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不如你倾城》—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09 编辑:小编

江山不如你倾城

穿越重生

  秋风萧瑟中,他拽着她,目光沉沉“阿兮,别闹了,跟我回宫。” “回宫?你可舍得许我东宫之主?” “朕把这天下万里山河都许你。”

  《江山不如你倾城》—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刘玥顾南封小说《江山不如你倾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大队的人马都离开,人群也散尽,六兮噗通噗通跳的剧烈的心才渐渐平稳下来。还仿佛在做梦似的,她竟然看到了寅肃。这颗被他伤的伤痕累累的心隔了这么多年,看到他的那一刻,还是刺痛的厉害。这个人在她心里是顽劣的存在,爱也好,恨也罢,根深蒂固,连她自己都撼动不了。

  江山不如你倾城小说试读:

  六兮告辞了家人,谎称自己回宫,她娘泪眼婆娑的送她离开。

  街上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六兮身处这繁华之中,却不知该何去何从。她在这一世,养尊处优惯了,从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甄府,有寅肃做后盾,不愁吃穿,所以没有任何养活自己的能力。好在在现代学的一些修复文物的技术或许还稍稍派上用场。她当务之急便是找一份工作,解决食宿问题。

  “让开!”

  “让开!”

  街头出现一队精兵,每个人都身穿铠甲,手拿矛枪推开路人,列队形成一股人墙,开辟出一条街。人墙外顿时乱成一团,所有人往左右两边站,原先熙熙攘攘的街面被这阵仗吓的安静下来,秩序井然站在人墙外,说话声音也压得低低的。过了一会儿,不远处有几辆马车过来,看那上头举着的旗,还有这隆重的架势,好像是什么皇亲国戚。

  六兮被人群拥挤着,被迫站在街边看这热闹,只听旁边的人悄声议论

  “今日据说是莘妃去姻雀/寺/求神的日子!”

  “难怪这么大排场,据说这位莘妃长的/倾国倾城,颠倒众生,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是啊,这几年在后宫那是呼风唤雨,厉害得紧,大家都对她避让三分。皇上是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可不是吗,年初,她豪掷万两给顾家盖豪宅,朝廷里议论颇多,但皇上却拿出自己的私银替她补了这个缺,丝毫没有半分责怪!”

  “她要是能怀上龙嗣,将来指不定能替代皇后掌管后宫!”

  “谁说不是呢!只是一直没有动静!”

  寅肃的妃?原来他也会如此爱一个女子,把她捧上天的宠着,如果这莘妃当真有孩子,他会怎么疼呢?

  想到孩子,六兮的心剧烈的疼痛了一下,为她那个在六池宫未曾出世就离她而去的孩子感到疼痛。曾记得,梨花满地,寅肃拥着她,温情脉脉

  “阿兮,将来我希望你能给我生一个小公主,长的与你一样,乌黑的发鬓,灵动的眼,还有活泼的性子。我定会把她捧在手心疼爱!”

  “为什么不要皇子呢?”

  “我不愿我们的孩子将来要面对帝王家的残酷争夺,面对那些身不由己。我只愿我与你的孩子能够快快乐乐的,自由活着!”

  那时的她曾多么的快活,然而当她躺在冰冷的六池宫,当鲜血染红了床单,当她撕心裂肺的感受/着那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体内一点一点的离开时,迎来的还是一室的清冷,与狠绝的,不曾来望一眼的寅肃。

  想起这些往事,心里难受的跟刀剐似的。再没有丝毫兴致去看那所谓的倾国倾城/的莘妃了。

  鼎沸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

  五彩绸云般/的锦面轿子从六兮的眼前掠过,轿子上的窗是层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纱,能看见里边坐着的莘妃,果然是美人,唇角含情微扬,即俏又媚。

  眼眸亦是乌黑漆亮,光洁的额头上,一滴如泪的血红玉石,轻轻垂挂着,跟那头上的绚丽配饰遥相呼应,把这妖娆与柔美展示的恰到好处。

  如此的女子,谁不怜谁不爱?大家看的如痴如醉,双目圆瞪。六兮也不例外,在现代,哪曾见过这样天仙似的美女?所以也望着出神。

  又一辆马车经过,不期然,一双沉沉的,如鹰如冰的眼眸与六兮的双眸撞上。那双眼在见到刘玥时,蓦地,冰凉的眼神像把尖刀看向了她,仿佛是看到怪物般不可思议。

  而六兮同样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电光火石间,犹如一个大锤重重的敲在她心里最深,最脆弱的地方,是寅肃?他看到她了?

  她已没有多余的思维容自己想问题,拔腿就往后跑。她万万没有想到,身为通朝帝王的他会陪着妃子去寺庙,而那么的巧,人潮中,竟然一眼就看到了她。

  只听见后面有个急切而慌乱的声音,尖锐的喊道:

  “停!”

  然后是马车的马被忽然猛烈拉住缰绳而仰天长啸的嘶吼,陪护的官员立即下马车,惶恐的问

  “皇上,出什么事了?”

