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挂名娇妻要翻身》——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06 编辑:小编

挂名娇妻要翻身

豪门总裁

  岑静搬到顾家有半年了。顾家到底是豪门大户。屋里的装潢,房顶的吊灯,就连洗澡用的沐浴露都是五花八门。岑静每次洗澡都要在这些瓶瓶罐罐里找好久,才能找到沐浴露。只是,沐浴露刚抹在头上。她顶着满脑袋的泡泡。“碰!”热水器又被人在外面关上了。

  已完结——《挂名娇妻要翻身》——全文在线阅读,今天小编给大家分享一本好书,书名叫做《挂名娇妻要翻身》,小说出本后就收到了广大读者的一致好评,下面一起来看挂名娇妻要翻身小说精选:岑静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人按在地上了。“你们干什么?”她挣扎着抬起头。岑老爷岑志忠朝着她的后背,狠狠就是一脚,“这就是你在跟你的老子说话?岑静,看来这些年,是我忘了教你规矩,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

  挂名娇妻要翻身小说试读:

  话音一落,岑静的声音被一阵拳打脚踢。

  她疼得牙颤,一双水眸里闪满了泪花。

  “你们……松开!”岑静扣着地板,低沉的低吼一声。

  倘若岑志忠尽过一天做服气的职责,岑静都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从小到大,在岑静的记忆里,岑志忠只会让她的母亲落泪。

  后来母亲死了,岑志忠马上再娶。

  在章揉欣的撺掇下,岑志忠对岑静更是凶残无比。

  为了洗脱岑婉的罪名,他不惜将她送进**。

  “你根本不配做我的父亲,松开我!”岑静瞪着岑志忠,不再挣扎。

  “你说什么?”岑志忠就像是被戳中了软肋,气得胸口上下起伏。

  “老爷,你可不要跟这个死丫头一般见识。”章揉欣一边扶着岑志忠上楼,一边抚过他的后背。

  末了,一直到了楼梯口,章揉欣扭过头朝着岑静挑唇一笑。

  那抹笑里,满是得意。

  岑静咬着牙,挣脱开束缚时,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

  她签给顾家的卖身契上规定了,每天九点前必须回家。

  岑静不敢多尴尬,出门就打车赶紧回顾家。

  到家时已经九点过了一点。

  岑静为了不惊动岑老爷是从后门进去的。

  从后门到大厅要穿过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件储物间。

  岑静刚走进长廊就看见储物间的门开着,里面传来了细碎的声响。

  她打起精神走进了,猛地发现顾家的保姆正在将储物间里的青铜器往衣服里塞。

  这些青铜器岑静之前见过。

  都是顾老爷花了高价钱,买回来收藏着的。

  “你干什么?”岑静估摸着保姆是想要偷东西,加大了声音斥了一声。

  保姆被惊得一跳,回头对上岑静的双眼时,已经面红耳赤了,“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把东西放下,不是你的就别乱动心思。”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保姆像是被抓住了小辫子,嘴角一点点抽动。

  岑静浑身疼,不想跟她周旋。

  只是不想眼睁睁看着有人偷东西,笑着补了一句,“我在说什么你很清楚。”

  说完,岑静转身往楼上走。

  突然,保姆扑上来,往岑静嘴里塞了一块抹布,就把她往储物间里拖。

  “唔……”岑静身上有伤,这会根本没有力气反抗。

  保姆眼疾手快,扫见了储物间的红酒。

  拉开岑静嘴里的抹布,就捏着她的腮帮子,往里面灌酒。

  岑静被呛得直咳嗽,可双手被箍住了,反抗不得。

  直到一瓶红酒见了底,保姆才罢休,离开。

  岑静身上的伤口被红酒打湿了,钻心得疼。

  她咬着牙,上楼,用最后的理智简单的处理了一番伤口,便躺下了。

  但因为伤口的原因,她疼得好久才睡着。

  深夜,顾轩寒也上床躺下了。

  只是,突然,屋子里传来了虚弱的声音,“阿闻……不可以,阿闻……”

  岑静双眉紧蹙,唤了几声,翻了个身,又开始了。

  顾轩寒的脸上,黑如锅底。

  “阿闻!”岑静再次开口,他猛地起身,一把捏住了她的脖子,眼里寒光迸射,“岑静,你就是半夜还在想着外面的野男人是吗?”

