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十里桃花灼妖华》-(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4-30 编辑:小编

十里桃花灼妖华

古代言情

  “金蕊,来给本殿下搓搓背!”星崇在仙雾袅袅的池水中优雅的转了个身,露出线条优美的后背,狭长的凤眸一条,看向垂首立在旁边的桃妖金蕊,磁性的声音发出温柔的召唤。

  (完整版):《十里桃花灼妖华》-(全文免费阅读),《十里桃花灼妖华》小说剧情非常精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精品小说,十里桃花灼妖华精选:这伤害,抑或有人甚至觉得还不够,那愉苗转了身,似是强忍着一份惧意小心翼翼的探到床边,声音都放轻了,带着歉意与无奈安抚道:“姐姐,殿下就是这个脾气,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苗儿从来不怪姐姐,以后咱们姐妹二人好好相处,共同侍奉殿下,可好?”

  十里桃花灼妖华小说试读:

  星崇眼底闪过一抹满意的喜意,暗暗点了点头。

  可当他看到床上的人半点反应都没有之后,心头的火气腾的再次升了起来,语气也带了一丝命令与施舍:“金蕊,苗儿宽容大度,不计较你过往对她的伤害,你别得寸进尺!”

  蜷缩在床上的人轻轻打着颤,那合起来的双眼涌出大片晶莹,都被她快速的贴上柔软的被褥,尽数吸了个干净。

  心头如同刺了万柄利剑,甚至疼的有些麻木了。

  她不得不封住了感官,以至于两人后来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一概不知,连他们什么时候走的都未曾察觉。

  等她自我解封的时候,偌大的房间里除了她,倒是破天荒的给她配了个仙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从这个小仙娥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嘲弄。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她在这宫殿里本就是人人都能唾弃鄙夷的存在。

  那个男人一次次当众剥去她的树皮,以最羞辱的行为磋磨着她的脸面。

  哪里还有脸?

  早在那个男人的脚底下化为一捧土渣,埋在了仙泉池中、大厅里、书房里甚至旷野的仙草地上。

  她在这里,是最最低*的。

  她就是星崇的玩物,随时可以拎过来当众**的玩物。

  金蕊想重新蜷缩回去,就这样窝在床上窝到天荒地老,让她自然的化作一抔尘土在这方世界里消失了去。

  最好所有人都忘了她,忘了她所有屈辱的画面,忘了她曾经存在过。

  可偏偏就有人不想让她将自己封锁起来。

  闪进来的人影早就没了先前的谄媚与乖巧,带着一脸的孤傲,甚至透出毫不掩饰的娇蛮,挥挥手,那仙娥脸上带着恭敬的笑退了下去,屋里只余她二人。

  “你来做什么?”金蕊冷目看向来人,冷声道。

  愉苗笑的风情万种,眉目间有一片荡意晕染开来,眼里那潋滟的光芒似乎是才经历过一场雨露的滋润,让她整个人的眉眼都温润起来。

  “当然是来看看姐姐你呀!”愉苗吃吃的笑,那笑里透着毫不掩饰的炫耀,扶着腰娇嗔的埋怨道,“若不是殿下要急着去找圣帝求一道赐婚的折子,妹妹怕是要被殿下折腾到天荒地老,腰都快断了!”

  她凑近一步,欣赏着金蕊眼底瞬间泛起、却在努力遮掩的伤痛,小声道:“姐姐,妹妹离开这几百年,姐姐都不曾把殿下喂饱么?妹妹一回来可就听人说了,殿下兴致来了,随时随地都会拽了姐姐过去解闷逗乐,没想到殿下沾上妹妹竟还那般饥饿,可真是……哎呀,怪羞人的!”

  往日那些被**的画面在脑海中翻腾而过,金蕊脸色涨红,恨不能立即化成一捧仙雾飘摇散去。

  冰凉的指尖挑上她的下巴,强迫她对上一双满含炫耀和讥讽的眼,愉苗笑的娇媚万分:“做殿下的玩物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姐姐,说给妹妹听听如何?”

  金蕊猛地睁开,口中一震,如同炸雷般吐出一个字:“滚!”

  他去找圣帝求赐婚折子了,他们二人要光明正大的双宿双飞,她的存在在他们正大光明的关系下越发卑微,她以后会成为这座宫殿里的笑话。

  说不定会成为整个九重天的笑话。

  她堂堂花神,一朝失误的抉择竟落到这般境地,甚至会连累她的族人,让整个花族都在这方天地间抬不起头来,需时时夹起尾巴来做妖。

  她罪过大了!

  而这罪恶的源头却是来自她内心的那一缕执着。

  她恨他,可更恨自己!

  倘若不是那个愚蠢的想法与决定,她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浓郁的甜腥在喉间翻滚,压了压终是没压住,猛地一口喷了出来。

  “呀!”

  愉苗瞬移后退,站定后才抬起葱白般的玉手在鼻间扇着,嫌弃的道:“姐姐,你差点弄脏妹妹的衣服,要是妹妹也沾染了你的血迹,不也跟着成为卑微的*/货?出门都让众仙神戳脊梁骨呢!”

  “你…给我滚出去!”金蕊抬起手指着门外,眼里满是通红的恨意,“愉苗,你最好祈祷你龌/龊的行径永远不被星崇殿下发现,你最好能一直维持住你这幅虚伪的假象。你偷了我的流沙簪,还栽赃陷害与我!明明是你自己耐不住寂寞与其他物种交/配,却把这个罪名安到我头上。”

  “你怕殿下发现你的不洁从而嫌弃你,便自导自演了一场受迫害的计谋,天可怜见的,他堂堂星崇殿下竟连这虚伪的假面都识不破,他将来有什么资格继承帝位?”

  金蕊笑的讽刺:“愉苗,我那流沙簪里的法力不好吸取吧?你有那个胃口能吃下吗?”

  提起这个,愉苗眼底闪过一抹狠辣,上前一步狠狠的扼住金蕊纤细的脖颈,口吐狠声:“告诉我流沙簪的炼化方式,我放你走!”

  金蕊冷笑:“休想!”

  愉苗松了手,后退一步上下打量着金蕊,冷笑道:“你还不知道吧?殿下已经封了你的妖丹,下次想再用同样的手段来威胁殿下怕是有些难了。”

  “金蕊,殿下很快就会娶我过门,届时我便是这做宫殿的女主人。而你,一定是我的仆人。”

  金蕊尝试运转妖丹,果然被封了!

  “卑鄙!”

  她瞬间红了眼眶,那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连死的权力都剥夺了吗?

  许是看出了她的尝试,愉苗笑的越发畅快,似乎是欣赏般看着金蕊不断变幻的神情,她再次道:“你那流沙簪也不是破不得,等我炼化了殿下特意向太上老君讨的神丹,修为增加一千年,我便能动用秘法强行破开流沙簪上的封印,我会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里面的修为全部吞噬掉。金蕊,那时候你不光是殿下的玩物,也会是我手中的玩物,咯咯咯……”

  语毕腰肢一摆,娇笑着离去。

  金蕊万念俱灰!

  妖丹被封,她无法自爆来个魂飞魄散彻底逃离这六界。

  唯有一条路……

  那便是逃走,回到她的出生地坐化成树,以原形的姿态汲取母地的养分才能将妖丹的主动权重新掌握。

  同样,她也才能夺回流沙簪,恢复修为,彻底摆脱那个男人的掌控。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