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三生有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时间:2020-05-08 编辑:小编

遇见你三生有幸

现代言情

  深夜,江城女子监狱,死寂寒冷。温宁蜷在床上,关节处那种蚀骨的疼痒,让她整夜整夜无法入睡。三年暗无天日的生活,温宁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出狱的那一天。三年前被迫顶下罪名后,她被判重刑十年,如今,还有七年。晃动的床铺吵醒了身边的人,她暴躁起身,温宁无动于衷,不过又是一顿毒打罢了。

  《遇见你三生有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温宁陆晋渊小说名字叫做《遇见你三生有幸》,小编在这里为您提供温宁陆晋渊小说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遇见你三生有幸小说精选:温宁坐上陆家的车赶往温家,一路上她的心情都很激动,一想到能马上见到妈妈,她的心情就是雀跃的。到了温家,温宁急急忙忙冲下车,跑向温家的别墅大门,急切的按响门铃。

  遇见你三生有幸小说试读:

  “一大清早的干什么,吵吵闹闹的……”赵雅琳敷着面膜从楼上走下来开门,本来漫不经心的表情,在看到温宁的那一刻停滞住,失了平日的优雅,略显滑稽。

  “温宁,你怎么出来了?”

  温宁被判了十年,现在明明距离她出狱远着呢,怎么现在就出来了?

  赵雅琳看着她,表情很是精彩,惊讶,惶恐,还有些心虚。

  “我出来了,你不高兴?”温宁冷冷地看着她,她是怎么进去的,没有人比面前这个女人更清楚,可她却总是一副无辜的样子。

  就是这装出来的模样,让她那个好父亲抛弃妻女,连良心都忘了。

  “家里出了你这样的人已经够晦气的了,你竟然还敢回来。”

  “真相如何,你难道不清楚吗?”温宁冷着脸,步步逼近,赵雅琳硬是被吓的退了几步。

  这个死丫头跟三年前不一样了,再不是是三年前任人欺骗的蠢货了。

  “好了。”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温宁抬起头果然看见了她的“好父亲”,温启墨。

  “温宁,跟我过来。”

  温宁瞥了赵雅琳一眼,将她推开,抬脚跟上了楼。

  赵雅琳狠狠跺脚:“嚣张什么,早晚我还能把你再弄进去!”

  书房里,温启墨打量了温宁半晌才开口:“才三年,怎么出来的?”

  温宁的心凉下来。

  原来不只是赵雅琳和温岚,就连温启墨也希望她永远都不要出来。

  温宁苦涩的扯了扯唇角,这就是她尊敬了十八年的父亲,是妈妈爱了十八年的男人!

  当年,温启墨为了事业,抛弃初恋情人赵雅琳,死皮赖脸的追求并迎娶了家境优渥的妈妈,在借助妈**力量发展起事业后,温启墨却又和赵雅琳纠缠到了一起,还生下了温岚。

  那时,妈妈便成了这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最终,两个人离了婚,温岚和赵雅琳被接进了温家。

  温宁也因为是温家财产的合法继承人,成了这一家三口的眼中钉,恨不得温宁死。

  三年前,温宁被抓,温启墨立刻宣布和她断绝关系,甚至要求重判她,妈妈就是因为这件事病倒,开庭前一天,赵雅琳还拿着妈**病危通知书找到想上诉的她,说如果她不乖乖地认罪,就让妈妈死在手术室里。

  她只能认,就此,赔上了三年,也彻底毁了自己的一生。

  一幕幕闪过脑海,温宁的眼眶微微泛红,“我怎么出来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温先生。”

  温启墨不悦的皱眉:“既然出来了,就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本来就是你撞了人,只关了三年已经算你命好。”

  温宁冷笑,她撞了人?

  是不是有些谎言说多了,说谎的人都以为这不是谎言了?

  还只关了三年?

  这三年他们在外面衣食无忧自然是不觉得这三年的痛苦难熬,可她在**里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他们怎么可能明白!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争论当年的事情,我要见我妈妈。”

  “**妈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养病,不宜被人打扰。”温启墨眸中闪过一丝不自然,一瞬即逝。

  “她在哪里,我现在就要见她。”

  “她是病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你把她藏起来了!”温宁冲上前猛的拍住桌子:“温启墨,我已经替你的宝贝女儿顶了罪,你还藏着我妈妈干什么,你把她还给我,我们两清!”

  “死丫头你说什么!”

  一直在外面偷听的赵雅琳推门冲了进来,指向温宁愤愤道:“你少血口喷人!当年就是你撞的人,现在还敢回来反咬一口,当初真应该找律师给你定个死刑!”

  温宁嗤笑,果然当年的事温家也在背后做了推手,她的痛苦有多少是温家给的?

  “不让我见我妈妈,那我就翻案,听说温岚现在是个大明星啊,不知道这件事曝光给媒体,会不会对她的事业造成影响?”

  温启墨的眼神突然变得阴狠:“你敢威胁我!”

  “我是在跟你谈判。”温宁走到落地窗边,看着还停在外面等她的陆家的车,对温启墨说:“把我带出来的人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

  温启墨狐疑的探头向窗外望去,果然看见了别墅不远处停着的劳斯莱斯全球限量款,这辆车在全市也不到三辆,拥有这辆车的人的确都不是温家能惹得起的人。

  温宁到底攀上了谁?

  压下眼中的阴霾,温启墨拿出支票夹,递给温宁:“温宁啊,我知道你在外面受苦了,但现在**妈需要静养,医生说她不能受到任何打扰,这些钱你拿着,当是爸爸这些年给你的补偿。”

  温宁上前接过支票,看着这个数字,笑了。

  五万。

  温岚的零花钱随随便便就是几十万,三年下来不知道花了几百万即便是当年砸在温宁官司上的钱也不止五十万,今天,温启墨要用区区五万打发她。

  她那暗无天日的三年,只值五万。

  温宁冷笑着把支票撕碎,扔了温启墨一脸。

  “你最好尽快让我见到我妈妈,否则,我一定会让温岚名声扫地。”

  “温岚可是**妹。”赵雅琳气急败坏的大喊。

  “是吗?可我怎么记得,三年前我就跟温家没有任何关系呢?”

  温宁大步离去,剩赵雅琳在原地咒骂。

  一直到出了温家的大门,温宁才如断了线的木偶,整个人没了力气一般无神的往外走去。

  毁了温岚?不过都是她临时编的借口罢了。

  凭她现在的本事,只怕新闻还没爆出来,就会被温家花钱压下去,根本不可能溅起一丝一毫的水花。

  况且还有陆家在时刻监视*控着她,她没有任何机会更没有能力做其他的事。

  狐假虎威的把戏只能用一次,再多,就会被温启墨识破,到那时,她又该如何向温启墨要人?

  她的妈妈,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温启墨到底对妈妈好不好?

  温宁仰起头,将眼泪憋回心底,朝陆家的车走去。

  却在经过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时停住了脚步。

  这辆车,温宁认识。

  是她曾经的未婚夫余非铭的。

  此刻,这辆车里却传来一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