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千亿前妻》未删减版 曲熙然陆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01 编辑:小编

陆少的千亿前妻

豪门总裁

  雨,倾盆而下。小小棺材里的小人儿闭着眼,手里怀抱着一只毛绒小熊,就这么永远离开了人世。曲熙然苍白的十指紧紧扣着棺材不肯放手。“曲小姐,节哀顺变。”墓园的工作人员这句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让我再看云云一眼,再看一眼就好……”曲熙然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单薄的身子站在雨幕里,已经入落汤鸡。

  《陆少的千亿前妻》未删减版 曲熙然陆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小编在这里为您提供《陆少的千亿前妻》小说全文阅读地址,曲熙然陆桀小说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陆少的千亿前妻小说精选:地下停车场——男人坐在驾驶座,一根香烟一根香烟接着抽,车厢里弥漫着的都是刺鼻的烟味。

  少的千亿前妻小说试读:

  “陆桀,就随她去吧,你们不是已经翻篇了么?”苏书小心翼翼地劝道。虽然结婚了,但她几乎没跟陆桀独处过,这是相亲之后的第二次。

  薄唇吐出袅袅白烟,陆桀敛着眼,眼前满是曲熙然站在台上与齐致修牵手的画面。

  她怒火中烧的样子,那双恨意满布的眼,似乎全世界都欠她的。

  谁欠了?

  **去世的那一晚,他亲眼看到曲熙然往点滴瓶里注射药物,经检查后证明那是兴奋剂,对一个心梗的病人来说,是致命毒药!

  似乎还能看到她泪眼婆娑哭泣,攥着他袖口竭力的解释,“陆桀,你听我说,我不知道那瓶药有问题……”

  可是,那天只有她在,还能有谁谋害她?

  “陆桀……”苏书扯了扯他袖子。

  从追忆中回神,男人隼目恢复了光亮,看了眼身边温婉的女人,推门下车,“你跟妈坐一辆车回去,我还有事需要处理。”

  “陆桀!”

  苏书手里一空,急忙去抓,着急的喊破了嗓子。

  但是男人没有因此而留下,苏书心底慌乱纷杂,他还要做什么?

  深夜的咖啡馆,陆桀坐在靠窗的位置,指尖摩挲着咖啡杯的边沿,面色冷漠,“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彻查三年前的事,我要知道真相。”

  助理冯尧拿着笔记本记录着,“BOSS,事情不是都已经很明显了么?都三年了,从什么方面着手?”

  “让你查就查,哪来那么多废话!”

  男人冷声一喝,冯尧敢怒不敢言。这都十一点了,他正在家里做大梦,就这么被揪出来,还要他翻旧案。

  当年陆太太为了得到遗产害死陆老的事情在圈子里人尽皆知,主要是王梅一张大嘴巴走到哪说到哪。

  因为这件事,陆桀和曲熙然离了婚,这才新婚居然就要去查前妻的事,传出去还不知道别人怎么乱嚼舌根子。

  ——

  累了一天,海上游轮,曲熙然坐在甲板上,擎着一杯香槟。

  夜空中繁星似锦,还记得云云说过,想要跟爸爸妈妈一起数星星的。

  可是,她再也看不到了……

  “小心着凉。”齐致修近前,西装外套落在她肩头,盘腿坐在其身旁,“明天还得跟米切尔谈合作,得力干将如果倒下了,我怎么交差?”

  “老是这么抬举我。”曲熙然笑,淡淡的,眉眼弯弯,很好看。

  齐致修挪不开目光,伸手拨开她挡住侧脸的发,情不自禁的,空气中生出几缕暧昧的气息。

  曲熙然对上他双眼,冷风拂来,打了个激灵,豁然起身,“我……我想起设计图纸可能还需要修改,我先去了。”

  她走得匆忙,齐致修愣了愣,旋即释然,端起酒杯凑到唇边,抿了口苦涩的滋味。

  “今天的会议特别重要,这些是给米切尔的图稿,不能出错。”

