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俏佳人无弹窗_总裁的俏佳人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4-28 编辑:小编

总裁的俏佳人

豪门总裁

  温蕴暖拿着备用钥匙走进顾诚轩居住的公寓里,欢快的把早就准备买好的蛋糕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一想到一会儿顾诚轩会露出的惊喜表情的时候,她心里就仿佛要浸出蜜来了。算好了顾诚轩的下班时间,温蕴暖悄悄躲在客厅的角落,想要吓吓顾诚轩。

  总裁的俏佳人无弹窗_总裁的俏佳人最新章节列表,温蕴暖任赫泽小说名字叫做《总裁的俏佳人》,小编在这里为您提供温蕴暖任赫泽小说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总裁的俏佳人小说精选:温蕴暖刚移到门前,手还没有碰到门把手,头发就被人一把扯住,那王总竟然已经出来了!“你叔母都已经和我说了,她收下钱后你就是我的了,可别想跑!看来你以前没有男人吧?还是个雏儿,我喜欢!”

  总裁的俏佳人小说试读:

  王瀚兴奋地说道,湿腻的气息好像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让温蕴暖头皮发麻。她有些惊讶于自己现在还能听明白那王总说的话,原来叔母为了钱把自己给卖了!

  “疼!你……你放开我……!”头发被王总更加用力的扯住,温蕴暖痛呼出声。

  “一会儿还有更疼的呢,不过要是你让老子爽了,轻点对你倒也不是不行,嘿嘿……”王瀚痴痴了笑,伸了手去扯温蕴暖的衣服。

  “你放开我,救命!救救我!”温蕴暖一边呼救一边挣扎。

  男人和女人的力量到底是不同的,温蕴暖想要反抗双手双脚却都被王瀚压住,动弹不得。

  “你这小妖精,叫的可真带劲,省着点力气,一会儿再叫,一会老子有的是时间让你叫!”王瀚急切地用双手解开了自己的浴袍带子。

  双手被释放开来,温蕴暖双手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着,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之后,想也不想的朝着王瀚的脑袋砸了过去!

  “**!”玻璃和人脑触碰的一瞬间,瞬间粉碎,王瀚感觉自己后脑发疼,把手伸了过去再放到眼前一看,竟然见血了!

  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蕴暖急忙推开压在自己上方的身体,站了起来朝门跑过去,她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跑得那么快!

  快到了!

  到了!

  她打开门了!

  温蕴暖还没来得及迈出脚,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又将她拉了回去。随后就是王瀚狠狠的耳光落在了脸上,体内的那股燥热猛地涌了上来,让她再也无力反抗。

  铺天盖地的绝望瞬间倾覆了过来,温蕴暖闭上了眼睛,晶莹透明的泪珠从眼睛滑落。

  就这么完了吗?

  为什么总是她遭受这种事情?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救她?

  门被人重重的踢开,身上的重力猛地消失,然后是那男人尖利的一声惨叫!

  温蕴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被泪水模糊住的眼睛看不清站在自己面前男人的脸,但是她却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撕扯开的衣服被人轻轻合拢,然后罩下一件带着男人冷冽气息的西装外套。

  任泽赫看着怀里的女人,眼眸阴沉,早上那张自己看起来还很顺眼的白净小脸,现在上面竟是印上了一个巴掌印,甚至有些红肿了起来,黑发凌乱的披散在脸庞,合着那犹自可见的泪痕,显得可怜极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就有些火大。温蕴暖的面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浑身的温度也高的惊人,呼吸也很是急促,再结合刚刚那幅场景,任泽赫很快就分析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瀚刚刚只觉得有人将自己狠狠踢了一脚,他就无力的倒在了一边,现在看见一个男人抱着自己刚刚差点吃到嘴的肥肉,当下嚣张的叫骂道:“**,你个龟孙儿竟敢打**!你是干什么的?识相的话赶紧跪下给我道歉再把那个女的放下来,那老子还能饶你一命,不然你就等着……啊!”

  可他话还没有说完,下巴就被男人狠狠的踢到了一边,好像有骨头断裂的声音,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嘴里的血腥味,刚想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嘴里竟是掉落了几个白色的物体,王瀚看了一下猛的睁大眼睛,那是自己的牙齿!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任泽赫声音冷厉,好似夹杂着冬夜里的刺骨寒风。

  王瀚听着后背密密的冒着冷汗,可是刚刚喝了酒,现在竟是有些神志不清,不要命的含糊道:“臭小子……唔!”

  任泽赫嘴角牵起,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他猛地一脚将那不知死活的一团肥肉踢倒在地,在对方还来不及起身的时候,伸出一只脚踩在了那粗壮的脖颈上面,用力!

  “你想怎么个死法?”他的声音平静,却无端听的人心慌,好像一直蛰伏的嗜血野兽随时会扑上去,咬断自己的喉咙。

  经理刚知道任家的那位来了一品轩,就立马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带着一干人等出来迎接。谁知道自己刚看到那位,就知道大事不好!

  “泽少,可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经理小心翼翼的请示,感觉到有冷汗从额头滑落也不敢擦拭。

  “那倒是不用,不用或许我该跟逸风念叨念叨这一品轩了。”他脚下仍自用力,语气却云淡风轻:“怎么这种野狗也能往里面放呢?”

  经理朝那脚下青筋暴起,已然翻着白眼,濒临休克的男人看了一眼,只赔笑道:“是是是,这次是我们疏忽了!但是我保证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第二次,能不能请泽少……高抬贵手?我这边马上给您安排个雅间,你歇歇脚?”他一边组织着最合适的言语,一边观察着这位的神色。

  这泽少说的逸风,正是这一品轩背后的老板苏逸风,据说,和泽少还有那张家的大少爷都是从小一起玩大小的兄弟,甚至比自家的亲兄弟还熟稔亲昵!这盛城,得罪谁家的人都可以除了这几家的!

  他心里分得出孰重孰轻,也不管那快死的是王总李总还是张总,只要不让眼前这位生气就行。

  “不必。”任泽赫看了一眼怀里越发不安分的女人,将脚从那已经快没知觉的男人脖子上移开,脚步一转,长腿向着楼下走去。

  直到完全看不见任泽赫了,经理才有些脚软的扶着了墙壁,看着地上的那男人,厌恶的说道:“扔出去,之后记得把地毯换了!”

  他话音刚落,地上的王瀚就被人抬了出去,另有人把地上沾了血迹的地毯换下,只消5分钟不到,一切都如同往常,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任泽赫看着兀自在自己怀里因为痛苦儿不断扭动的女人,声音低沉隐忍:“女人,不要再挑战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忍耐!”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