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婚首席不好惹》未删减版 霍熠谦苏容容小说全文免费

时间:2020-04-27 编辑:小编

霸婚首席不好惹

豪门总裁

  南华医院一身白大褂的苏容容一路疾跑,从急诊到高级VIP住院区,不过短短五分钟,左院长已经来了三通电话催促,说是有病人出事儿了。“左院长,现在什么情况?”左院长瞥了一眼整个住院区最好的病房,拉着苏容容压低了声音,

  《霸婚首席不好惹》未删减版 霍熠谦苏容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霍熠谦苏容容小说名字叫做《霸婚首席不好惹》,小编在这里为您提供霍熠谦苏容容小说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霸婚首席不好惹小说精选:“苏医生,我要吃筒骨汤补钙!”刚回家,在苏容容的帮助下坐到床上,霍熠谦就开始了毫不客气的指使。“好。”

  霸婚首席不好惹小说试读:

  说实话,前几天的值夜班加上前一天晚上被霍熠谦一遍遍叫起,苏容容实在有些不堪困倦,但一想到自己说“不”搞不好这个麻烦的男人又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忙忙碌碌地买菜回来炖上汤,苏容容正想窝在客厅沙发上小憩一会儿,却不成想,霍熠谦又在房间里大喊:

  “苏医生!帮我拿本书!”

  “哪本?”

  “《Fragenund……》”

  苏容容原地思索片刻,未果。以她从小到大都还算出众的英语水平,却依旧没能听出这书名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只能猜测要么是霍熠谦的英语太差发音不标准,要么这书不是英语的。不怀好意地猜测霍熠谦的情况是属于前者,但却不能就因此拒绝了他的要求。

  “书在哪儿,名字拼出来。”苏容容打量着整个房间,估摸着霍熠谦所要的书并不在这个房间了。

  “就在书柜上,什么位置我忘了,算了,你把书柜搬过来吧。”

  !!!苏容容只觉得有一万匹***在心中狂奔而过,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吗,她昨天倒是有幸见识过霍熠谦的书房,里面的那个只在图书馆见过的厚重书柜令她咋舌不已,这会儿居然要让她这小胳膊小腿的搬书柜?

  “你,确,定?”由于太过震惊,苏容容少见地注视着霍熠谦的双眼开口。她一字一顿,企图将说话时间尽可能地拉长,好叫自己能够有时间从霍熠谦的眼神中看出对方是在开玩笑。

  如她所愿,霍熠谦的确摇了头,但说出的话却依旧不让苏容容痛快:“好吧,把书都搬过来就行。我怕你把我家书柜磕坏了。”

  苏容容发誓,如果不是因为那份合同,她一定会拍拍屁股走人。她毕业到现在快有五年了,一直在“奇葩辈出”的急诊室工作,但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是奇葩中的奇葩,恐怕世上再也见不到比这更难伺候的患者了——反过来说,要是世上的病人都跟霍熠谦似的,恐怕也没有人敢去当医生!

  苏容容猜得到,如果她不点头答应,眼前的男人一定会一直嚷嚷,直到自己不堪折磨应允为止,前一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闭上眼睛定了定神,虽然满心不情愿,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忍辱负重。

  来来**好几趟,直感觉骨头都要累散架了,这才气喘吁吁地将大摞的书搬了进来,放到了床边,霍熠谦触手可及的地方。

  那些书都还算新,但很显然有着翻阅和做标记的痕迹。苏容容虽然不太乐意,但依然中肯地为霍熠谦打上了好读书、外语好的标签。

  “呐,所有的标题是外文的书都在这了,就这顶上的两本书名字是‘F’打头的。”苏容容随手一指那堆书,然后转过身去,对着空调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清秀的小脸上因为体力劳动出了一层薄汗,显得红扑扑的尤为迷人,伸懒腰的时候舒展开了身躯,显露出宽松T恤下的纤细身材。空调风吹过,苏容容那原本被扎起的长发有几缕散落下来,看上去充满着诱惑力。

  “你还是散开头发比较好看。”半卧在床上的霍熠谦对苏容容几乎看呆,调戏一般的话语相当自然地出了口。以他的身份,自然不看看你是没见过美人,只是一直以来,他所想要的就并非是美,而是动心。

  “扎着头发做事利落。”反驳的话立马接上,苏容容回头,看见自己搬来的书分毫未动,心中不免有些气恼:“找到你要的书了吗?”

  霍熠谦头也不转,依旧直直地盯着苏容容,刚毅的脸颊上带着些浅笑:“不在这些里。那本书是中文的,我只是不记得它的中文全称所以才喊了德文译名。”

  苏容容几乎吐血,她为了找书架上的外文书籍,这会儿眼前全是一个个字母了,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别玩我了成么,你厉害,我不是你的对手,拜托你放过我成吗?”她愣愣地开口,听她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她还没能从这个打击中回过神来。

  不知道是刚才盯着书柜太久,还是苏容容心里难受得狠了,话音刚落,眼泪就哗地流下来了。

  看着苏容容傻站着流泪,霍熠谦却骤然松了一口气。

  他不是情商低,更不可能是智商低,当然看出了苏容容对待自己的怨恨和逃避。可他能怎么样,还能大咧咧对她地说“你被我睡过了,以后就是我的人,得一辈子跟着我”吗,那只会将苏容容推得更远。他所能做的,其中之一就是为苏容容找到个宣泄口,让她在自己面前哭一场。

