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年华焕真情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李舒白夏时锦小说

时间:2020-05-12 编辑:小编

锦瑟年华焕真情

现代言情

  夏时锦火葬的那天是三月初九,她记得那是雨下的正大的时候。刺骨的冷风伴着细雨打湿了一摞摞纸钱,夏家人不知所措的看着站在坟前的军装男人和他身后的副官,“少……少帅……”

  《锦瑟年华焕真情》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李舒白夏时锦小说,玖陆文学是一个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平台,这里将为大家提供众多精彩免费小说阅读,锦瑟年华焕真情精选:夏时锦从来都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李舒白,才张了张嘴,嘶哑粗粝的声音让她余下的话如同鱼刺般卡在了喉咙间,“我……我……”李舒白疲惫的抬手制止,“算了,你走吧,今天阿锦回来了,我不想见血。”

  锦瑟年华焕真情小说试读:

  在提到“阿锦”这两个字的时候,李舒白微冷的神色缓和了不少,就连身上军人自带的煞气和狠厉都收敛了起来。

  夏时锦死死地咬住嘴唇,手指尖不住的颤抖。

  她试图挣扎着想要再开口去接近李舒白,但他身后随行的持枪士兵粗鲁的用烂布塞住了她的嘴,很明显她被当成了来墓园偷吃祭品的乞丐。

  “少帅,今天是您和柳小姐成亲的日子,您又来墓园这,是不是……不大好?”马副官绞尽脑汁想了许久,才把“有点晦气”这四个字替换成了“不大好”。

  李舒白猛然蹙眉,眸间寒芒涌动,“她不姓柳,她姓夏。”

  马副官立时被他的眼神震住,立刻改了口,“是,少帅,今天是您跟夫人重新相聚的日子,来这里恐怕有点不大合适。”

  他跟随少帅南征北战这么多年,自然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少帅苦苦才寻到能逆生死的先生,要的并不是那闻名安城的美艳戏子,而是他心头上捧着的那一人。

  李舒白站在墓碑前沉默了许久,“马五。”

  “少帅。”马副官立刻应道:“您有什么吩咐?”

  “你觉得府里的那个会是阿锦么?”

  “少帅为什么这么问?”马副官不解道:“刘先生的名声就连常司令都有耳闻,更何况柳小姐的确和夫人有八分相似,性情习性也都全然一致,怎么会不是夫人呢?”

  李舒白抽掉军装手套,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掌,半蹲下身一寸寸抚过墓碑上女人穿着旗袍的照片,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马副官对话,“她活着的时候,很爱西洋的那些古怪玩意,尤其是照相机。”

  “但我不喜欢洋人的那些东西,我觉得是对我们老祖宗的不敬。”

  “她想让我陪她拍一张照片作为纪念,但我没有答应。”

  “直到她死了之后,我从她的宝贝匣子里翻出来不少的照片,结果发现全都是**我的起居饮食。”

  “她那么爱拍照的一个人,到最后所有的照片全都是我的,她只有一张当初硬要我帮她亲手拍的旗袍照片。”

  李舒白缓缓垂下手,自嘲的冷笑了一声,“你说,我是不是个混蛋?”

  “少帅……”马副官不知该如何劝慰,别人都认为安城少帅杀伐果断,阴狠毒辣。

  但没有人知道他所有的感情早就在少帅夫人离开的时候,而一起死去。

  李舒白缓缓闭眼,再睁眼时,一转身肃杀冷冽的气息重新包裹着这位安城少帅,仿佛刚刚的柔情不过是一场幻象,“回府。”

  他要的从头到尾都只是阿锦,只要她回来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他都可以不在乎。

  李家墓园外,夏时锦咬着下唇紧攥着衣袖等着李舒白出现,才抬眼就看见李舒白骑着马从墓园中掠出,手中高举的马鞭狠狠地抽在马臀上。

  骏马嘶鸣,马蹄下的速度更是加快了不少。

  夏时锦慌忙跑上前,急切的想要拦下去路。

  马背上的军装男人剑眉微拧,眼前衣衫褴褛的女子分明就是刚才在墓园里被他放过一**女贼,现如今还敢拦他的马。

  “滚开!”李舒白手中的马鞭一抖,抬手就是一鞭子狠辣的抽在对方的身上,随即立刻勒住马侧身闪过,才保了那女子不会被马蹄踏死。

  身后紧跟着的马副官和随行的士兵们迅速掏枪,厉声怒道:“我看你是找死!”

