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难入:主母请上轿》主角夏青应辟方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5-09 编辑:小编

侯门难入:主母请上轿

穿越重生

  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夫家赶往乡下住。半年后,那个仅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她的丈夫终于迎娶了他的真爱过门。

  《侯门难入:主母请上轿》主角夏青应辟方全本大结局阅读,《侯门难入:主母请上轿》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侯门难入:主母请上轿夏青应辟方小说阅读,侯门难入:主母请上轿小说精选:三天的狩猎,夏青几个是最后一批回村子的,因此,三人走到村口时,就看见自己的家人正焦急担忧的在村口望着自己,看到他们出现,夏家和王家人都松了口气,再看到他们手中的猎物后,笑逐颜开了。

  侯门难入:主母请上轿小说试读:

  细细倾听,又没有了。

  夏青虽然只有16岁,但从小跟着夏**打猎,动物的习性是了解的,动物一般很少出山,除非是山里没食物了,但这几年虽有人祸没有天灾,更没有人与动物同抢食的情况,所以可以排除这种可能。

  不过,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向来浅眠的王老二还没完全沉睡,听到声音睁眼,见是夏青起了身,奇道:“阿青,你去哪啊?”

  “我去周围看看,你们睡吧。”

  “别忘了带上哨子。”竹哨是每个狩猎人备着的,以备危险时召唤同伴,哪怕在五六里之外都能听到。

  夏青拿出哨子给王老二看了看又放回了怀里:“带着呢。”

  夏青一走,王老大也醒了:“阿青呢?”

  王老二说了下,就听得王老大感叹说:“只可惜阿青有婚约了。”

  “可不是,多好的娃啊,又会打猎,又会持家,干活又给力。”他们村子里的壮丁哪个不喜欢阿青啊,都想娶回来做老婆,可惜啊。

  在乡下人眼里,没有长相美丑,只有会不会吃苦,能不能干活之说,所以夏青在村子里受喜欢的程度,几乎是家家青睐。

  “虽然山下不会有野兽,但大深夜的让一个女娃去也不放心啊,把夏二叔叫醒,我们去找阿青。”王老大说道。

  二人赶紧将夏二叔叫醒。

  延着方才声音的方向,夏青找去,不想越走越陡,而且风也是越来越大,按理说,这边应该是平地才是,毕竟是山脚,怎么她感觉像是走在了山顶呢?

  夏青觉得没必要走这么远去寻这声音,正待往回走时,突听得一陈兵器的打声,声音在黑夜里格外响亮。

  不对劲啊,夏青拧起眉,想了想,还是轻手轻脚的朝声音处走去,既然是在这山里发生的事,她得了解一下,再看看要不要去别的山狩猎。

  兵器交接的声音越来越清楚,当夏青划开一处荆棘丛时,竟见到十几个身着异族服装的男子围攻着一名全身黑衣的蒙面男子。

  蒙面男子的功夫很好,尽管是一个,但还是将那十几人节节逼退,甚至还杀死了几人。

  夏青脸色一白,这样**的场面她没有见过,虽觉得残忍害怕,但也仅仅是轻微,大周朝与异帮蛮族之间的战争已经有几百年了,这些蛮族经常烧杀抢虏边际民众,夏青虽然心中忐忑,但她更担心的是那蒙面男子的安危,从打扮来看,这男子应该是周朝子民。而且他虽然高,甚至比那几个蛮族的人都要高,但身形修长挺拔,在蛮族人面前,可说薄弱了,这也是大周朝男人的体形特征。

  此刻,蒙面男子体力上渐占了下风,一时不察,竟然手上吃了一剑。

  “哈哈哈,你能逃到哪里去?”那蛮族的人讲着不是很流利的汉语,仅剩下的五人朝他围攻。

  蒙面男子没有说话,像是为了积蓄体力,招术也凌厉起来。

  清锐的口哨声突然划破了黑夜,这哨声,离十猛的转向身后,那应该是她李二叔的哨声,他们来找她了?很是不妙——

  另一边,异族的人也急了:“他有同伙。”

  这一急,他们自乱了陈脚,蒙面男子瞬间又解决了三个,但同时,他因体力的问题,腿内侧也中了一刀。

  可能一直没听到夏青的回哨,清锐的哨声又连响了三下,而且听哨声近了不少,应该就在附近。

  PS:谢谢朋友们的鼓励,我就不一一回复了哦。么么哒~~

  夏青心里有些着急,转身就要回去阻止夏二叔他们走近,就听是前面惨叫二声。夏青又回过身看,那剩下的三个外邦蛮夷已经被蒙面男子解决了。

  在心里轻松了口气后,夏青见到那蒙面男子突然也倒地昏了过去。

  怔了怔后又拧了拧眉,夏青思附了再三,还是没有出去,而是蹲在原地看着地上的几人,此时,已听不见夏二叔的竹哨,应该是没听到她的回哨以为她不在所以去另一处找她了。

  过去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后,夏青觉得不危险了才抓起地上的湿泥将自己的脸抹了个透后走了出去,绕过外邦男子的尸体,站在了蒙面人身边,第一时间也没有去碰他,而是警戒的打量了下他,最后才蹲下身伸出食指放到蒙面男子鼻下去探气息。

