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景思容凌大结局是什么 完整版《一眼万年是你》小说免费

时间:2020-05-07 编辑:小编

一眼万年是你

现代言情

  三月,乍暖还寒。白景思从医院里出来,来到公交车站等车。一阵风吹过,她打了个寒颤,只觉这午后耀眼的阳光,也冰冷刺骨。一辆黑色的半旧跑车停到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白小姐,谈谈?”车上的男人,不,男孩,半抬起头来,黑色鸭舌帽下露出一半倔强的目光。这个声音,她很熟悉。他已经连续给她打了两个月电话了。

  白景思容凌大结局是什么 完整版《一眼万年是你》小说免费阅读地址入口,一眼万年是你是一部言情小说,玖陆文学网第一时间提供一眼万年是你最新章节目录以及一眼万年是你全文免费阅读。一眼万年是你精选:夜深人静,狂欢停歇,两人从酒吧里出来,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我送你回去。”傅嘉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对她说话的语气,已经变了。

  一眼万年是你小说试读:

  她“嗯”了一声,上了车。

  他跟踪了她这么久,自然知道她住在哪里,开着车,往她住的地方去。

  车上,白景思没多久就睡着了。

  在酒吧尽情玩了两个小时,又喝了酒,她的体力已经透支。

  但这两个小时,让她的情绪得到了发泄,她的心里,暂时是平静的。

  半旧的跑车驰骋在夜间的城市公路上,不时有灯光照进车窗,将昏暗的空间点亮。

  他转头,看了女人一眼,只见她靠在椅背上,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这样的女人,和他在酒吧里看到的,判若两人。

  他颠覆了自己之前对她的认识。

  这到底是怎样的女人?

  车子开到白景思所住的小区楼下,她就醒过来了。

  “***,今天谢了。”她推门下车,往小区楼大厅去。

  傅嘉逸见她脚步有些不稳,以为她是喝醉了,就跟着下了车,跟上她。

  他以为,她喝醉。

  她只是腹部和胃疼得比较厉害而已。

  他陪着她出了电梯,在她拿钥匙开了门之后,还跟着她进了门。

  “你走不走随便你,阿姨年纪大了,就不陪你玩了,睡去了。”她的身体,快撑不住了。

  丢下这句,她丢下他,直接进了卧室。

  傅嘉逸:“……”

  他在客厅待了会儿,知道卧室里的人睡下了,这才离开。

  他乘电梯下楼来,电梯门一打开,一个挺拔的男人立在电梯门口,手里拎着一个食袋,传出奶油的香味。

  是奶油泡芙。

  他不由一震,是姐夫……是容凌!

  容凌也下意识地看了看他。

  他迟疑片刻,出了电梯,往外去。

  容凌转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不一会儿,就听到车子开走的声音,这才进了电梯。

  他回到家里,连灯都没开,借着落地窗外映进的夜色和灯光,直接去了卧室。

  他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床上小小的身影,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他在心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退了出去,在外间的浴室里洗了澡,换上睡衣,才轻手轻脚地上了床。

  虽然怕吵醒已经睡着了的人,但还迷恋地靠了过去,伸手将她拥在怀里,一阵酒气扑鼻而来,他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她喝酒了。

  自五年前,她第一次流产之后,她就滴酒不沾,保养身体。

  他不由恼怒了起来。

  白景思身体不好,睡得太沉,虽然没有完全醒来,还是感觉到了他,厌恶地拐拐胳膊,要推开他,浑身却使不出一点力气。

  她嫌弃着他,嫌他被别的女人用过了。

  跑出去喝酒了,还敢冲着他发脾气!