  夏时锦被那一鞭子抽的皮开肉绽,她慌忙用手掩住自己的脸,生怕被人发现她是一具早已断了气的尸体。

  数十把冰冷漆黑的枪口对准了她的方向,夏时锦骤然抬眸看向为首马背上的俊美男人,那一刻眸中闪过的万千情绪似有说不尽的话语要对他诉说。

  可四目相对,她哆嗦着嘴唇张口,用尽全身的力气也只说了三个字,“李舒白。”

  马副官拧着眉,“少帅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夏时锦舔了舔发紫的嘴唇,急忙上前想要证实自己的身份,“李舒白,我是阿——”

  但还没等她说完话,李舒白蓦然收回视线,“给她三块大洋。”

  话音刚落,他紧夹着马腹的小腿用力,手上的马鞭再度扬起,狠狠一鞭子抽打在马臀上。

  “李舒白!”夏时锦面色苍白如纸,他到底还是没有认出来她。

  但这一声得到的回应却是马副官用三块大洋砸在了她的脸上,嘴里似是不耐的嘟囔着什么,恶狠狠地剐了夏时锦一眼后,匆忙跟上了李舒白的速度。

  “少帅,那个乞丐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墓园附近游荡,说不定是个奸细。”马副官勉强追上李舒白的马后,迫不及待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就算她不是奸细,可她弄脏了夫人的墓碑难道不该枪毙吗?”

  马副官一直都知道少帅心里的底线就是少帅夫人,丁点都不能沾碰。

  别说是碰到夫人的墓碑,就连靠近夫人的墓碑都是死罪。

  “奸细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你眼皮子底下游走,更何况利用女人来做奸细的对手,根本不足为惧。”李舒白凌厉的面孔微沉,眯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而且她的眼神不像。”

  那抹熟悉的眼神,根本不像是会害他的人,反而有一瞬让他险些有把这女人拉上马看清她的冲动。

  “马五,墓园换班的那帮兵明天全都给我枪毙。”李舒白俊脸阴沉,“不需要任何理由。”

  “是,少帅!”马副官立即应道。

  墓园那帮兵的下场果然跟他起初预料到的结果一样,少帅从来都不喜欢自己的手底下的人有任何过错,更何况还是看守墓园失职,居然让外人进去还弄脏了夫人的墓碑。

  但让马副官意外的是少帅这样杀伐狠辣的人,居然唯独放过了墓园的那个乞丐。

  可少帅的心思谁也猜不透,他也没这个胆量去猜。

  自从夫人死后,少帅的性子一直阴晴不定,就算是他这种看着少帅从小到大的老军官都不敢说对少帅了如指掌。

  马副官微微叹了口气,只希望夫人回来之后,少帅再也不用过的那样苦了吧。

  李家墓园距离少帅府的路并不算太远,可夏时锦此刻的身份早已不能接近少帅府半步,她不过是才靠近了一点而已,就被士兵推搡赶到了一边。

  “哪来的乞丐婆子,身上这么臭也敢往少帅府旁边凑?”少帅府门口的守卫士兵厉声骂道:“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这种晦气的人还不赶紧滚远点!别坏了我们少帅府的喜气!”

  夏时锦哑着嗓子求道:“这位小哥,麻烦你帮我通传一声,我有事要见少帅。”

  “你是什么身份?还想见少帅?”守卫士兵不耐烦的吼道:“滚远点!赶紧滚!要不是今天少帅心情好,老子早就一枪崩了你!”

  “我是少帅夫人,我是夏时锦。”夏时锦生怕他拒绝,伸出伤痕斑驳的手指了指少帅府的大门,“小哥,只要你能帮我见到少帅,我保证我会报答你的!”

  守卫士兵打量着她,突然嗤笑了一声,“原来是个疯女人,我劝你赶紧走吧,别再做白日梦了,谁都知道少帅夫人一月前就去世了,你要是少帅夫人,那我就是蒋司令了!”

  “小哥,我真的是少帅夫人。”夏时锦沙着嗓子解释,可却引来了那帮守卫士兵的哄笑声。

  他们把她当成了疯子,对疯子的话当然也不会诸多在意。

  甚至其中还有一名年纪颇大的中年守卫调侃她,“喂!疯女人!说不定你等到少帅出来的时候,亲口告诉他,他就相信你了!”

  夏时锦的嘴唇蠕动了半天,终究也没吐出来一个字。

  她现在这副模样没有人会相信她,所有人都会觉得她是疯子。

  她要等李舒白,她要等他出来,他一定会认出她的。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