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主角桓灵百里重元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04-27 编辑:小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古代言情

  从囚笼中逃出,却亲眼看着他娶了她人。 他误她伤她,最后亲手逼死了她。 后来他才知,过往的岁月里,她一直在等他归来…… 流转百年,他不生不死,不老不灭,再次寻到转世轮回的她。 灵儿,这一世我们绝不错过。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主角桓灵百里重元全本大结局阅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桓灵百里重元小说阅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小说精选:几年前,北蛮动乱,百里重元的父亲身为西北大元帅,却弃了边境退守板城,边境百姓死伤无数,朝中有御史鉴百里元帅有通敌卖国之嫌,将元帅府一干人等押解大牢候审。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小说试读:

  曾经百里重元是桓灵的一切,是她痛苦挣扎的这些年里唯一的希望,她靠着他们经历过的种种甜蜜,打闹,嬉笑,撑过了最黑暗的生活。

  此刻,她就站在他面前,和他却仿若隔着一道天涧。

  塞北的风霜打磨了他的棱角,残酷的战争仿佛令他看透了红尘,他变了,变得更成熟冷峻,高不可攀。

  看她的眼神也由温情脉脉,变成了森然阴冷。

  “重元……”

  桓灵哽咽的呼喊,经年不见,她有太多的话想跟他说。

  百里重元剑眉微蹙,不动声色地将新妻的手撰在手中,安抚性的拍了拍,没再多看桓灵一眼,冷冷的开口道:“护卫!将擅闯将军府的歹徒拿下。”

  终于在宾客的告知下匆忙赶到的护卫齐声回应道:“是!”声音洪亮,整齐,好似沙场点兵。

  “我不是歹徒,重元,是我,桓灵。”

  这一声,勾起了在场所有宾客的好奇心,桓灵,前任吏部尚书桓荣之女,三年前莫名失踪,人都道她追随当时被判重罪流放边境的百里重元去了,不曾想如今还能看上一场好戏。

  桓灵和百里重元的关系,那可是先帝赐下的婚约。

  百里重元黝黑的眸光深不见底,挑眉冷嗤:“罪臣之女,不好好藏着尔敢抛头露面,好大的胆子。”

  罪臣之女?

  桓灵身形一震,耳内一阵嗡鸣,迷茫的瞳孔中全都是那些人或带嘲讽,或鄙夷,或怜悯的脸孔。

  “来人,将人压下待陛下圣裁。”

  “是。”

  护卫上前拖走桓灵,旁边的人时刻紧盯着,如若她再开口,必一掌把她劈晕,这是他们刚刚从将军那里接收到的暗号。

  歹徒?罪臣之女?

  这两个词就像一根刺,狠狠扎在桓灵的心上。

  他那森然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和百里景行的身影重叠,桓灵恍惚中又记起了在那个潮湿阴冷的阁楼里,那个人对她精神和**上的双重折磨。

  “灵儿,此生,来世,我愿三生三世与你结缘,护你喜乐安康。”

  誓言,总是那么的好听,人心,总是那么的善变。

  她好想哭,然而心底的悲哀太重,到最后她竟放声大笑,笑得那么的凄凉。

  他们三岁相识,十岁相知,十五岁相许,如今她年芳十九,多年的等待,终究换来的不过只是一场笑话。

  闯入者被带离,婚礼继续,桓灵越过重重人影看着新人交拜,在宾客的祝福声中,新郎牵着新**手步入洞房,将军府的大门合上那一刻,也将她彻底的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

  桓灵眼眸中氤氲着雾气,抬眼看向清澈蔚蓝的天空,好像所有的色彩都混合在了一起,一瞬间变成了黑色。

  她好累啊!

  心中支撑的那层信念破碎,身体的气力都被抽空了一般,整个人缓缓的倒了下去。

  ……

  清香缭绕的房间内,桓灵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噩梦不住的纠缠着她。

  “百里景行,我求你,放过他……”

  “不要关我,放我出去,我不信……”

  她想去找他,他承诺过会娶她为妻,他没死,为何不来救她?

  “百里重元!”桓灵猛然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吱呀。

  木门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老妪佝偻着身躯端着粥走进来。

  她将粥放在隔间的小桌上,步履蹒跚的走到帐前,隔着缓缓飘动的轻纱,关心的问:“小姐醒了,身体可有不舒服之处?”

  “大夫刚刚离开,他说您身上有许多外伤,日积月累恐伤及了内里,应待好生调理。”

  桓灵还没能完全从惊扰她的噩梦中醒转,茫然的看着这间陌生的屋子,喃喃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百里将军在秋山的别院。”

  百里将军四个字,唤回了桓灵的意识。

  她沉默了半晌,继而才重新问道:“他人呢?”

  他,指的当然是百里重元本人,老妪浑浊的老眼看不出任何情绪,牵了牵满是皱纹的嘴角,道:“今夜是将军的小登科,他当然在府里陪着夫人。”

  小登科,新婚夜,夫人……

  桓灵心口一刺,抓着被子的手指悄然收紧。

  是啊,他背弃了他们之间的诺言,娶了谢国公府的嫡女,而她,如今不过是个企图缠着他的罪臣之女。

  可她怎会是罪臣之女,桓家怎么了?她的父亲怎么了?

  桓灵急切的翻身爬起,下床的时候膝盖一软,差点跪地。

  几年前,北蛮动乱,百里重元的父亲身为西北大元帅,却弃了边境退守板城,边境百姓死伤无数,朝中有御史鉴百里元帅有通敌卖国之嫌,将元帅府一干人等押解大牢候审。

  将士在外抛头颅,洒热血,朝中的人竟然只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便如此对待一国之元帅,更何况,百里元帅还是皇帝的大舅哥。

  桓灵怎能容忍他人对未婚夫家的污蔑,哪怕家族不肯相助,她一介女流势单力薄,桓灵都没有放弃过。

  她暗查寻访,得知此事或许和北辰侯世子百里景行有关,于是,在秋后问斩之前,她去求了百里景行,最后,元帅府除了百里元帅,家眷一律流放边境,但,元帅夫人不甘受辱,临行前横梁自缢了。

  而流放途中,家人死的死,伤的伤,如今百里元帅一脉只剩下一个百里重元。

  她承诺了百里景行将来必完成他一个心愿,他却丧心病狂的囚禁了她三年。

  这一切桓灵都可以忍受,唯一让她心死的,是再次相遇后,百里重元的背叛。

  那她这些年来,又算什么?

  老妪阻拦不住,桓灵一路踉跄的走出了别院,百里重元不要她了,她的家也没了,一个罪臣之女的名号扣下来,可想而知桓家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

  父亲还活着吗?

  母亲又在哪里?

  她,该何去何从……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