  容凌霸道地按着她的胳膊,想要训一下她,见她乖乖的不动,心中的恼怒很快就消散了,渐生了满腔欲念,可抱着一个睡着的人,他也只能作罢。

  第二天,白景思起得比较晚。

  她一出卧室,就看到餐厅里有容凌的身影,又退了回去,在卧室的卫生间里化了妆才出来。

  容凌依然做好了早餐在等着她,两人坐在餐桌边,跟往常一样吃早餐。

  只是今天早上,白景思显得有点怏怏的。

  他看了她几眼,开始解释道:“昨天公司里有一个国外的大客户闹事,有员工受了重伤,我抽不开身……”

  说完,他抿了抿薄唇,有很多想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

  他很快打消了要说那些事的念头,低头去夹小菜。

  从他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开始,白景思就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眼底翻涌着一阵挣扎,又将一切都沉了回去,开口道:“今天下午陪我去看樱花吧,我想去看。”

  “你要是下午没时间,明天也可以,后天也行。”

  这是她最后人生里,最想和他一起做的事了。

  容凌的筷子还伸在装着小菜的玉蝶里,听她这么一说,抬起头来,看着有些执拗的她,停顿了片刻,开口说道:“你要无聊了,就去把妈接过来,让妈陪你一阵子。”

  他以为,她是因为辞职了,有些不适应,需要人陪。

  白景思身形一顿,像被一道天雷钉在椅子上,眼中的光芒,也黯了下去。

  三年前。

  她支离破碎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孤独悲痛的她,很想要母亲的陪伴。

  可她不敢让母亲看到她当时的样子,不敢联系她,却接到母亲住进重症室的电话。

  她强撑着爬起,开车连夜赶回去。

  她赶到医院时,母亲躺在病床上,出气多,进去少,已经奄奄一息。

  “妈,怎么会这样?”她跪倒在床边,抓着母亲的手,怎么也不敢相信,平时那么健康的母亲,还不到五十岁,竟然病危了。

  白母听到她的声音,吃力地抬起眼皮子,挣扎着伸手摸到了她的头。

  “小景,你……幸福吗?”

  她怔怔地看着母亲。

  她幸福吗?

  那时的她,正是她这一生最悲痛的时候。

  她不知道母亲为何会这么问。

  “妈,有你在我就幸福,只要你在我就幸福……”

  那时候,她才清楚地知道,这一生,再也不会有人,像母亲这样爱着她。

  她是那么重要。

  她需要她。

  白母的气息已经很微弱,她凝聚了全部的力气来跟女儿说话。

  “对不起……”她的眼角溢出泪水:“妈没能让你幸福。”

  她没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让她在一个没有父爱的家庭长大,还饱受欺凌,她一直觉得亏欠女儿甚多。

  “不……”她拼命地摇着头,不想在母亲面前哭,可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以后,妈也不能陪着你,给你依靠了。”

  她的手指颤动,想要抚紧女儿的头,可却没有力气。

  “小景,**宝贝女儿,你一定要幸福啊,要幸福……”

  随着她的话音消散,抚在女儿头上的手,也滑落而下,重重地垂了下去,眼角溢着更多的泪水,对女儿的担忧,凝满了她的眉眼,定格在已经堆起皱纹的脸上。

  床头的心电图显示器发出刺耳的不正常声音,白景思抬头一看,显示生命特征的心跳图正渐渐拉平。

  “妈!妈……”她惊叫了两声,没有得到母亲的回应。

  “容凌,容凌……妈,你别怕,我叫容凌过来!”在这样的时刻,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叫容凌来。

  仿佛只要他来了,一切就会好起来。

  她爬起来,来到病房外,给容凌打电话。

  电话打第二遍的时候,才被接通。

  “喂,你好。”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她只觉耳边一个惊雷,炸得她一阵眩晕。

  没听到声音,电话里的女人又说道:“请问你是哪位?”

  她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容总现在不方便,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给他,或者,等他方便了,让他给你回电话?”

  半晌,她才能开口说话:“不用了。”

  她挂了电话,回到病房,母亲的心电图已经拉平,她惊恐地上前去,抓着她的手,感受不到一丝气息和动静——

  母亲死了!

  “噗!”

  她猛地吐了一口鲜血,身体摇晃着倒了下去。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