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之处遇见你哪里可以看-深渊之处遇见你全文免费在线

时间:2020-04-30 编辑:小编

深渊之处遇见你

豪门总裁

  21周岁生日这天,我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是我第一次与她见面,她跟在父亲母亲身后,身穿一件质地柔软的白色蕾丝裙,吊牌没摘,垂在裙角不起眼的一侧,双肩拘谨微微耸起,右手小心的抓着父亲的衣摆,看上去胆小又柔弱。

  深渊之处遇见你哪里可以看-深渊之处遇见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深渊之处遇见你》是一部言情小说,小编为您提供深渊之处遇见你小说全文阅读,剧情节奏感很强,值得一看。深渊之处遇见你小说精选:我帮着王玉兰把蒋国富送回了家,一进院子,就闻见了从屋子里散出来的屎臭味。画面不堪入目,水泥地上的屎尿已经结成了块,原本摆在炕边的馒头花卷也都散了一地。

  深渊之处遇见你小说试读:

  我踮着脚站到了炕边,王玉兰吭哧哼哧的摆着蒋国富的两条半截腿说,“你要是愿意的话,就去隔壁屋将就一宿,不愿意就赶紧走吧。”

  我有些意外,还以为她会死抓着我不放。

  王玉兰握着鸡毛掸子在炕上抖灰,“我和蒋菲菲的账,我慢慢跟她算,你们徐家答应我的事,也别当个屁就给我放了。要不是我老头出了事,我今天肯定在你家拼出个你死我活,但是回来的路上我想清楚了,啥事都不能急,否则吃亏的肯定是我。她蒋菲菲跑不了,她名字还在我家户口本上呢,回去你告诉她,她不仁别怪我不义,她是喝我的奶长大的,她这辈子注定欠我的!”

  话里话外,我总觉得王玉兰似乎是在跟蒋菲菲较劲。

  我耐不住询了一句,“那如果蒋菲菲当初没有不认你们呢?是不是就不会闹成今天这样了?”

  王玉兰佝偻的身子骨忽然定住,她冲我甩甩手,“赶紧走吧,回去跟你那个娇贵不经气的爹好好商量,一百万到底什么时候打给我。”

  回到城里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一夜未睡一夜未停的奔波,赶到父亲病房门口时,透过门缝,我看到蒋菲菲端着碗筷坐在父亲身边,她小心翼翼的吹凉勺里的热粥,送到父亲嘴边。

  母亲在一旁削着苹果,慈眉善目的看着这一幕。我敲门进屋,父亲忽然变了脸,“那个泼妇呢?还赖在家里不走是吗!”

  我摇摇头,“送走了爸,别担心了,你先好好养身体。”

  父亲声色严厉,“一百万绝对不可能!”

  母亲见父亲的脾气又冲上了头,放下水果刀推着我就往外走,“婉莹你陪妈去找一下护士,该换药了。”

  走廊里,母亲谨慎的回头朝着病房窗口张望,她偷偷塞给我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十万块,你拿去把菲菲定亲那事摆平了,**现在就是在气头上,他的脾气你知道,一旦发起火,说什么都不管用。但是菲菲的事儿还要解决,你先拿钱稳住王玉兰,剩下的妈再想办法。”

  “妈你不怕王玉兰是个无底洞吗?要不这件事等爸冷静下来以后我们再……”

  “**现在都什么样了,你想看他气出病来吗?这几天我担心王玉兰再来家里找麻烦,我都跟医院说好了,让他多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你那边就抓紧想办法,一次性跟王玉兰做个了结,是签个协议书还是怎样,让她保证拿到钱以后必须消失。”

  我始终觉得不妥,“妈,我觉得这事或许需要蒋菲菲出面跟王玉兰做交谈,我这两天接触了一下王玉兰,其实我觉得她很大一部分是在跟蒋菲菲怄气。”

  母亲瞪着眼,“菲菲被她折磨的还不够惨吗?你觉得那种穷乡僻壤出来的刻薄长嘴妇,会跟我们讲良知讲感情?这种人你要是不马上把她解决掉,难道等着搬上公堂等法官为我们评判?清官难断家务事,王玉兰那种人,只要达不到她的目的,她就会跟我们撕扯纠缠一辈子!”母亲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你都不知道,这两天我听菲菲跟我讲她在农村的那些事,我恨不得……”

  母亲对王玉兰的恨,我大抵是清楚了,那种恨不得由自己代替亲生女儿去承受痛苦的决心,我切实的体会到了。虽然我不清楚蒋菲菲和母亲说了什么,但应该都是一些让人心痛的事吧。