  紧接着所有的官兵噗通的齐齐跪地,而平民百姓也全部跪地,齐声喊道

  “皇上万岁,万万岁!”

  六兮已到拐角的地方藏了起来,心还在剧烈的跳动。还好,他已经看不见她了。她探出身子,悄悄的望向远处街面。隔着遥遥的距离,她看着他站在马车上,华袍加身,气宇轩昂的样子,他的拳握的紧紧的,唇角亦是抿的死紧,只是刚才还锐直的眼此刻正茫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人,一排排,一行行的望了过去,他的气场太冷凝,偌大的街面上,鸦雀无声,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过了许久,他眼底的光逐渐的褪去,茫然然,雾蒙蒙的,看不清。

  他摇摇头,自嘲的笑了一下,笑容苦涩,转身回到马车内,虽然万重的人围着他,然而他的背影却在繁华之中凸显的如此寂寥。

  侍卫战战兢兢的连忙把帘子拉上,官兵也回神,开始驱赶路人。

  大队的人马都离开,人群也散尽,六兮噗通噗通跳的剧烈的心才渐渐平稳下来。还仿佛在做梦似的,她竟然看到了寅肃。这颗被他伤的伤痕累累的心隔了这么多年,看到他的那一刻,还是刺痛的厉害。这个人在她心里是顽劣的存在,爱也好,恨也罢,根深蒂固,连她自己都撼动不了。

  但是,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六兮了,再活一次之后,她懂得权,钱,情,并没有明确清晰的分界线,你想得到的,你能付出的,你能承受的,都与这三样息息相关。她不会再那么傻,为了情牺牲一切。

  想这些都没用,当下,最重要的是先找个客栈安顿下来,再去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她从甄府出来后,爹娘给了她一些银子,让她打发下人用的,虽够她生活一阵子,但绝不是长久之计。

  客栈的大娘见她一个单身女人,又说要找工作,当即非常热情的介绍到

  “姑娘,我这倒是有一个活儿介绍,你看看能不能做。”

  “正经的活就好,烟花场所就算了,您看我这年纪与样貌,也做不了。”这是实话,六兮现在乔装打扮,梳着妇人发鬓,穿着质朴的村装,脸上也有化妆后出现的暗黄皮肤。在街上,遇到寅肃着实把她吓着,这么打扮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客栈大娘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问道

  “嫁过人吗?”

  “嫁过,年前病死了。”她随口胡说,表情也配合着黯然。

  “也是可怜人。我给你介绍的这活儿啊,是去当封府的丫鬟。这封府,你知道吧?天朝首富。你看这天城里沿街的商铺?十家有九家是封家的。”

  六兮确实也注意到了,刚才见街上,每家商铺上面够挂着一面旗,旗上写着一个封字,原来是这样。但她奇怪的是

  “既然封家这么有钱,还找不到一个丫鬟?你看我这样的能去吗?”

  客栈大娘笑,笑容暧昧

  “就要你这样的,就要你这样的。”

  “哦?此话怎讲?”

  “你真没听说过?这封府的当家的,大家称他为封少。”

  才说了一个封少,这大娘就打住,语气,眼神里说不出的暧昧,拉着六兮往前靠了靠,还没说第二句,脸便红了,低着声音说

  “封少是远近闻名的花花大少,但凡有点姿色的姑娘,他一个都不放过,都能给人弄/床/上去。”

  客栈大娘又往前凑了凑,脸更红到;

  “根据那些跟他有过关系的姑娘说,封少那方便可厉害了。这些姑娘,跟过他一次之后,就再也看不上别的男人,哭着,喊着,都想再上/他的/床。”

  “据说,很多姑娘,第二天都下不了床,他的功夫会让你/欲/仙/欲/死。”

  客栈大娘犹如自己亲身经历过似的,两眼发光,只差没流下口水。

  “你知道吧,在这些姑娘们中悄悄流传着一句话,只想跟封少,只要跟过一次,这一生就知足了。”

  六兮听的一头黑线,问道

  “这与我找工作有什么关系?”

  客栈大娘一副她不开窍的模样

  “长的稍有姿色的都想着如何爬上封少的床,还有谁好好干活?上过/床的又都在私下争风吃醋,还有谁好好干活?封府的管家都急了,这府里一天没人干活可不行,所以管家放话了,这回再找丫鬟,一定要找长的丑的。”

  原来是这样。

  “管家就不怕他们封少,看腻了美女,哪天口味大变,看上丑女?”

  客栈大娘哈哈大笑

  “姑娘,别做白日梦了。多的是跟你一样想法的丑姑娘们,家境好的,坏的,都去封府当丫鬟,别说上封少的床,连人影都看不见。按封少的话说,他只看得见美的东西。”

  “刘姑娘啊,你要是好好在封府干,不想歪的,混口饭吃是没问题的,封府有钱,对下人向来不薄。将来存了点银两,找个好人家嫁。”

  既然这样,六兮便痛痛快快的答应了客栈大娘。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