  岑静的脖子被捏出了几道红痕。

  她疼得清醒了不少,但根本不记得自己叫了什么。

  浑身疼,自然说话也没有什么好语气,“我又哪里招你了?”

  顾轩寒像被惹毛了的狮子,将她翻身压在了身下,阴冷地审问:“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跟别的男人保持距离?”

  没等岑静回答,他一把撕开了岑静身上的衣服。

  岑静身上一凉,身上青紫的伤口,顿时间暴露在了顾轩寒跟前。

  他托在她腰上的位置也满是伤痕。

  岑静下意识地抓着被子,想要遮挡住身子。

  但触目惊心的伤口,让顾轩寒的心里不是滋味。

  “你就是保护自己,都做不到吗?蠢女人!”他重新将她抱到床上,下床拨通了私人医生的电话。

  “顾总,现在是半夜,你能不能……”电话那头,私人医生无奈地说着。

  “你是不想干了吗?让你马上给我滚过来!”顾轩寒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岑静看着他紧蹙的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感觉这个男人是在担心她。

  但转瞬间,这种错觉就消失。

  顾轩寒转身,冷冷地盯着她,就开始警告,“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好好在屋里躺着,哪里也不准去,听到了吗?”

  岑静心底的感动,很快转化成了愤怒。

  “我为什么不能出去?”她昨天才找到工作,今天就不让她出去,绝对不可以。

  顾轩寒捏住了她的下巴,重复着,“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岑静咬着牙,甩开了下巴,“不好意思,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就去哪?谢谢!”

  她也不想再怪顾轩寒说什么。

  说完,她钻进了被子里。

  用被子狠狠地裹好了自己,拒绝交流。

  没一会,就传来顾轩寒愤怒地摔门声。

  门狠狠地关上,墙壁都跟着震动了一般。

  岑静探出脑袋,偷偷看了眼,发现顾轩寒已经走了后,她才重新露出脑袋。

  顾轩寒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一晚上没有回来。

  私人医生没过多久就来了,给岑静处理了伤口。

  岑静一个人睡一个大床,她兴奋地在床上来回翻滚,驰骋。

  顾轩寒不在的夜晚,她睡得特别好。

  第二天就元气满满地去了公司报道。

  可是走了没一会,她就发现到员工们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友好。

  “就是她,听说坐过五年牢。”

  “坐牢?那她是怎么进来的啊?好可怕,居然跟这种人在一个公司。”

  “谁知道啊,可能使了什么手段呗。这种人手段多得去了。”

  和岑静统一楼层的同事们,一边说着,一边面色紧张地远离岑静。

  岑静听着耳边的议论声,就像是被人戳着脊梁骨,整个人都矮了一截一般。

  她坐过牢,恐怕这将是她这辈子都无法抹去的阴影了。

  只是,岑静记得昨天来报道的时候还好好的。

  一夜之间,同事们怎么会突然就对她的底细一清二楚。

  岑静思来想去,猛地想起了顾轩寒昨天的那声摔门声。

  她认识的人中,能够一夜之间让消息流传出去的,她只能想到顾轩寒一人。

  “好啊,这个卑鄙无耻的狗东西。居然用这个下三滥的阴招对付我。”岑静想来就气。

  本来昨天对顾轩寒帮她找医生的感动,彻底烟消云散。

  她一上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在低声议论声。

  岑静为了清净,除了上厕所,哪里也不敢去了。

  可下午,突然有人来通知,老板让她过去一趟。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