  “妈,可是爸刚刚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他不愿意出钱给王玉兰,我和你的手上也更不可能凑出一百万。”

  母亲犹豫着,忽然有了想法,“婉莹,你能不能先找裴江远借一下?等**消气了,资金周转开了,再还给他。”

  母亲让我找裴江远借钱,这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一百万对裴家来说并不难,但还没过门就借钱,怎么都太唐突了。

  母亲越来越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办法,我看得出她太想即刻摆脱王玉兰这个**烦,她觉得王玉兰就是冲着钱来的,只要钱到位,一切都会回归太平。

  母亲让我现在就给裴江远打电话,当着她的面,把钱借过来。

  我羞于启齿,虽然只是暂时借用,但终归是一件不好开口的事。

  电话打通了,可接电话的人却是裴江远的母亲林朝静,她说裴江远发了高烧卧床不起。

  我提着水果篮前去裴江远的家中,本想着去照看或是道个歉,却直接吃了个闭门羹。

  林朝静没让我进屋,她说裴江远刚退烧睡下,希望我不要打扰。

  可能是我过于敏感,裴江远的家我来过几次,前几次裴叔叔和林阿姨的态度都还和蔼可亲,今天却像是见了瘟神。

  从裴江远的家中离开,我给他发了信息,依旧得不到回应。我只能安慰自己,他现在需要休息,等他醒来以后他会回复我。

  我开始为一百万的着落发愁,找了一圈朋友去借,四个装死,两个哭穷,只有一个自己手上没多少钱,却还是拿了五万块积蓄给我应急的发小。

  都说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这一次我深刻体会了。手机的两边,我在这头面红耳赤的冲人家开口借钱,尽管保障的话说的头头是道甚至拿人格担保,但那边平日里玩的再好的人,一旦扯上钱这个问题,都敏感了起来。

  我理解也接受,如果是我,我也未必会借。

  夜晚的路灯一盏盏跟着亮起,我竟毫无察觉的在车子里坐了三个多小时,也打了三个多小时的借钱电话。

  外面的天越来越阴冷,渐渐下起了小雨,开车回家的路上,眼睛酸了又干,忘记自己哭了几次,生平第一次因为钱而这么苦恼。

  回到家门口,二楼亮着灯,不知道是家嫂在还是母亲回来了,推开门的一刻,我闻见了一股西红柿牛腩汤的味道。

  蒋菲菲穿着一身干净的淡粉色睡裙出现在我面前,笑容温婉,“妈让我今晚回家住,医院住不下那么多人。”我点点头,“你在熬汤吗?”

  这时,厨房里的家嫂刘阿姨有些不耐烦的喊了过来,“燕窝炖好了,给你放灶台上了,没别的事我先回家了。”

  我朝着厨房的方向探了一眼,刘阿姨从地上拖出来四五个硕大的黑色**袋,看样子是蒋菲菲指示刘阿姨干了不少的活。

  蒋菲菲伸手拉过我的手臂,笑得甜美,“以后我就叫你姐姐吧,可以吧?”我木讷的点点头,强行被她拉到了饭桌边,“还没吃饭吧,这几天一定折腾坏了。”

  入了座,蒋菲菲细致入微的帮我舀汤盛饭,她似乎很快融进了这个大房子,一举一动都像是这幢房子的主人。轻飘飘的两片蕾丝衣领贴合在她棱角分明的锁骨上,若是不考虑其他的因素,她的这张脸这个形象,着实让我感到舒适。可莫名的,我就回忆起了我在乡下遭遇意外的那一夜。那个**男人的声音依旧清晰的在我耳边徘徊,“干嘛啊宝贝,今天怎么这么紧张,平时你不都是巴不得我来么!”

  如果那个男人讲的都是真的,那眼前的这个蒋菲菲,到底是干净还是肮脏?

  汤碗里腾腾的冒着热气,蒋菲菲冲我开了口,“妈今天和我说了,说你建议我不要跟王玉兰的关系闹太僵。”我点点头,“是,因为我觉得王玉兰其实是在跟你怄气,如果大家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可能不会那么糟。”

  蒋菲菲舀着一勺汤汁,眼神静静的落在勺子上,“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她在跟我怄气啊?你和她生活过?还是因为……你是她的亲生女儿,所以你能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恍惚间,我被蒋菲菲的一席话哽住了喉,刚刚还软绵轻柔的蒋菲菲忽然就不见了,这一刻的她,尽显阴冷与质问。

  我一时晃了神,她继续开了口,“我为什么要对王玉兰心平气和呢?难道就为了让你们快速的处理好这件事,然后让她拿着一百万永远都不再来骚扰我们吗?”

  我皱眉,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