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年华焕真情》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12 编辑:小编

锦瑟年华焕真情

现代言情

  夏时锦火葬的那天是三月初九,她记得那是雨下的正大的时候。刺骨的冷风伴着细雨打湿了一摞摞纸钱,夏家人不知所措的看着站在坟前的军装男人和他身后的副官,“少……少帅……”

  《锦瑟年华焕真情》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玖陆文学提供锦瑟年华焕真情全文在线阅读,章节完整更新快,锦瑟年华焕真情精选:她急忙抓住老妇人的手,“大娘等一下!”李舒白另娶,他爹怕是接受不住吧?“你有什么话那就快说,我这可着急着呢!”老妇人虽说有些不耐烦,可却还是停下了脚等着她开口。

  锦瑟年华焕真情小说试读:

  夏时锦舔了舔干裂的唇,“大娘,我想问一下夏家的夏老爷现在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嘶哑而又干涩,许是很久没说话的缘故,吐字都有些不大清晰。

  老妇人脸上满是悲痛,“唉,夏老爷在少帅夫人去世后,悲痛交加,一病不起,拖了十来天后也吐血而终了。”

  “现在夏家门口还挂着灯笼呢,可怜夏老爷就这么一个女儿,死了之后却连个上香的人都没有。”

  “要不是少帅主持大局,恐怕夏家早就被人抢光了。”

  “那——那夏老爷的墓呢?”夏时锦说话都有些哆嗦,爹,竟然已经死了?“我想去拜祭一下。”

  每一个字从她口中艰难挤出的时候,都像是一把匕首活生生的在她心头上剜下一块肉。

  她爹从前最是娇惯她这个女儿,就算是她当着安城所有上流权贵的面,指着李舒白那样的身份说她要嫁就要嫁这样的人,也没有被夏老爷开口斥责。

  而在安城所有人都在笑话夏家小姐夏时锦,不知廉耻当众点夫的第二天,夏老爷亲自登门大帅府,用夏家名下所有的商号作为陪嫁换来少帅正室夫人的位置,并且勒令不得纳妾。

  没有人会拒绝夏家的财力,也没有人能挡下安城突如其来的兵变。

  她对得起李舒白也对得起自己,唯独对不起的就是把她视为命中唯一的夏老爷。

  “都一样,葬在李家墓园呢!”老妇人眼尖的瞧见少帅府门外聚拢的人越来越多,急忙推开夏时锦抓着她衣袖的手,“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去领大洋呢!”

  这一推用的力不大,却让夏时锦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控制不住的颤抖,剜心般的痛楚袭上心头。

  她失声痛哭,却发现自己竟然是一滴泪也流不出来,甚至连心痛的滋味都是后知后觉。

  她如今只不过是借着别人身体活过来的孤魂而已,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维持这副模样多久。

  “我要去拜祭爹,我必须要去。”夏时锦慌乱的抬手擦拭着满是伤痕的脸,就连声音都在发抖,“我还要去找他,我没有多少时间了,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夏时锦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迈着僵硬的双腿,一步步的向着李家墓园的方向走过去。

  这条路她从前不知道走了多少次,可却从来都没像这时候走的这么艰难痛苦,迈开的每一步都让她备受煎熬。

  她清楚墓园换兵的时间,趁着墓园里调班的功夫,用破布掩住伤痕累累的脸,垂着头一言不发的从后门口潜进去。

  李家墓园早在安城兵变后,被流兵掘墓开棺偷走了不少陪葬物件,直到李舒白夺回安城才被重新修筑。

  而曾经参与过打砸墓园的流兵全被李舒花费半年时间一一抓回,当众千刀万剐削成人骨,却用汤药日日续命,挂在城门外暴晒一月,才准许这帮流兵断了气。

  李舒白是个记仇的人,这点没有任何人比夏时锦更了解。

  比如他记着她讨要三千大洋的事情,又比如他记着她当众点夫让他成为笑柄的事情。

  更比如——

  他砸了她的墓碑,掘了她的坟墓,撬了她的棺木,抢了她的尸体。

  夏时锦惨白青紫的手指抚过自己的墓碑,上面刻着的字凹.凸不平却带着李舒白的那股张狂和寸劲。

  直到亲眼看到墓碑甚至指腹感受到冰冷的那一刻,她心内才彻底的确认夏时锦这个人已经完完全全的死了,从这个世界上完整的消失了。

  夏时锦死了,她将永远长眠在这片墓园里化为白骨。

  而现如今的她,只是附身在这具尸体上的一抹残魂,又或是意识。

  “爹……”夏时锦心内的苦涩到了极点,站在原地像是个犯错的孩子般手足无措的看着不远处的墓碑。

  她以为她会大哭着扑上去,又或者当场跪在地上悲痛不起。

  可当她站在刻着先父夏明堂之墓的墓碑前时,却是张着嘴说不出半句话,僵硬着残破的身体站在墓前伫立了许久,才渐渐弯下身一言不发的替他拔掉周围刚长出来的野草。

  她不敢让她爹看到她现在这般狼狈凄惨的模样,更不敢让他知道她就是他的阿锦。

  夏时锦低垂着脸,声音嘶哑的对着墓碑开口道:“夏老爷,我是阿锦的朋友,代阿锦来看您了。”

  “阿锦说她对不起您,也没资格再做您的女儿。”

  “她现在已经安心去投胎了,过得很好,您不用担心。”

  “对了,她让我给您带句话。”夏时锦顿了顿,良久后才紧抿着唇道:“她说,请您原谅她曾经对您的任性和忽视,只因为她许下过的真心无法收回。”

  冷风萧瑟,吹的墓碑旁的野草微微晃动,像是夏老爷对她那些话所作出的回应。

  夏时锦缓缓站起身,仿佛有千万斤重量压在她的后背和心头上,“愿您——”

  “下辈子能做个普通而又简单的人,一生……欢喜安康。”

  至少,别再遇到像她这般任性妄为的女儿。

  “你在做什么?”男人浑厚低沉的声音透着清冷,却让将要转身离开的夏时锦陡然一滞,就连呼吸都似乎在那一瞬止住。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