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万般深情》by妙仙仙—温缊沈流景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15 编辑:小编

为你万般深情

现代言情

  “沈先生,今天您专程到宋小姐的回归演奏会是否也意味着你们即将复合呢?”电视上传来主持人八卦声音的时候,温缊正将沈流景的衬衣熨烫好放入衣柜,闻言一愣,还是没忍住朝着屏幕看去。

  《为你万般深情》by妙仙仙—温缊沈流景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温缊沈流景的小说名叫《为你万般深情》,今天小编为你提供为你万般深情全文免费阅读。为你万般深情小说精选:温缊走得很仓促,从医院离开时甚至连出院手续都没办。她匆忙回家拿起了自己昨晚便收拾好的行李,却怎么也找不到证件。

  为你万般深情小说试读:

  虽然离婚后的财产还没有到她账上来,但是这些年沈流景每月按时给她账户里转进去的生活费却也是不小的存款,这些钱足够她离开国内。

  然而捂着一颗险些从胸口跳出来的心脏,却在翻找中听到了熟悉又陌生的男声在背后响起:“你在找什么?”

  骤然回头,温缊脸色苍白得犹如白纸,手里的东西也顿时散落了一地。

  沈流景扫了一眼满脸狼狈的她,动作矜贵地走到沙发前坐下,将身份证和护照放到了桌上:“是这个么?”

  温缊咽了一口唾沫,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她不知道陈玉有没有把孩子的事情告诉沈流景,只能勾起笑容慢慢试探:“你怎么回来了?我正在收拾东西,今天就可以搬走了,这样你明天就能带宋小姐回来住了。”

  她体贴得像是一个暂住于沈家的旅客,不给主人添一点麻烦。

  然而男人右腿交叠于左腿膝盖上,慵懒的动作处处透露凛冽气场:“芝澜不会住别的女人住过的地方。”

  温缊喉咙一哑,尴尬得有些狼狈:是啊,他最爱的女人,怎么能睡别人睡过的床呢?

  “也对,你跟宋小姐感情深厚,应该给她最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温缊觉得自个儿的眼睛又干又涩,脸上却还是不争气地勾着笑容。

  明明这种时候她应该冲上去跟沈流景理论一番或者大吵大闹才是,但是多年的卑微,让她早没了这种心思。

  从小到大,她便只是一个暗恋爸爸老板的儿子的卑微女孩儿罢了,这三年,不过一场梦。

  梦醒了便不该留下任何东西,偏偏她肚子里的生命滚烫得让她无法割舍。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看着桌子上自己的证件,温缊将所有的情绪压制住,正打算拿起离开,却被一只冰冷的手扣住。

  “走可以,但是你得先生下孩子。”

  沈流景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犹如一把冰冷的刺刀狠狠地扎进温缊的心。

  她猛然抬起头对上了沈流景的眼,那是一双好看到陌生的眸,眼里没有她,只有沈家的后嗣。

  明明男人的低温很低,她却好似被烫到了一般一把甩开,连连后退了十几步才被墙壁拦住:“不、不,我不能生下这个孩子!”

  瞧着她惊恐慌乱的眼神,沈流景将桌上的证件拿起来,随手便用打火机点燃:“噢?不想生,你又为什么要拿着证件偷偷离开呢?”

  火光映照在沈流景的脸上,这是温缊第一次觉得他的面容看起来如此令人生畏。

  确实,如果能够顺利跑出国的话,她是打算生下这个跟他的孩子的。

  可是现在失败了,她就必须打掉!

  “我、我会打掉的!流景你放心,我会把这个孩子打掉的,不会影响到你跟宋小姐……”

  话音未落,男人阴沉的眸再度扫过她的脸蛋儿,字字霸道:“我说,我要你生下这个孩子。温缊,你不乖?”

  后背顶着墙壁,冷得让温蕴浑身的血液都凝固。

  她看着眼前棱角深邃的男人,有些不解:“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宋小姐么,为什么又要留下这个孩子?”

  你不是一直都厌恶我么?

  不是连跟我过一夜都需要合同限定么?

  要我离开,又为什么要留下我的骨肉呢?

  从昨天到现在都没能落下眼泪的眼睛此时却红了眼眶,好似柠檬汁迷了眼,酸得让她挺翘的鼻子都皱在了一起。

  她生得清冷,但越是冷清的人掉眼泪时却越是叫人心疼。

  偏偏沈流景是最不可能心疼她的那个人。

  他站起身来,将燃烧着的证件扔进了**桶,看着温蕴时轻描淡写的口吻犹如说起今晚吃什么,“芝澜没了生育能力,我想她也会想要一个孩子。孩子生下来我会派人送你离开,他不会记得你,我跟芝澜也会对他好,你放心。”

  温蕴听得出来,沈流景这样说话的口吻不是在跟她商量,而是在通知她。

  喉咙滑动,怎么也咽不下这份苦涩。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有点残忍么?”她的声音很冷,带着微微颤抖道:“我怀胎十月的骨肉生下来就要做别人的孩子,还不如打掉。”

  滚烫从脸庞滑落,她连忙伸手抹去,走到沈流景面前仰头恳求:“流景,你们可以去领养的,男孩儿女孩儿都可以。但是这个孩子……就算你不留给我,也别让他生下来就跟我分离好不好?”

  看着沈流景漠然的脸,温蕴觉得心乱如麻,她好慌好怕,根本不敢去想象孩子诞生便离开的场景,只好不断地重复道:“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盯着我打掉!求你,求求你……”

  越激动,她的语气便越是急促,身子也忍不住剧烈地颤抖起来。

  男人居高临下,看了她半晌,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他沉下来的脸色没有丝毫的波动,看向她的眼神仍旧那么冷:“孩子必须生下来,也必须留在我身边。”

  没有任何改变的答案,让温蕴的心理彻底崩溃。

  她猛然推开沈流景,疯狂地落泪摇头:“不、我不要!我绝不要把孩子生下来送给别人!绝不!”

  认识沈流景十年,嫁给他三年,温蕴面对他时总是乖顺地笑着。

  无论这些年她面对他时情绪如何,她都能够笑着带过。

  她告诉自己:没关系的温蕴,只要你乖乖的,就能够一直留在沈流景身边。

  所以,哪怕沈流景告诉她离婚的消息时,她也只是笑着点头说好。

  但是此时的温蕴彻底陷入了癫狂,她最后一点点底线被肆意踩踏,她可以卑微,但不能让自己的骨肉成为他人的孩子!

  “你不打算听话?”

  尽管她的反应剧烈得一反常态,但是沈流景看她的表情却还是冰冷一片,他犹如帝王一般,忽视了她的恳求和眼泪,只是冷冷说道:“既然这样,那么你暂时走不掉了。”

  他转身出门,保镖应声上楼:“看好她,直到生下孩子为止。”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