  心底的芥蒂不会那么容易消散,但正常来说,女人在男人面前哭过之后,无形之中关系就会被拉近,霍熠谦所打算做的,就是一点点地填平两个人之间的沟壑,将四年前那一夜对苏容容造成的负面影响掩盖掉。

  晚餐依旧是在那张大大的餐桌上,但因为桌子的中间放了一锅热腾腾的骨头汤,也注定了两个人坐的位置不会相隔太远。

  “盛碗汤。”苏容容哭完之后并没有说什么,达成目的的霍熠谦自然也不会再多事,只是让苏容容一个人静一静,直到吃饭的时候才喊了苏容容将自己弄出来,就连这会儿提要求的时候,语气也放缓了一些。

  苏容容沉默,然后机械般地起身,盛了满满当当一碗,放在了霍熠谦的面前。

  “剩下的是你的。你昨晚就没吃好,今天白天也吃得不多,得好好补补。”霍熠谦的语气出奇的柔和,话里话外的内容竟满满地是在为苏容容考虑。可惜苏容容因为在霍熠谦面前哭过,感觉不自在,注意力也不专注,居然全然没能察觉出霍熠谦的转变,甚至连听见的话也只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听进去。

  霍熠谦心下叹息,也是知道之前的时间里自己把苏容容逼狠了。

  他阖了阖双眼,五官依旧立体深邃,可是却透露着浓浓的疲倦。他指使苏容容忙里忙外的同时,其实自己也没能睡好,此外又要忍受**心理双重折磨,又得忙着工作不得停歇,还要一直关注苏容容的心理状态,调整对待她的态度,从而让她对自己的心态发生改变。

  他自然是不舍得让苏容容受苦受累的,如果可以,他也希望可以慢慢来。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叫他牵肠挂肚的女人居然对自己如此排斥,他真怕一不小心放了手,就再也没有机会抓住她了。他只有一个月时间,只能下狠药用重典,必须要尽可能快地将苏容容拿下!

  霍熠谦右手拿着筷子稳稳地夹菜,左手却伸手放在衣服口袋上。那里面是他与苏容容所签订的合同,那个援助孤儿身体健康的项目资金早已到位,只是他封锁了消息没有让苏容容知道。如果苏容容知道了,或许他连合同上的那一个月时间都没办法拥有了。

  不是他怀疑苏容容的人品,只是他真的不愿意去冒半点风险。

  “你做菜很好,多吃点。”将所有菜一一品尝,霍熠谦看向苏容容,却发现苏容容捧着碗米饭,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连一点菜都没就。

  看着苏容容这副摸样,别说霍熠谦的心本来就是向着她的,就算是他的心坚如磬石,也能被疼软和了。他长出一口气,如刀削般的脸颊透露出三分无奈、三分心疼,但更多的还是宠溺。

  “多吃点补补身子吧,都瘦成竹竿了。”霍熠谦放下筷子,改拿公筷给苏容容夹了一筷子肉。

  四年前的苏容容虽然身材纤瘦,但胸前丰盈,腰臀比完美,却不像现在,纤细到好像风一吹就能刮跑。若非这五官已经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里,走路形态也不会轻易改变,否则看着这细到一把抓的身材,他当真是会怀疑自己有没有认错人的。

  “哐当!”还不待霍熠谦的筷子收回,苏容容手中的碗就跌落在地。那清脆的响声叫苏容容一下子就醒过了神。

  “你干嘛!”激动、惊慌、害怕……多种情绪交杂在一起,以至于苏容容的声音都有些走调,尖锐得刺耳。她从未有和男人那么亲昵的举动,当年和他尚且……更何况现在为她夹菜的是这个让她又恨又恐惧的男人。

  “我拿的是公筷。”霍熠谦语气平淡地恍若什么都没有发生,默然拿公筷夹菜,然后换私筷吃饭,半点看不出他的心跳也在加速。他是第一次给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夹菜,但是这感觉——似乎还不赖。

  他的这幅淡然模样让苏容容有些赧然,觉得自己是大惊小怪了,但又不好意思松口说句软乎话,坐在那里显得万分无措。

  “重新盛饭吃吧,等吃完再收拾,饭不够的话多喝汤,就是晚上得多起几次夜。”霍熠谦的语气依旧不徐不疾,那稍嫌冷冽的嗓音说起关心人的话时,却显得出乎意料的和谐,以及不容置疑。

  “好。”这是苏容容第一次真心地应下霍熠谦的要求,而没有半点否定心思。

  汤的温度对早秋来说尚有些偏烫,但暖洋洋的,喝下去叫人微微发汗。一碗汤下肚,苏容容只感觉心里头的那股郁气一散而空,哭泣之后所残留的烦闷和羞赧也随着一层薄汗全然散去。

  “过量补充磷和钙,也会影响骨折恢复的。你稍微注意一点。”状态恢复,满血复活,苏容容重新发挥出了她的专业素养,同时也罕见地对霍熠谦表达了些许善意。

  霍熠谦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只觉得心里一块大石头安稳落下,之前自己所折腾的一切都是有回报的。

  “好。”与苏容容同样的单个字回答,他瘦削的脸上浮现出大大的笑容,掩藏在汤碗的背后。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