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之处遇见你》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20-04-30 编辑:小编

深渊之处遇见你

豪门总裁

  21周岁生日这天,我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是我第一次与她见面,她跟在父亲母亲身后,身穿一件质地柔软的白色蕾丝裙,吊牌没摘,垂在裙角不起眼的一侧,双肩拘谨微微耸起,右手小心的抓着父亲的衣摆,看上去胆小又柔弱。

  《深渊之处遇见你》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裴江远蒋婉莹小说,小编在这里提供裴江远蒋婉莹小说阅读,《深渊之处遇见你》小说一推出就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实力推荐。深渊之处遇见你小说精选:裴江远离开后,我直接开了自家的车子,带上了王玉兰。我没叫司机,也没麻烦任何人,或许是长久以来过于独立的性格让我做了一次不明智的决定。

  深渊之处遇见你小说试读:

  尽管我曾在心里发过毒誓,再也不会踏足那个地方第二次,可我实在太想和王玉兰单独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掉,别再麻烦我的爸妈,别再麻烦我们原本安逸的生活。

  车子回程的路上,王玉兰一直催促,“你快点开,蒋国富要是死了,你有一半的责任。”

  隔了一会儿,她又没话搭话,“我还以为你会拒绝送我回去呢,想不到你还挺善良,这点倒是跟蒋国富挺像的。”

  我胃里泛着一阵呕,仍旧没理会。

  王玉兰在后座开始抽烟,嘴里嘟囔着蒋国富千万别有事。

  我倒是有些好奇,就问了一嘴,“你不是不想照顾他了么,怎么还这么着急的回去看他。”

  王玉兰瞥了我一眼,“你以为我和蒋菲菲一样属白眼狼的啊?蒋菲菲是个畜/生,我可不是!那蒋国富再窝囊,也是我丈夫,他死了我肯定难受啊,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句话没说错,好死不如赖活着,王玉兰虽然无赖,但还算有点良知。

  车子开得快,一个半小时就到了乡下,我们直接去了当地的卫生院,闻说蒋国富已经被送去急救了。而直到走进病房我才发现,王玉兰压根就没穿鞋,原本只漏出两个脚趾的袜子,现如今又多了两个洞。

  简陋的病房里,蒋国富奄奄一息的躺在吱呀作响的病床上,看样子命是救回来了。王玉兰一边发泄的抽打着蒋国富的手臂,一边诅咒他怎么不直接摔死。

  身后,病房门口走进来了一个衣着简单干净的大男生,回头的一刻,那人正将手里的热水壶往房间角落里放。乍一看,他的身型有些像裴江远,白半袖黑短裤,一双半年前在城里炒的十分火热的篮球鞋,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小地方的人。

  男生的后脖颈很干净,半根拇指长的短发在灯光的晃射下闪着亮晶晶的光,看样子他出了不少汗。

  等他转过身正向我,我才看清他的脸,双眼皮高鼻梁,笑眯眯的眼睛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一、大二的学生,一双并不世故的眼,淌着清澈的光。

  “是你送兰姨回来的吧,辛苦你了。”他冲我笑了笑,走去了王玉兰的身边,“兰姨,蒋叔没事了,幸亏吴婶去你家去的及时,那时候她不知道找谁,就联系上我了,当时我正在你们村子里送货,急忙就把他弄来了!”

  男生憨憨的挠了挠头,王玉兰拍着他的手臂,“谢谢你了啊韩斌,就知道你靠谱!我家那个死人蒋菲菲,真是没福气!”

  原来,他就是韩斌。

  在没见到韩斌之前,我还以为他会是个蛮不讲理的中年油腻男,现在看来,是我把人家想坏了。

  王玉兰回头瞅了我一眼,对韩斌说:“她是徐婉莹,就是她爹把蒋菲菲带走的,菲菲和你退婚的事,你让她跟你解释,那十万块也是她家出。”王玉兰拉着韩斌的手,“韩斌啊,阿姨实在是对不起,阿姨这辈子没觉得对谁愧疚过,唯独对你和**,我是真的不好意思,你们家帮了我太多了。”

  韩斌笑笑,“没事啊,十万块不急的,我知道自从蒋叔出事以后,你家状况一直不好。”

  王玉兰苦笑,“蒋轩宇要是能有你一半懂事,我就知足了。”

  病房里,我默默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似乎,当下这个极度令人厌烦的王玉兰,也并不是无耻到了极点。不过,也可能是我想多了,过于同情了;也可能是因为她本就是个坏透腔的人,稍微说了两句好听的话,就让人产生了几丝好感。

  这晚,王玉兰势必要在病房守上一夜,我跟随韩斌将剩下的医药费缴完,我邀请他到外面的长椅上坐坐,他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瓶饮料,塞到我手中一瓶。

  “你就是兰姨的亲生女儿?是蛮像的,菲菲就不像兰姨,更不像蒋叔,菲菲长得可爱。”韩斌笑笑,一口气喝掉了半瓶可乐。

  “蒋菲菲要和你退婚的事,你都知道了是吗?”我问道。

  韩斌点点头,“知道,菲菲被你父亲从乡里接走的那天,乡里都传遍了,我觉得这事可以理解。”

  我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至于那十万块,我过两天就打给你,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

  韩斌拿出手机,手机是苹果的最新款,看样子他家里条件不错,虽然人在乡下,但精神样貌都不像是农田里走出来的人。

  我和韩斌互加了好友,韩斌笑着解释了一句,“你让菲菲别有心理负担,我之前一直是把她当妹妹看的,要不是我妈算过菲菲的生辰八字,说菲菲旺我,和我特般配,我跟菲菲是不可能定亲的。我啊,没谈过恋爱,也不会谈恋爱,嘿嘿……”

  韩斌说着说着就憨笑的低下了头,就算天黑,那潮红的侧脸也还是被看的一清二楚。也不知怎的,原本我沉重压抑的心情,在这个莹莹虫鸣的夜里,竟没那么烦扰忧心了,或许是因为夜的凉爽,或许是因为手中甘甜的汽水。

  忽然,韩斌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我,“对了,我听说你家是开酒店的。我是做木材的,前年我开了个厂子,专门做一次性用品,以前做一次性筷子,现在啥都做,你要是有需要,或者是朋友有需要,你就联系我,我给你最低价。”

  接过名片,我看着上面简洁的韩斌两个字,和他人一样,简单纯粹。

  “好,有需要我一定联系你。”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