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蛮郡主不好惹》—完整(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06 编辑:小编

刁蛮郡主不好惹

古代言情

  京城。奢华的彩礼和马车堵满了余府。九品工部司匠肖杰拱手在余府的院子里,情真意切:“大人对肖某人恩同再造,县主更是美若天仙。只是肖某人现已经心有所属,今生只愿和萧娘携手一生。为了不耽误县主的前程,今日特来退婚。”

  《刁蛮郡主不好惹》—完整(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玖陆文学提供刁蛮郡主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章节完整更新快,刁蛮郡主不好惹精选:“萧娘?”余笙瘪了瘪嘴,挥手,“让她走吧,说我没空见她。”冤有头债有主,肖杰三番两次污蔑余笙,余笙才出手反击。虽说萧娘在青楼当花魁不是什么好的营生,但人家也是凭本事吃饭,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刁蛮郡主不好惹小说试读:

  余笙还没有平白无故的欺负女人的爱好。

  “郡主,奴婢说了。她不肯走,在门口嚷嚷着您残害忠良,说要是见不到肖杰,今天就死在这了。大不了一尸两命。”丫鬟一五一十地交代着门口的情况。

  余笙手勾了勾长发,眸子里闪了闪。

  这可不是她欺负弱小,是弱小不自量力,非要以卵击石往上撞,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走,本郡主去看看。”

  余笙绕过长廊,来到门口时,门口围观的人群已经堵满了。

  萧娘大着肚子站在门口,泪眼婆娑。

  一看见余笙出来,她赶紧冲了上去,“你,你到底把阿杰弄到哪里去了?你看在我肚里孩子的份上,就放了阿杰吧,我给你跪下了。”

  话音一落,萧娘扑通一声跪在了余笙的跟前。

  余府门外已经炸了,一个孕妇跪着求郡主饶了自己的丈夫,谁是弱者,谁是强者,一目了然。

  人群中很快便有人开始带节奏了,“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连孕妇都不放过……”

  声音传见了余笙的耳里,她心底火一冒,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好在余笙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出,并没有直接给肖杰一顿削。

  而是第一时间将肖杰送进了宫里,让皇上发落。

  如今想要抓她的小辫子,可没那么容易。

  “萧娘,你的话可要说清楚了。不是我抓了肖杰,抓肖杰的是当今圣上。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大可以找皇上说理去。”余笙一脸诚恳地说完,扫向四周的人群。

  这是第一步,先从根本上反驳萧**污蔑。

  第二步,陈述事实,让对手意识到自己的弱小,甚至放弃下次作妖。

  余笙确定了战略方针,绕到了萧娘跟前,继续开口:“不过,我可以提前告诉你。肖杰不仅公开造谣,还说谎,犯了欺君的大罪。”

  “什,什么……这不可能……”萧娘一听,捂着腹部的孩子,脸色都变了。

  要是肖杰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们孤儿寡女可怎么办?

  余笙看出了她脸上的惶恐,轻飘飘地又补了一句,“你知道欺君是什么罪吗?古往今来,犯了欺君之罪要么是杀头,或者就是株连九族……”

  “不,不,不行……”萧娘摇着脑袋,唇角一阵阵的发颤。

  “不行?你这是在质疑皇上的决定?哦,对了,忤逆皇上的意思其罪当诛,你现在就去皇宫找皇上闹去,没准你们两还能一起携手共赴黄泉。”

  “你,你闭嘴!我未出世的孩儿可怎么办?”萧娘眼泪汪汪地摇着脑袋。

  “不!”情绪不断地上涌,她猛地晕了过去。

  “来人,把人抬走。”余笙拂过刚刚被萧娘拽过的裙摆,眼里闪过一抹胜利的笑意。

  凭一个青楼里的花魁,就想要来跟她斗,实在是不自量力。

  她掉转了身子准备入府,身后突然传来周晓妍的声音,“郡主,萧娘如今身怀六甲,你手下留情啊!”

  余笙手心捏紧了,回头看去。

  周晓妍一袭白色的裙子,依旧是一副弱柳扶风的架势,就差在脑门上刻上“白莲花”三个字了。

  余笙实在是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哪里来的立场,来插一脚?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一个周晓妍,余笙没在怕的。

  “好久不见啊,周小姐。”余笙冲着周晓妍一笑。

  “郡主,萧娘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你都不能放过她吗?”周晓妍一脸哀伤,苦口婆心地说着。

  乍一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温柔善良的大家闺秀。

  可不好意思,余笙横看竖看上看下看,都只觉得白莲花的气质呼之欲出。

  “周小姐,你误会了吧,我说了不放过她吗?”余笙挑唇一笑,朝着她的方向走进,“倒是你也不小了吧,到现在都嫁不出去,你不担心?还有时间来*心别的事情?”

  “你,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嫁不出去了。”周晓妍脸涨红了,回头看向围观的群众。

  “不用装作听不懂,你既然这么的同情心泛滥。等你大婚当天,我一定送你一打大肚子的妾室作为礼物。反正周小姐你大人有大量,一个弱女子都不介意,一群肯定也不会介意,你说是吧?”余笙没说一句,就朝着周晓妍的方向逼近一步。

  看着周晓妍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她颇有一种成就之感。

  没等周晓妍回答,余笙继续质问道:“怎么?看你的表情,不愿意?怕妾室多了,影响你和夫君的幸福生活?”

  周晓妍手心早捏得发白了。

  她还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余笙居然一点顾忌都没有,越说越离谱。

  “你,你,欺负人!”周晓妍不能发火,只能红着脸,梨花带雨地看像身后的吃瓜群众,“大家怕评评理,她,她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经过周晓妍这一番引导,群众们当即情绪高涨。

  早就听说余家千金刁蛮任性,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现在看来都是事实。

  余笙不仅不守规矩,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信口胡说,仗势欺人。

  “仗着是皇上封的郡主就为所欲为,简直没有王法了……”

  “是啊,不守夫道的女人!”

  余笙看了一眼周晓妍眼中闪过的笑意,看来周晓妍这次是专门来找她的茬了。

  她环绕了一周,目光落在了跟周晓妍身旁的丫鬟身上。

  丫鬟长相并不出众,但她身上的味道很熟悉。

  余笙走进了些,眯着眼睛,仔细品了品,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丫鬟身上沾染着萧娘身上的味道。

  两个人身上有一种香味或许还有可能是用的香料撞上了,但偏偏萧娘是怡红院的头牌花魁。

  怡红院里有规矩,每一位姑娘身上的味道都是专门找人调制的,每个人都不相同,为的就是为每个人打造出品牌。

  她所有的香料是整个京城绝无仅有的。

  所以,现在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丫鬟今早见过萧娘,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还不短。

  “周小姐今天可是赶了个大早啊,周大人从朝中回来肖杰被揍,你第一时间就找人去肖杰通风报信,撺掇萧娘来找我闹……”余笙一边说着,一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周晓妍脸上的表情。

  没等余笙说完,周晓妍的脸色惨白,满头是汗地打断了:“我,我没有撺掇!”

  “所以,是你通风报信了?”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