  清晨,曲熙然投入工作中。

  不少人起初看不起她,但如今她得到了米切尔的赏识,大家不得不承认,空降的首席设计师是有两把刷子的。

  “对了,之前不是说有位雕刻师德高望重?他人呢?”曲熙然拿着文件往办公室走,忽然想起这茬来,顿住了步子。

  “曲小姐,那个人性格忒古怪,说什么也不愿意加入团队。”

  恃才而骄的人比比皆是,她能理解艺术家的倨傲,当下将文件递给秘书,“我亲自去一趟。”

  光有设计图还不行,至死不渝系列需要卓越的雕刻师才能完成。呈现给米切尔的一定是最新成品,否则没有任何说服力。

  南郊的清雅小院,临着清流小溪,种满了青翠杨柳,女佣领着曲熙然往里走,面目和善笑着,“就算见了王先生也没用,这还有客人在跟王先生谈着呢。曲小姐要是不介意,可以同处一堂,就看你们谁能请动王老了。”

  还有人?

  该不会是陆氏的人吧?

  曲熙然心里有了谱,随着佣人走进客厅,赫然见到西装革履的男人与两鬓花白的王先生正在品茗。

  他修长的手掂着紫砂壶,茶水潺潺入杯中,青绿色泽飘着茶香。

  “王老,这位是曲小姐,永恒国际来的。”

  佣人介绍,王老一分眼色也没多给,倒是参茶的男人侧目,泼墨的眸子森冷,嘴角勾起细微的弧度。

  “原来陆先生也在,打扰了。”曲熙然有一瞬想退走的冲动,但逃走的念头刚冒出头就被她掐灭,随之淡然自处的走上前,冲着王老鞠躬,跪坐在蒲团上。

  “不是冤家不聚头,既然两大公司的负责人都在,我就说句公道话。”王老手里的烟杆在桌边敲了敲,清咳两声才继续道,“我也不是不出山,只要你们的诚意足够打动我。”

  曲熙然心下了然,什么也没做,起身退出了门。

  “我想请问一下,王老平时喜欢做什么?有什么喜好?”她问着佣人,品茗是显而易见的,但陆桀已经在做,她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大概就是养养花,溜溜鸟,王老今年六十高龄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喜好。”

  确实,年纪大的人几乎是闲云野鹤的生活轨迹。

  两个小时,曲熙然走遍了周边的所有市场,提着个鸟笼走进院子里,刚进门,就见陆桀堵在门口。

  “王老已经决定和陆氏签订合约。”

  陆桀永远给人冷漠疏离感,让人看不透心思。

  “不试试怎么知道?”曲熙然绕开他就要往里走,下一秒,陆桀扼住了她手腕。

  “你要做什么?放手!”

  陆桀钳着的力道甩不开,她被塞进了车厢里。

  “你到底要为那个男人做到什么程度!”

  曲熙然坐在椅子上,陆桀压着她,副驾的空间逼仄,当下显得更加局促。

  面对男人的质问,曲熙然不得不直视着他的双眼,“我是永恒的首席设计,我为了我自己,行吗?”

  “亲亲!亲亲!”学舌的鹦鹉骨碌碌瞧着,居然在笼子里扑腾翅膀喊起来。

  曲熙然瞪了它一眼,嘴唇忽然被一片柔软封住。

  “唔……”

  她试图推开男人高大的身躯,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陆桀居然吻她?

  结婚三年都不曾有过!

  还记得那一晚,他在公司聚会喝醉了酒,霸占了她整整一晚上。

  云云就是那时候有的。

  堂堂陆氏总裁,睡了个小文员,迫于无奈娶回了家,王梅从没正眼对待过。

  她本以为逆来顺受,可以缓解家庭矛盾,输就输在,爱错了人。

  “曲熙然,你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谁准你嫁给齐致修!”陆桀贴在她耳边,话语阴冷,大手攫着她的脖子。

  上一刻的温情破碎,就像一场梦。

  这才是陆桀,不近人情,宛如刽子手。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