  哪知道手才放上去,蒙面男子突然睁眼,她的手腕就被他扣住。

  夏青惊得几乎要尖叫,只叫声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没发出,那是一双清冽的眼,除了冷沉没有别的色彩,一定要有的话,那就是杀气。

  不过很快,他眼底的杀气消失,男人似乎没料到出来的会是一个满脸脏污的少女,看不清楚面貌,有着一双黑白分明但没啥子朝气的黑眸。

  “你的伤口在流血,我来帮你上药。”夏青开口,声音透着紧张。

  男子锐利的眸子打量着少女,从她的穿着来看,应该是来山里狩猎的,而且是个乡下人,男子在心里松了口气,点点头:“谢谢。”

  男人的伤在胸口与腿上,夏青毫不避讳的撕开了胸伤口边的衣服,从怀里掏出一瓶药粉,这药粉是猎户上山必备的,防的就是被野兽抓伤,有止血的功效。

  剑伤很深,但男子却没有喊一声痛,尽管额头上的冷汗已说明他此刻的疼痛。

  夏青撕下了自己衣服的下摆给男人包扎胸口,之后,她的手移到了男人的腿上。

  男人身子似乎僵了下,看了眼少女,却见少女很是认真的打量着他腿上临近双腿间的伤口,下一刻,她毫不犹豫的撕开了伤口边的裤子,只因伤口距他的私处稍近,她这一撕,也露出了男人的底裤。

  夏青像是未觉,专心的清理着伤口。此刻,她丝毫没有朝气的黑眸显得很认真。

  再度撕下了自己的衣角,开始替他包扎,只可惜,长度不够,看了眼自己已略显短的上衣,考虑到还得穿一年,夏青抬头:“布不够扎,能撕些下来吗?”

  男子正看着夏青,没料到她会突然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毫无波澜却异常专注的眼晴里,因此,愣了下,他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手已将蒙面巾拉下给了夏青。等反应过来时,男子心里闪过一丝懊恼,他这不是让别人看到他的脸了?这幼稚的举动,真的是自己干出来的?

  男子也就二十的年纪,长相与他方才跟外邦打架的狠劲不同,斯文俊美,还透着许些的金贵,只是有点生人勿近的疏离,若不是看到过他**的样子,夏青还以为他应该是个手无缚机之力的书生。

  见夏青拿过蒙面巾,只是包伤口,对他的长相压根就无视,男人又拧起了眉,心里有些不爽,他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看到他就羞涩欲滴,欲迎还拒的?

  “好了。”夏青轻吁了口气,总算包扎好了。

  “你好像很熟练。”男子冷声道。

  “嗯。你家在哪里?”

  男人眯起了眼,哪有女人轻易问陌生男人家在哪里的?她这是要讨赏,还是见了他的长相,又因为救了他要他负责?是他小看了这个乡下丫头?

  就见夏青将随身带着的干粮带子摊开,划出了一些干粮在男人面前,问:“这些够吗?”

  “什么?”男人一时没明白夏青此举的意义。

  “你家远吗?这些干粮能支撑你到家吗?”夏青又问了遍。

  “只是这样?”

  夏青奇怪的看着男人,又问了句:“家远吗?”

  “一天的路程。”不知怎么的,男人又觉得别扭了。

  “那应该够了。”夏青将剩下的干粮放到怀里,再将划出来的干粮装进袋子里交到男人手中,还有止血药:“如果伤口又疼了,再撒些药粉,能止痛。”

  男人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道了声:“谢谢。”双眼却一直看着夏青,想从这个乡下姑**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只是这个乡下少女,从一开始就是这么一张沉静,不,应该说是沉默的脸,就算是在和他说话,给他包扎伤口,也显得非常安静,完全看不出什么来,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存在,再加上满脸泥巴,看不清楚长相。要在往常,他断不可能去注意这样的女孩子。

  此时,夏青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便转身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见她要走,男人问,问完,又拧眉,在心里后悔,方才在她给他包扎时,总会有意无意的碰到他的肌肤,更别说是大腿那边了,要是这女人要他负责……

  夏青回过身,只是平淡的看了男子一眼,再次离开。

  留下男子鄂然面对山间野风。

  直到走到山脚,离十看了看身后,这才松了口气,腿一软,跌坐在稻草上,腿脚有些发软,方才,她是有些怕的,特别是在男子拿下蒙面巾时,她极为纳闷,那男子怎么把真面目给她看了?他杀了人,就不怕她看了他的长相去报官吗?

  她救人时故意先等了许久才出去,就是以为他是昏迷的,虽然意外于他并没有昏过去把她吓了一跳,不过也幸好安然无事。

  “阿青,你回来了?”夏二叔与王家老大老二因没有找到夏青所以转了回来,见夏青早就回来,高兴的道:“我们去找你了,明明看着你从这边去的,可竟然找不到你。”

  “我上了趟山。”夏青并不打算将方才的事情说出来,免得他们担心,同时她也害怕她所救的那个男子会不会后悔什么来着,便说:“我在山腰发现了老虎和熊的足迹,我们要换座山才行。”

  三人自然不疑夏青,收拾起东西赶紧离开。

  三天的狩猎,夏青几个是最后一批回村子的,因此,三人走到村口时,就看见自己的家人正焦急担忧的在村口望着自己,看到他们出现,夏家和王家人都松了口气,再看到他们手中的猎物后,笑逐颜开了。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