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俜伶空自许哪里可以看-半世俜伶空自许全文免费在线

时间:2020-05-18 编辑:小编

半世俜伶空自许

短篇精品

  夜。上海城,少帅府。西式的小洋楼里,乐伶穿着红色的旗袍,坐在喜床之上,脸色惨白如纸。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而她的新婚丈夫,是整个上海城最尊贵的男人,左少帅。

  半世俜伶空自许哪里可以看-半世俜伶空自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乐伶左凌云的小说名字叫做《半世俜伶空自许》,在这里可以看半世俜伶空自许小说全文阅读以及小说全集目录。半世俜伶空自许小说精选:等乐伶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送来了市里面的洋人医院。负责她的,正是父亲的主治医生,一名姓张的华侨。

  半世俜伶空自许小说试读:

  张医生站在床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乐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是肺癌晚期,已经没有几个月好活了。”

  听见张医生的话,乐伶却是丝毫不吃惊。

  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知道了。

  也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她三年前才会选择和左凌云分手。只是造化弄人,父亲破产,重病缠身,而她为了父亲的医药费不得不嫁人。

  只是没想到,娶了她的,竟会是当年被她所抛弃的“穷兵小子”。

  “你既然知道,就不应该那么*心。”张医生见乐伶如此,原本生硬的脸也不由缓和了几分,微微叹息一声,“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乐伶听见张医生的话,无力的扯了扯嘴角,正想询问父亲的情况,可不想——

  突然一个护士惊慌失措的进来,“张医生,不好了!三号床的乐先生突然急发血症,失血过多失去意识了!”

  听见小护士的话,乐伶脑子里轰的一声。

  三号床,乐先生,那不就是她的父亲么!

  她顿时也顾不得自己虚弱的身体,猛地起身一把抓住张医生的胳膊。

  “张医生,求求您!”她满脸是泪,声音都在颤抖,“救救我父亲!”

  张医生的脸色此时的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乐父的这次急症,唯一治疗的办法,就是输血,可是他们在上海城的医院血的库存并不多,都是为军人和高层所保留,他也做不了主。

  “不是我不想救你父亲。”张医生为难的看着乐伶苍白的脸,“只是我们这里的血,真的不够。”

  乐伶身子一颤,但不过一瞬,她就再一次抓住张医生的胳膊,毫不犹豫的开口:“用我的血,用我的血来救我父亲!”

  张医生先是一愣,但随即露出焦急之色,“你疯了!你这身体,怎么可能能捐血!”

  乐伶的身体本来就已经脆弱到了极点,哪怕抽取一点血都会有生命危险。

  “没关系的,我本就是将死之人,还不如用我的血,救活父亲!”

  张医生看着面前女人恳求的目光,刚想拒绝,可乐伶却是更用力的抓住他的胳膊。

  看着乐伶如此,张医生到了嘴边拒绝的话,顿时就说不出口了。

  “好吧。”他终于松口,“我答应你。”

  半小时后,乐伶被送进手术室。

  张医生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一脸复杂的低声道:“乐小姐,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联系的人,或者想处理的事,就尽快做了吧。”

  言下之意,就是乐伶这一次很可能就会再也醒不过来。

  乐伶眼神微微一闪,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小声道:“我能最后打一个电话么。”

  张医生点点头,电话很快就由小护士送进来,  乐伶不知道左凌云在不在家,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罢了。

  可不想嘟嘟声刚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通。

  “喂。”一道生硬冰冷的声音,从话筒里响起。

  认出那道声音的刹那,乐伶的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她没想到,老天在最后一刻还是对她不薄,让左凌云刚好接起了她的电话。

  “左凌云。”她努力压下喉头的酸涩,低声开口,“是我,乐伶。”

  电话沉默了片刻,下一秒,就响起左凌云充满厌恶的声音,“乐伶,你打电话回来做什么。”

  乐伶努力忽略左凌云声音里的嫌恶,只是垂下眸,颤声道:“我……我只是想要和你说说话。”

  虽然乐伶早就决定要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人世,可当死亡真的来临,她还是忍不住,想听听左凌云的声音。

  “和我说说话?”左凌云好像听见什么笑话一样冷笑起来,“怎么,乐伶,又想要钱了?”

  “我……我没有……”她捏着话筒的手止不住颤抖,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可不想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左凌云冷冷打断——

  “没有就给滚远点,乐伶,光是听你的声音就让我想吐。”

  尖锐又刻薄的话,让乐伶脸上最后一点血色褪去。

  这,就是左凌云最后想跟她说的话么。

  心疼的几乎无法呼吸,可她还是努力安慰自己——

  或许也是好事。

  至少这样代表,等左凌云发现她死去的时候,他不会伤心难过。

  这,就够了。

  “我明白了。”想到这,乐伶费力的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别担心,从今以后,你都不会听见我的声音了。”

  说完这句话,乐伶害怕自己的情绪会被发现,慌乱的将电话挂断。

  简单的一通电话,却仿佛用尽了乐伶全身的力气。

  她好不容易平复下自己的情绪,才终于抬头,看向身侧的张医生,“张医生,我们开始吧。”

  手术室门很快关上,乐伶躺在病床上,转头,看向躺在身侧另外一张病房上昏睡的父亲。

  记忆中的父亲总是严厉却又温柔,每当家里有任何困难,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站在最前面为她遮风挡雨。

  而如今,也该轮到她来守护一次父亲了。

  “父亲。”她低声开口,声音温柔,“别担心,你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话落,她就感到冰冷的针孔**自己的血管里。

  随着殷红的血液不断流出,身体越来越冰冷,她终于承受不住,缓缓闭上眼……

  别了,左凌云……

  来生来世,愿不负君……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