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婚首席不好惹无弹窗_霸婚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4-27 编辑:小编

霸婚首席不好惹

豪门总裁

  南华医院一身白大褂的苏容容一路疾跑,从急诊到高级VIP住院区,不过短短五分钟,左院长已经来了三通电话催促,说是有病人出事儿了。“左院长,现在什么情况?”左院长瞥了一眼整个住院区最好的病房,拉着苏容容压低了声音,

  霸婚首席不好惹无弹窗_霸婚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列表,男主是霍熠谦女主是苏容容的小说名称是《霸婚首席不好惹》,这是一部言情小说,非常好看,值得推荐观看。霸婚首席不好惹小说精选:吃完饭,苏容容麻利地收拾完桌上的碗碟和自己弄脏的地板,然后照顾霍熠谦去洗澡。今晚的霍熠谦显得格外好伺候,不再像之前那么盛气凌人或是冷言冷语,就连对待苏容容的小失误也显得无比宽容。

  霸婚首席不好惹小说试读:

  这一切让苏容容不禁心生错觉:当霍熠谦的外聘医生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

  这个念头一出来,苏容容就被自己吓了一大跳。时隔四年,她第一次主动地回忆起那恍如噩梦的一夜。

  暧昧的灯光,迷乱的气味,还有赤luo的身躯……脑海中的画面就此定格,一阵针扎一般的疼痛从心底传来,苏容容猛然回神,双眼聚焦的同时,却发现眼前的场景与脑海中所残存的那一幅景象完美重叠。

  “啊!”赤luo而精装的身躯就这么出现在了苏容容的眼前,骇得她不禁连连后退,如果不是身后就是墙壁,她一定会就这么跌倒在地上。

  错觉!一定是错觉!苏容容一边为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伸出手来,期待自己眼前的一切只是虚假的幻象。

  感觉到一只冰凉而柔嫩的小手抚摸在自己的胸膛上,霍熠谦的嘴角微不可查地弯起,但随即板起了脸。

  “你如果想看可以直说,反正现在天热我也不介意裸睡。苏医生,听说裸睡对身体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个女人,究竟是只对自己这样,还是看到个裸男就……想到这里,霍熠谦的脸上又一次地凝上了寒霜,说话的语气也生硬起来。

  就知道晚上的温柔只是假象!听到霍熠谦的话,苏容容心中暗骂,伸出的手顿了一顿,然后如触电一般地收回,口中的回答不甘示弱:“我倒是第一次见到有暴露癖的男人,所以有点好奇。”

  话虽义正言辞,但眼底却终究透露出几分心虚。不过还好,被这么一打岔,苏容容只觉心底的那丝旖旎念头去了个干干净净,那被自己翻扯出的陈年旧事也没在心里头留下什么后遗症。

  “哦?难不成不是你把我的睡衣弄掉在地上,还不帮我再拿一套干净的?你作为医生,不至于连这点照顾病人的能力都没有吧?”冷冽的声音下的两个反问显得尤为刺耳,扎得苏容容面红耳赤。

  “我……我没有!”是自己的错,之前在帮霍熠谦拿睡衣的时候恍惚了一下,跟着去重新去取睡衣时候又胡思乱想了,苏容容承认这是自己的过失,但眼下霍熠谦居然质疑自己的专业素养。她实在没办法接受。

  但是不接受又能如何?苏容容垂目,看着左手中尚捧着的那件睡衣,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口中的那句反驳也显得万分无力。

  看着面前这小女人手足无措的模样,霍熠谦终究还是心软了。

  不是早就下过决心了吗,无论生老病死,都非她不可了吗?不是早已认定,就算她心里有人,就算她已经属于别人,都要得到她,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吗?

  心似乎跳错了一拍,霍熠谦拄着拐杖向前两步,逼近到苏容容的身前:“帮我穿衣服。”

  “呃?”苏容容愣了一愣。眼前的男人当真是喜怒无常,简直就是小孩子心性,想一出是一出,刚才还板着个脸凶巴巴的,可这一转眼,居然就又这么柔声细语。

  但是——就算是柔声细语,要她帮他穿衣服,那也依旧是三个字:做不到!

  “霍先生似乎还没有伤到不能亲自穿衣服的地步,总不至于是这么大的人了,还没学会自己着装?”将衣服递了出去,苏容容说着,不自觉地将头撇过一边,不敢对上霍熠谦的眸子。

  “苏医生就是这么对待病人的?这让我非常怀疑,你所要推进的那个,援助孤儿身体健康的项目究竟能不能做好,毕竟连对我这么一个大人都没有耐性,对待更加需要悉心照料的孩子……”

  霍熠谦的话戛然而止,但苏容容却听出了他话语中的威胁之意。

  孩子……这两个字让苏容容的心颤了颤,甚至于脸色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你有什么资格拿这个项目来威胁我?我这么做也……就算不是为了帮助我推进这个项目,你也完全可以注入资金帮助更多的人啊,为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积点福吧……”

