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年华焕真情无弹窗_锦瑟年华焕真情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5-12 编辑:小编

锦瑟年华焕真情

现代言情

  夏时锦火葬的那天是三月初九,她记得那是雨下的正大的时候。刺骨的冷风伴着细雨打湿了一摞摞纸钱,夏家人不知所措的看着站在坟前的军装男人和他身后的副官,“少……少帅……”

  锦瑟年华焕真情无弹窗_锦瑟年华焕真情最新章节列表,玖陆文学是广大书友值得收藏的小说网站,在这里您可以畅快的阅读您想看的小说,锦瑟年华焕真情精选:夏时锦紧紧的抓着身上破烂的衣服,即便安城现在气候适中,但她却只能躲在石壁的阴影下,僵冷的身子像是处在数九寒冬之中,冻得连牙齿都在打架。因为她已经死了,没有常人该有的温度。

  锦瑟年华焕真情小说试读:

  她没有眼泪,即便她心里痛的宛如被撕碎一样的绝望,可她的眼眶除了干涩以外,挤不出来一滴液体。

  她向往温暖的阳光,可她也怕阳光。

  她怕阳光这具躯壳会加速腐烂发臭,她还没见到他,她还不可以就这么离开。

  “爹,我好冷啊……”夏时锦浑身发冷,她抬手捂着胸口,那里已经没有了应该有的心跳,却似是被数十支利箭穿心般的痛苦。

  刺骨的冷意让她恍惚间还以为自己置身在乱葬岗里,浓黑的液体从她的右眼眶中滑落自下颚,就那么一滴,却像是让这具死去多时的躯壳有了生机。

  夏时锦抬手去擦拭,她清楚那不是眼泪,而是痛苦到了极致后,这具尸体给予她的最后一丝反应。

  那是血,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的血。

  她快撑不了多久了,她清楚这具躯壳的情况,内里的五脏六腑早已经全都腐烂殆尽了。

  只不过是因为乱葬岗阴气太重,所以还能保存到现在而已。

  夏时锦颤着手抚上白腻腐肉翻露在外的左臂,仅有的一块好皮上已经浮现了尸斑。

  老天爷能让她再活过来,已经是她的大幸,她已经别无所求。

  只要再能给她一点时间,能让她和李舒白独处的时间就好。

  “咯吱——”少帅府的大门被下人推开,出来的人却不是李舒白,而是满脸喜色的媒婆扶着身披凤冠霞帔的新娘子,身后跟着的丫鬟婆子们,无一不是她熟悉的夏家面孔。

  但此刻,她们却欢欢喜喜的笑着,不停的将篮子里盛满的喜糖洒向门外聚拢着的百姓。

  “良辰已到!新娘上轿!”笑声混合着媒婆恭维的声音,喜庆的大红色刺目的让夏时锦睁不开眼。

  骑在马背上的军装男人一如她记忆中的俊美耀目,胸前佩戴着大婚时才会戴上的红花。

  夏时锦瞳孔紧缩,拼了命的想要往人群中最耀眼的地方挤过去,嘶哑着嗓子叫道:“舒白!李舒白!我是阿锦!”

  可她即便是喊破了音,马背上的男人却都从未回头看过一眼。

  夏时锦不顾一切的推开维持秩序的士兵,用尽力气追了上去,“舒白!我是阿锦!我在这!你看看我!”

  “你回头看看我!我是阿锦!我回来找你了!”夏时锦慌乱的追逐着那匹马上的男人,但却就在将要抬手触摸到马身时,被人抬腿一脚踹翻在了地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嘎吱——”作响,可那帮士兵却并没有住手,反而殴打的越发凶狠。

  夏时锦奋力的在地上攀爬着,指甲更是深深地抠入了泥砖中,被硬生生的剥离了好几根,十指血肉模糊,却还在挣扎着往前爬,她痛的连声音都在发颤,“李舒白!你回头看一眼!我是阿锦!我才是你的阿锦!轿子里的那个人不是我!她不是我!”

  “我是阿锦!我才是阿锦!”

  街道上吵杂的声音混合着鞭炮声吵嚷的刺耳,让人听不清内容,李舒白原本舒展的眉头也跟着紧蹙了起来,他只是稍稍侧脸,身旁的马副官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少帅这是不喜欢别人生事,尤其还是在夫人刚回来的日子。

  喜轿的轿帘被一只莹白的手掌轻然掀开,娇柔的声音听的人骨子里都发酥,“舒白,外面怎么这么吵?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喊你的名字。”

  “不必理会。”李舒白声音冷漠,“还有,叫我少帅。”

  柳梦烟掀着轿帘的手骤然一僵,捏着帘布的指尖逐渐用力泛青,“是,少帅……”

  李舒白也不顾及喜轿里美娇**脸色,径直骑马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他的心里总是有道过不去的门槛,即便是面对那张九分相似的容貌也无法释然。

  他说不出哪里不像,可又说不出哪里像。

  他的阿锦不是那样的,他的阿锦应该是比任何人都要骄傲鲜活的。

  可是啊,她的骄傲鲜活,不是被他李舒白当初亲手杀死了么?

  马副官抓着缰绳勒马停稳后,不耐的训斥着那帮士兵,“还不把她拖下去!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就让这个疯婆子在这里大喊大叫的!”

  趴在地上痛的蜷缩着身子的夏时锦当即喷出了一口黑血,在听到熟悉的声音后,强撑着抬手,“马副官……”

  那抬起的手已经不像是活人的手,手背被鞭打的皮开肉绽,已然没有了一块的好皮,森森白骨更是暴露在众人的视线内,吓得围观的民众们尖叫声连连响起。

  即便是跟着南征北战了一辈子的马副官,也不忍的挑起了眉,“就让你们拦住她而已,怎么下手这么狠?”

  那群士兵你看我我看你的愣了半晌,才出声解释道:“副官,我们没——”

  马副官扬了扬马鞭,极为不耐的道:“行了!把她扔到一边去,别碍事!今天少帅心情好,不跟她计较。”

  也不等匍匐在地上满身伤痕的夏时锦再开口,马副官扯着马缰绳口中“驾”了一声,紧忙跟上前面队伍的步伐。

  少帅娶亲可以说是安城上下最大的喜事,就连街边乞丐都收到了来自少帅府分发出来的大洋。

  李舒白长的究竟有多好,只有见过他的人才知道,但安城少帅杀伐果断,狠辣无情的煞神名号,却是无人不知。

  街边上拥挤的人群逐渐随着送亲游城的队伍远去,争先恐后的去沾染这份热闹的喜气。

  没有人去在意地上伤痕累累的女人,怜悯在这个战乱的年代变得弥足珍贵。

  因为在他们眼里,夏时锦是得罪了少帅才会伤成这副模样,任是谁也不敢轻易去冒着得罪一个掌权者的可能性来施舍自己的怜悯。

  战乱动荡的年代,怜悯早就不复存在。

  唢呐锣鼓声混杂着鞭炮和吵嚷声依稀渐远,原本热闹非凡的集市街道上也只剩下苟延残喘的夏时锦,她试图用完好的左手支撑起身体重新站起来,但这具身体早就已经从内里腐败。

  她缓缓闭上眼瘫倒在地上不知多久,内心的执着也有一丝松动。

  夏时锦本来就已经死了,不该再重新存活在这个世界上,更何况他的身边有了替代她的人。

  一抹淡青色的衣角如同水墨画般荡入夏时锦的视线内,对方丝毫没有在意她身上的血污和脏乱,向她缓缓伸出手,“姑娘,地上凉,还是先起来吧。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