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深情葬白骨》完结版 江晚漾蒋舟意小说大结局app内

时间:2020-05-11 编辑:小编

愿以深情葬白骨

现代言情

  砰的一声,碧云尚都别墅客厅的门被人一脚踢开,声音振耳欲聋,男人身穿昂贵奢华的高级定制西服,长腿阔步的走进来。江晚漾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听到动静吓得身体猛的打了个颤,蒋舟意如地狱修罗般强大的低气压瞬间充满了房间。

  《愿以深情葬白骨》完结版 江晚漾蒋舟意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地址,主角是江晚漾蒋舟意的小说名字叫做《愿以深情葬白骨》,小编在这里为您讲述江晚漾蒋舟意小说精彩片段,提供愿以深情葬白骨全文阅读。愿以深情葬白骨小说精选:江晚漾被安抚的情绪渐渐平静了许多。望着那双让她信任的眼神,头轻轻靠在殷朗的肩头,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愿以深情葬白骨小说试读: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这么坚实的肩膀能让她依靠,没想到第一次给了她安全感的人,不是父亲,不是母亲,竟然是这个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从她记事起,他们就和顾知恩一家来往密切,只因是她认了顾知恩的父亲顾国苍为干爹。

  两家有了这层关系,父母对顾知恩更是疼爱有佳,本来她是顾国苍的干女儿,父母的亲闺女,她才是两家大人应该共同疼爱的那个孩子。

  可是父母对顾知恩的疼爱会更多一些。

  她5岁那年,顾知恩欺负她,她告诉了父母,可是母亲却说,你以后多让着点她,如果谁也不相让,这样就没办法相处了,你就会失去顾知恩这个好的朋友。

  那是她第一次给父母说,也是最后一次。

  她从小到大都未曾感受到被父母宠爱的滋味,反倒是她在一直努力的爱着他们。

  她也未感受过被保护的滋味,一直以来受到委屈和伤害,都是独自一个人面对和承受。

  此时靠着殷朗的肩膀,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有了依靠,是那样的温暖和踏实,委屈的情绪蜂拥而至。

  半晌,江晚漾整理了一下情绪。

  “谢谢你!”她对殷朗满心的感激。

  “晚姐,这你就见外了,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就算是为了你死,我也心甘情愿。”

  听他胡说,江晚漾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顾知恩感觉自己蒋夫人的宝坐已坐稳,便开始缠着蒋舟意要去他的公司上班。

  “阿舟,我想去你的公司里上班!”顾知恩用胳膊环抱着蒋舟意的一只臂膀,头轻靠着他的肩头,娇滴滴的说道。

  “不需要你出去工作,你就安心在家里做好我的太太就行。”

  “可是我待在家里闲也是无聊,我还年轻,不想这样荒废掉大好时光,我是你未来的妻子,帮你做点事,那不是应该的吗!”

  蒋舟意摸摸她的脑袋,笑道:“好!我给你安排。”

  顾知恩进了蒋氏,成为了蒋舟意的助理。

  为了达到顾国苍的企业兼并蒋舟意企业的目的,顾知恩到了公司后,边向蒋舟意贴身助理学习管理能力边观察公司的主要部门负责人和蒋舟意之间的关系。

  半个月过去了,她对公司有了大概了解后,开始以总裁夫人的名义,背着蒋舟意让各部门负责人向她汇报工作,她要全面掌握公司情况,正所谓“知此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喂,蒋舟意,你在哪?”

  这天,蒋舟意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是谁?”他问。

  “怎么,成了大BOSS了,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男子调侃道。

  “莫子轩?!”蒋舟意忽然笑道。

  “你小子够狠,一走便杳无音讯,今天怎么突然联系我了?”

  “我从加拿大回来了,这不回来就第一时间就联系你了,想和你一起坐坐。”

  蒋舟意和莫子轩是大学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

  三年前莫子轩去加拿大留学,这一走,两人便失去了联系,直到现在莫子轩突然联系他。

  中午,两人来到一家西餐厅包厢里坐下。

  莫子轩沉默了会问道:“你和江晚漾婚后一定很幸福吧!我都妒嫉了”。

  蒋舟意皱眉,“我和他离婚了。”

  莫子轩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她那么好的女人,你为什么要和他离婚?”

  “她为了嫁给我,意图毒死我的未婚妻,用了些手段我才不得不娶了她,她那般歹毒,好都是装给外人看的。”

  莫子轩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蒋舟意,我看你是疯了,当年江晚漾为了救你的命,自己差点死掉,这么温柔善良的姑娘,怎么可能去做那些事?。”

  “说什么呢,救我的人是知恩。”

  “你有没有搞错,救你的人明明是江晚漾怎么又成顾知恩了?”莫子轩感到非常奇怪。

  “这么重要的事,我不会搞错,别瞎*心了。”

  莫子轩忽然沉默了。

  许久,他道:“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去加拿大留学吗?因为我一直暗恋江晚漾,看到她和你结婚了,我才选择了出国,选择了放手,本想你能给她幸福的生活,没想到你却如此待她。”

  莫子轩眼色发寒:“那年你出车祸,我正巧赶到,看到江晚漾和医生一起抱着你上的救护车,你浑身是血,当时我给我姑姑打电话,让她帮我照顾你,我姑姑是那家医院的医生。”

  “我姑姑告诉我,你失血过多,必须尽快输血,否则生命不保,但是当时医院血库没有血,是江晚漾要求抽她的血来救你,医生检查出她身体只有一个肾脏,不同意抽她的血,否则她就会有生命危险。”

  “但江晚漾为了你,执意要医生抽血。”

  “我不瞎,我睁开眼看到的是知恩,一直是知恩。”。

  “我姑姑说抽完血的第二天,江晚漾再没有去过医院,她太虚弱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蒋舟意冷声道。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想要证据,你可以去医院调取江晚漾为你献血的记录。也可以去问当时你的主治医生”

  莫子轩吼完,转身就走。

  留下蒋舟意一个人在包厢。

  他唇线绷紧,忽的起身,开车去医院。

  当看到江晚漾为他献血的单子时,蒋舟意僵在原地,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他被愧疚的情绪侵蚀着,直至五脏六腑,最后将他完全吞没。

  他双手抱头,身体靠墙,慢慢的向地上滑去,嘴里不断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身体不停的抖动。

  蒋舟意回了家。

  一推门,便看到顾之恩正在大声怒骂佣人。

  蒋舟意大怒:“顾知恩,你在干什么!”

  顾知恩惊得陡然转过身,委屈的说道:“阿舟,干嘛对人家这么凶?我这是在教育佣人呢?你用得着为一个佣人这样子对待我吗?”

  蒋舟意猩红了眼:“你给我闭嘴!”。

  顾知恩吓得一哆嗦:“阿舟,你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