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娇宠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08 编辑:小编

总裁的娇宠妻

豪门总裁

  她本是名门千金,却一生颠沛流离,被亲人找回,却惨遭毁容,最终被囚禁地下室,受尽折磨,恨极而亡。 夹着满腔怨恨,重生归来,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神秘钥匙打开异能空间,这一世,她依旧惨遭遗弃,然置之死地而后生,她不会再重蹈覆撤,她要让那些曾经践踏过她的人,付出代价。从此以后,医学界多了一个神秘的少女神医,商界多了一个神秘鬼才....

  《总裁的娇宠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沈璃月傅司绝小说《总裁的娇宠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她本是名门千金,却一生颠沛流离,被亲人找回,却惨遭毁容,最终被囚禁地下室,受尽折磨,恨极而亡。 夹着满腔怨恨,重生归来,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神秘钥匙打开异能空间,这一世,她依旧惨遭遗弃,然置之死地而后生,她不会再重蹈覆撤,她要让那些曾经践踏过她的人,付出代价。从此以后,医学界多了一个神秘的少女神医,商界多了一个神秘鬼才....

  总裁的娇宠妻小说试读:

  玉钥匙的存在还是秦雨柔当初无意中在堆放夏南湘遗物中发现了一本笔记本,上面有夏南湘亲笔记载,玉钥匙能开启药王古方,得此方,方能独霸一方。

  虽然她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是夏南湘的医术如此高超,她认定肯定跟这个玉钥匙有关,只是她翻遍了夏南湘生前所有待过的地方,就是没有找到那把玉钥匙,所以她认定,夏南湘肯定将此物交给了她的女儿沈璃月。

  为了拿到玉钥匙,她使计让沈璃月在一次宴会上发疯,随后以她精神有问题,将她囚禁于此,就是为了得到玉钥匙,可是这么长时间了,她用尽了各种手段,还是没能找到那把所谓的玉钥匙,想想让她恨得是咬牙切齿。

  “妈咪,怎么样了,问出来了吗?”这时一道娇柔的嗓音响起,只见门口处走进来了一个女子,二十多岁的样子,模样和秦雨柔有七分相似,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部。

  清纯的长相,却带着特有的媚意,反而增添了一股独特的韵味,精致的五官画着浅淡的妆容,不深不浅却恰到好处。

  一身淡蓝色的长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形展现得淋漓尽致,身上带着全套的钻石首饰,高挑纤细,清新动人。

  秦雨柔看着眼前的女儿,眼里满是骄傲,这才是我的女儿,即使你夏南湘坐上了沈夫人的位置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里,包括你的女儿,只能活在这肮脏的地方。

  “没有,这个小**一直不肯说,我们用了那么多的手段,她就是不肯交出玉钥匙,不过,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说完眼神冷漠的看着地上的女人,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女人都被她折磨成这样了,还是不肯交出玉钥匙,跟她那个母亲还真像,一样的*,想到这里眼底闪过一丝阴骘。

  沈月茹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眼眸闪过一抹阴狠的暗芒,冷笑道:“姐姐,你这是何必呢,爸爸已经发布声明,从此沈家与你断绝关系,你再也不是沈家的人了,他也不会再见你了。

  你母亲再厉害又能怎么样,不照样输在了我妈咪的手里,爸爸和我妈妈才是真爱,**妈才是第三者,如果不是**从中阻拦,爸爸和我妈妈早就在一起了。”

  沈璃月的母亲夏南湘十岁那年被沈老爷子带回了沈家,只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没人知道夏南湘的来历,所以夏南湘就以养女的身份在沈家住下了。

  随着夏南湘渐渐长大,她在医术方面的天赋不断显现,所研制出的药方令沈老爷子大为震惊,之后他将夏南湘研究的配方进行了生产投入,因而沈氏集团不断的壮大。

  经过各方面的考量,沈老爷子便希望夏南湘嫁给自己唯一的儿子沈国忠,但是沈国忠在大学时爱上了秦雨柔,就一直念念不忘。

  最后迫于老爷子的压力,两人才不得不分手,沈国忠被迫大学毕业就和夏南湘结婚,所以对夏南湘一直怀恨在心。

  即使两人有了沈璃月,也没能缓和两人的关系,直到小璃月六岁那年,夏南湘车祸身亡。

  璃月微微睁开了眼睛,凝视着眼前这个一直以来都表现得温柔懂事的妹妹,笑了笑:“是吗,*子配狗,还真是天生一对,真多亏我母亲早死了,不然会被恶心致死。”

  “不许你这样说我的爸爸妈妈。” 沈月茹愤恨的说着,随后伸手一个巴掌打在了女人的脸上,愤怒的表情使得女人精致的容貌变得狰狞。

  璃月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发出嗡嗡的响声,随后眼神讥讽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唇角勾起阴森的笑容。

  六岁那年母亲车祸去世,继母带着这个比自己小半岁的妹妹登堂入室,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的房间,她的玩具。

  所有的一切都慢慢变成了妹妹的,她的爸爸,**奶奶也开始渐渐厌恶她的存在,说她蛮横不懂事,刁蛮任性,要事事让着妹妹。

  八岁那年,被人贩子**,卖到了山里,受尽苦难,养父养母对她非打即骂,后来想想,或许这都是继母的手笔。

  十八那年被救,带回了沈家,结果却又被她的好继母和好妹妹算计,使得自己名声尽毁。

  二十岁那年,被拉出来挡下了本应泼在沈月茹脸上的硫酸,使得自己容颜尽毁。

  二十三岁被囚禁至此,多久了,或许,久到她自己都忘了,甚至忘记了外面的世界,是什么色彩。

  沈月茹眼神讥讽的看着地上的女人道:“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下周我就要和云凡哥哥结婚了,还有,云凡哥哥让我告诉你一声,他说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只是可怜你罢了,所以,让你别误会。”

  “误,误会。”沈璃月神色恍惚,低声道,唇角扯出一抹悲凉的笑意:“原来一切只是误会。”说完大声笑了起来,眼眶泛红,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的画面,而每个画面中,都有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那个曾经唯一给过她温暖的男子,那个曾经说过会保护她一辈子的男子,结果,想到这里喉间发出凄凉的笑声,原来,自始至终,她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随后地下室的门被重新关上,当所有的声音都消失,该走的人都走了,地上的身影缓慢的动了动,只见她用手在嘴里拽出了一根线。

  然后一点一点地拽出来,最后从线的另一端拽出了一块蓝色的玉,玉的形状宛若一朵蓝色的彼岸花,秦雨柔永远不会知道,她四处寻找的钥匙,会是一块蓝色的玉。

  沈璃月用袖子细细地将上面的液体擦干净,看着手心中的玉钥匙,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流了下来,低沉而沙哑的嗓音道:“妈妈,女儿撑不下去了,没能为你报仇,你不要怪我。”

  当天晚上,囚禁沈璃月的地下室忽然起了大火,火势蔓延得很快,当人发现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已经化为灰烬。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