  苏容容越说越慢,嗓音也是越来越低,说到最后,甚至还带出了一点哭腔来。她这模样当真是叫霍熠谦始料未及。

  霍熠谦不过是想稍稍逗逗面前的女子,顺便也能够与她有点肢体上的接触,可不成想自己一句话没说对,将事情发展成了这样。

  他之前变着法儿地折腾苏容容,想帮她找机会大哭一场不假,但凡事过犹不及,女人会对见她哭的男人怀有好感,但却也会对总让她哭的男人抱有恶感。虽然曾经想过,得不到她的心,只要能禁锢住她的人也好,但若是可以,霍熠谦自然是希望可以让苏容容对自己真心相待的。

  看着苏容容此时的模样,霍熠谦心中升起了几分烦躁。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一提到她所弄的这个“援助孤儿身体健康”项目,苏容容就会那么失态。

  一个不好的念头如流星般划过霍熠谦的脑海。不会是苏容容曾经有过孩子吧?这个疑问刚刚升起,就被他按捺了下去。

  他不信!大脑急速运转,过人的智商令他很快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霍熠谦曾托了好友覃帆去医院打探过苏容容的家庭情况,她家中有个母亲和小弟,但毕竟没有父亲,想来是因为家庭状况的原因,所以才会对父母双无的孤儿特别上心吧!

  心中为苏容容找好了借口,霍熠谦的心情也开晴了些。吃力地拄着拐杖,慢慢踱步到苏容容面前,伸手拿过对方手里的睡衣抖了抖,随手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霍熠谦不由为自己摇了摇头。

  霍熠谦啊霍熠谦,你可真是贪心,本来只是想再见她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居然就觉得非她不可,这就罢了,现在怎么还变本加厉了,弄得自己患得患失起来了呢?

  “那个项目的资金我早就投进去了,我还不至于为了那么点小钱就毁约。”苏容容那泛红的眼眶扎得霍熠谦的心生疼,那个一直隐瞒了的消息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就赌一把吧!霍熠谦从来就不是一个赌性重的人,这是他第一次将这么大额度的“**”掷上了赌桌。我赌相信苏容容的为人,相信苏容容在知道资金到位的前提下不会离开自己。

  霍熠谦的话引得苏容容一愣。她一直以为霍熠谦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以麻烦和难搞著称,却不成想,虽然霍熠谦一直拿着那事要挟自己,但事实上早已将事情安排了妥当。

  “是我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苏容容清秀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真诚的笑,“我代替那些孩子们谢谢你。”

  话音落下,苏容容展颜一笑。苏容容虽然漂亮,但还没有到绝色美人的地步,然而这一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松了口气,而欢喜也是发自内心,所以整个脸上都好像透出光辉来。

  “哼,我只是按合同办事。”霍熠谦抿唇,算是接受了苏容容的道歉,跟着转过身去,背朝苏容容一动不动。

  霍熠谦心里明白,如果苏容容真的要走,以他现在的样子也留不下她,倒不如眼不见为净,省得赌输了,眼睁睁地看着苏容容走,他心里难受。

  合同里写的是一个月的雇佣期满之后为项目注入资金,如果当真是按合同办事,那现在资金绝不会到位。要是所有的生意都像是这一笔一样,那世界上的商人恐怕就都没活路了,毕竟人不能仅凭借交情做生意,如果真的这样,那签订合同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道理不用说,苏容容也明白。且不说还有合同约束她的行为,就是为了霍熠谦帮助自己推进那个项目,她也做不到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大概有钱人心里总有这样那样的怪脾气吧?苏容容为霍熠谦找了个借口,然后在“小孩子脾气”之后,她又在心底里为霍熠谦头回打上了个正面标签——外冷内热。

  “屋里头开着冷气呢,你还是别裸睡了,小心着凉。”苏容容说着,伸出手来,帮霍熠谦把衣服披好。

  柔若无骨的手臂环过霍熠谦的身体,白皙修长的手指在他的锁骨前划过,然后将衣领拢了拢。虽然苏容容的皮肤带着点凉气,但霍熠谦却觉得那手指划过哪里,就把火点到哪里,跟着那把火越少越烈,还有朝着小腹部蔓延的趋势。

  真是的!肯定是因为左边胳膊和腿不能沾水,所以洗澡只是在擦身,没能将火气降下去的缘故!霍熠谦给自己的禁不住诱惑找了个借口,小腹上的肌肉紧了紧,而身后的苏容容却恍然不知,嘴巴一张一合,竟认认真真给霍熠谦讲起了裸睡的问题来!

  “裸睡的确是健康、自在、卫生的,可以帮助人放松,利于血液循环,但是我并不建议你现在裸睡,毕竟你现在身上的伤口还没有痊愈,失去了睡衣的阻碍,直接接触被子可能会造成伤口破裂和感染。”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