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俜伶空自许》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乐伶左凌云小说

时间:2020-05-18 编辑:小编

半世俜伶空自许

短篇精品

  夜。上海城,少帅府。西式的小洋楼里,乐伶穿着红色的旗袍,坐在喜床之上,脸色惨白如纸。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而她的新婚丈夫,是整个上海城最尊贵的男人,左少帅。

  《半世俜伶空自许》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乐伶左凌云小说,乐伶左凌云小说名字叫做《半世俜伶空自许》,小编在这里为您提供乐伶左凌云小说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半世俜伶空自许小说精选:手术室外。角落。林曼曼将银票,放入一个小护士的手里,冷冷问:“事都办妥了?”“放心,都办好了。”小护士谄媚的笑着回答,“我已经偷偷将药都给换了,乐伶绝对不可能从手术室里活着出来!”

  半世俜伶空自许小说试读:

  “很好。”林曼曼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抬眼看向手术室。

  乐伶。

  你别怪心狠,要怪,只怪你这辈子已经得到太多!

  -

  与此同时。

  少帅府。

  左凌云坐在书桌上,桌上是北边刚传来的军报,他应该要在今晚之前批阅完,可他此时已经看了足足半个小时,却还是没看进去一个字。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总是浮现出刚才乐伶的那个电话——

  她那颤抖的声音,轻声说着:你以后再也不会听见我的声音了。

  该死!

  左凌云烦躁的合上军报。

  左凌云,你是不是疯了。

  明明知道那不过是那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又使出来的新把戏,你怎么还会愚蠢的上当?

  左凌云想要压下心里的胡思乱想,可不想这时候,他的副官敲门进来。

  “少帅。”副官一脸的犹豫,“我有事想要禀告。”

  “说。”左凌云收起心里的胡思乱想,冷冷开口。

  “是这样的,您不是让我们去调查少夫人的那些钱花到了什么地方么。”副官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已经查到了。”

  左凌云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疑惑乐伶为什么刚得到一千大洋的聘礼就又去夜上海唱歌挣钱,所以让副官去调查了一下。

  “所以你查到了什么?”左凌云露出一抹讽刺至极的笑容,“她是去做衣服了,还是去买胭脂水粉了?”

  他早已认定,乐伶就是一个庸俗拜金的女人,要这些钱财,就是为了贪图享受。

  “都不是。”可不想副官只是微微白着脸回答,“少夫人将所有的钱,都给了医院当做医药费。”

  “医药费?”左凌云翻阅军报的手蓦的一顿,脸色微变,“她要那么多医药费干什么?”

  副官正想回答,可不想这时候,左凌云桌上的电话响了。

  左凌云烦躁的接通,不耐的开口:“谁!”

  “这里是圣安医院!”可不想电话里却是响起一个护士惊慌失措的声音,“请问是乐伶的家属么?”

  听见乐伶的名字,左凌云心里突然咯噔一声。

  “我是她丈夫!”他猛地站起身,厉声问,“乐伶怎么了!”

  “是这样的,乐小姐刚才在我们医院为父亲捐血治病,可在捐血过程中因为失血过多抢救无效去世了!”

  去世!不可能!

  左凌云立刻站了起来,带着一阵疾风从副官的身边仓皇而出。

  乐伶不可能死!她怎么可能死?

  他们刚刚还通过电话的啊!

  左凌云的大脑现在完全进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当颤抖的走进医院的时候,耳边充斥着那一句乐伶去世了。

  “乐伶呢?乐伶在哪里?”左凌云不相信她会死,也许这只是她演的一出戏。

  医院的人看着穿着军装的左凌云气势冲冲,不敢上前。

  张医生一脸凝重的从手术室走出来,冷目的盯着左凌云,冰冷的说道:“你不用再找了,乐伶已经死了。”

  左凌云激动地一把抓住张医生的手腕,大声地吼道:“不可能!她刚刚还和我通过电话,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张医生冷漠的看着他,不悦的将他的手拿开。

  “乐伶在三年前就已经被查出肺癌晚期,最多活不过五年,这些日子为了筹备她父亲治病的钱到处奔波,心力交瘁,已经是油尽灯枯。刚刚因为她父亲突然的大出血,不顾自己身体的状况为她父亲献血,所以才会在抽血中意外生故。”

  虽然乐伶是因为被人换了药物,但是张医生并不准备说出来。

  若是左凌云知道,一定会为了真相,搅一个天翻地覆。

  乐伶已经对左凌云彻底绝望,生活的磨难也让她精疲力竭,也许这样安静的离开时最好的选择。

  “她,她在哪里?”左凌云身体颤抖的厉害,若是没有身边副官及时的扶住,也许此刻他就会倒下去。

  “当时为了以防万一,在输血之前,我们让她完成自己最后的心愿,她给你打过电话,后来乐伶说她最后的遗愿是不想再见到你,所以,对不起,我不能让你见她。”

  左凌云大脑嗡的一声,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她当时说想和他说说话,可是他都说了什么?

  想到当时对乐伶说的话,左凌云瞬间一阵锥心之痛。

  ……

  从来不流泪的铁面少帅,此刻全身一软,顺着墙壁一点点的滑落,最后跌坐在地上。

  泪水无声的从眼角滚落,原来他一直都误会了她……

  她三年前就确诊了肺癌晚期,也是在那个时候,她和自己分的手,难道当初她和自己分手,是因为她的病情吗?她最后是给自己打电话,其实她的心里一直都有自己?

  自己这一次是真的伤透了她的心,连一个忏悔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无边的忧伤如同一张网慢慢的扩散开来,弥漫在医院的走廊中。

  张医生没有一丝的同情,转身离开。

  左凌云的副官第一次看到他哭的如此伤心,哪怕是身中子弹,不打麻药做手术,他都能忍住,连眉都不皱一下。

  可此刻他卸下了所有的盔甲,哭的如同一个孩子。

  寂静的走廊中,一个铁血男儿跌坐在地上,掩面无声的哭泣。

  如果时间能够倒转,当年她分手的时候,他一定会紧紧地抓住她,不让她离开。

  可是时光难倒退,他们终是错过……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