样做,不过是想让全仝城的人都嘲笑她,骂她丑八怪,骂她唱歌难听。

  她却捏紧手里红艳艳的结婚请柬,眯眸笑了起来。

  池梦舒,我还没和你算账,你居然先招惹起我来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好好给你送个“祝福”。

  毕竟这五年,她也没闲着。

  ……

  三天后,仝城。

  夜幕刚刚降临,宝格酒店里灯光璀璨,门口池梦舒和薄容衍的婚纱照极其显眼。

  仝城两大豪门联姻,自然奢华盛大,全城瞩目。

  酒店大厅里聚集了仝城的各大媒体记者和名媛绅士,在满座宾客的祝福下,薄容衍牵着满脸幸福的池梦舒缓缓上台。

  优美的结婚进行曲结束后,主持司仪一边祝福着新人,一边请新娘家属送上祝福。

  明亮的一束光投在舞台中央,赵雅琳正准备上台,却看见那里还站着个人。

  女人穿了一条露背的暗红色长裙,精美的设计露出她完美的蝴蝶背和性感的曲线。

  池梦舒认出了她是池暮,便拉住赵雅琳,朝主持人笑笑道:“这位是我姐姐池暮,她是来给我和薄容衍唱歌,送祝福的。”

  一瞬间,全场沸腾起来,毕竟五年前池大小姐杀死薄家大少,精神失常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仝城。

  赵雅琳也震惊的看向池梦舒:“梦舒,你疯了?你这个时候把这个疯子弄来干什么?”

  “妈,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池梦舒满脸嘲讽的看向了池暮。

  如今她就是个毁了嗓子的丑八怪,怎么装也上不了台面。

  她就是要她出丑,她就是要她亲眼看着薄容衍娶了她!

  背对着全场的池暮勾唇笑笑,忽然眯眸,缓缓转过身。

  一瞬间,全场宾客都惊呆了。

  雪白光束之下,一张璀璨惊艳的容颜出现在大家面前。

  她一袭复古长裙,戴了棕色的大拨浪假发,巧妙的挡住了左脸上的伤疤,右脸画上了复古妆容,红唇娇艳,明媚浅笑,宛如旧时香港时期的封面女主,一颦一笑,惊艳动人,华丽迷离。

  想看她笑话的人都呆住了,就连薄容衍的目光,也不偏不倚的落到了她的身上。

  但她只是轻飘飘的睥睨了他一眼,那眼神凉薄得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他的心,狠狠颤了颤。

  感觉到薄容衍的目光,池梦舒狠狠瞪了池暮一眼,吩咐主持人将话筒递给她。

  甜蜜的旋律在耳边响起,池暮却魅惑一笑,忽然冲上前,将滚动的大屏幕的电源关掉了。

  现场顿时黑了下来,池暮清了清嗓子,用沙哑难听的声音说:“让大家失望了,如今的池暮嗓子毁了,唱不了歌了,但我可以给大家讲个故事,池二小姐如何杀死薄梓安的故事。”

  话音落,大屏幕上便滚动出池梦舒五年前和薄梓安见面,将她的照片给了薄梓安,还诱导薄梓安自杀的视频。

  这段视频,是池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的,她等今天,已经等很久了。

  现场顿时乱成一团,各种谩骂声和责备声不停传来。

  但这次,全都是骂池梦舒的。

  好,很好,五年前她受过的苦,如今她也要池梦舒好好尝尝!

  池暮站在光圈里,呵呵的笑着,抬眸看向薄容衍,冷笑道:“薄容衍,看见了吗?池梦舒才是杀死薄梓安真正的凶手,你要娶的,才是你真的的仇人!”

  她以为薄容衍会歇斯底里,会冲过来掐住她的脖子弄死她,但他居然平静的站在那里,任由她将现场弄得混乱,任由她毁了这场婚礼。

  池暮吓了一大跳,他深邃的眼眸如染了浓雾般,她看不透……

  “池暮,你这个**!你居然敢诬陷我!”池梦舒忍不住了,忽然疯了般的冲到池暮面前,将她头上的假发扯了下来,举起手里的捧花,狠狠朝着她的脸砸了上去。

  玫瑰的刺割破了她的脸,一片血肉模糊。

  她冷笑一声,一把拽住池梦舒的手,冷哼道:“我的好妹妹,你理智点,再这样下去,你就成了仝城新任的毒妇了。”

  池梦舒大吼的一声,满脸惊恐的看着对她指指点点的客人,慌忙摇头,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池暮得意的笑着,下一秒,薄容衍却忽然上前,伸手将池梦舒搂在怀里。

  他像座巍峨的大山,替她挡住了所有的唾骂。

  她以为漫长的岁月已经让她的心结了厚重的冰,足够坚不可摧,可亲眼看见他对她的庇佑,她千疮百孔的心,还是狠狠抽疼起来。

  薄容衍,我才是爱了你五年的女人,我才是受委屈的那个。

  为什么五年前你对我这么狠,如今对池梦舒,却这般容忍?

  真正杀死薄梓安的人是她,不是吗?

  池暮亲眼看着薄容衍护送着池梦舒离开了,她还没来得及难过,便看见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冲上前,将她拖出了大厅。

  她想逃,后脑勺却被重重一击,晕倒过去。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关进了一个昏暗潮湿的地下酒窖里。

  她浑身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后背却撞上一个酒架,摔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她的小腿被玻璃扎得生疼,但她顾不上这些了,她很害怕,她必须离开这里。

  她发疯般的朝着有一丝光源的门口扑去,拼命嘶吼着求救着,但木门被锁死了。

  她只能大力的敲打着木门,用指甲去抠门缝,最后指甲断裂鲜血蹭得满墙都是。

  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又冷又饿。

  看来,她还是惹怒了薄容衍。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听到开门的动静时,她已经虚弱无力了。

  一个彪形大汉却朝她扑来,将她压倒在地上,将她身上的衣服撕得粉碎!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