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世太妃》全章节免费阅读 楼画语姬瑾全本免费

时间:2020-04-26 编辑:小编

重生之盛世太妃

穿越重生

  楼画语站在昭阳殿外,看着里面歌舞升平,一片欢声笑语。“太妃,陛下就在昭阳殿内与皇后娘娘宴饮。七爷昨日被押进典狱司时已然用了刑,如若今晚出不来,就算明早陛下开恩,典狱司的刑法,熬上两夜后,怕人也是废了。皇后娘娘她……”关雎在一边沉声说着。

  《重生之盛世太妃》全章节免费阅读 楼画语姬瑾全本免费阅读地址入口,男主是姬瑾女主是楼画语的小说名称是《重生之盛世太妃》,这是一部古言小说,非常好看,值得推荐观看。重生之盛世太妃小说精选:南疆巫圣乃是传奇中的人物,楼画语能知道,是北漠兵起之后,姬瑾军中突发瘟疫,一旦沾染一病不起,眼看就要因病退兵的时候,她外祖亲随商队带着那位南疆巫圣找到了姬瑾,解了瘟疫,后姬瑾亲封那南疆巫圣为国医神手。

  重生之盛世太妃小说试读:

  既然贵妃楼明风病重,可如若让那位南疆巫圣出手呢?

  楼画语趴在娘亲怀里,嘴角勾着露出冷笑。

  当年二房覆灭,就是因为有钱无权,才会在失去作用后被大房报复打压。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自然得好好报复这些人,**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可如若楼画言入宫承宠后,她外祖献上良医,治好了贵妃呢?

  大房送一个女儿入宫承宠,二房却献上良医,在大房和二房之贵妃又会选择谁?

  钱氏听着女儿的话,却顿了一下,抚着她的肩膀沉声道:“巫蛊之术,本朝明令禁止,这话以后别再说了。”

  楼画语看着娘亲眼睛,轻嗯了一声,看样子这事还得慢慢来,最好是能直接跟外祖谈谈。

  晚饭后楼画语回房,将身边婢女全部遣了出去,沉思的将能记住的所有事情一件件写了下来。

  如若想改变前世的结局,就得先下手,还得有针对性!

  这会大房正屋,侯夫人谢氏将脸上喜色掩都掩不住的楼画言,以及脸带思量的楼思心给遣回房。

  端了盏茶递给承恩侯楼明晨:“入宫的人选不是已然定了吗?侯爷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

  楼明晨接过茶蛊抿了一口,将书房出现那红冠长尾喜鹊的事情说了,复又道:“当年老夫人代我求娶四姓女,谢老太君请袁天师批字,他的批言你可还记得。也就是因为那四句批言,她才将你这个嫡长女下嫁于我。”

  谢氏想到当年袁天师的批言,捏着帕子的手紧了紧,如若那批言为真,她女儿就会凤翔九天,再想到今天突然出现的红冠长尾喜鹊……

  这一夜谢氏无眠,楼画语同样没有睡,一直到天亮,才将记得的事情无论大小写下来,等有空还得按时间排一下序,整理一下其中的各种关系,找到关键处下手。

  关雎进来后,见她一夜未睡,却依旧满脸兴奋,吓了一跳,但楼画语精神很好,交待桃夭先将玉勾偷偷送去玄真阁,然后再让她去打探一下镇北王府的消息。

  桃夭长得乖巧,性子伶俐,加上受楼画语影响出手大方,所以各处关系都处理得很好。

  “镇北王府?”桃夭听到这个,也吓了一跳,但楼画语并未解释,只得拿着玉勾出了门。

  楼画语梳洗过后,用过早膳,带着关雎去给娘亲钱氏请过安,这才出门去学堂。

  楼家这一代娘子虽多,可根基太浅,府内虽有心设女学,可却请不到名师,侯夫人谢氏就借着四姓通好,将府里的娘子都送到同坊、出身于琅琊王氏的太常寺少卿王曙的府中。

  楼家开了先例,这坊间之家就将自家的娘子全部送了过来,一来琅琊王氏之名遍传天下,二来各府娘子处于一块,也能多联络感情。

  只是楼画语走到水榭之外,远远的就听到一个娇俏的女子声音道:“楼画诗你这十张大字是鬼画符吧?你爹书画双绝,你跟你姐却偏偏依了那出身商贾之家的娘亲,这字……哈哈……”

  那人声音似乎笑得说不出话来,哈哈大笑后才复又道:“不过你这字比你那个只知道穿金戴银,披红着绿的姐姐楼画语强多了!楼画诗,这次比试,你跟你姐是不是又是算术第一,其他纷纷不合格啊!我可要多多感谢你们了!”

  楼画语还未进学堂,就听到有人对楼画诗和自己出言嘲讽,脚步顿时一僵。

  前世,她与妹妹楼画诗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入宫前楼画诗认为她喜奢靡,好虚荣,加上女子六艺,她除了算术,其他一直都是末位,学堂里的其他娘子经常嘲笑楼画语,连带着给楼画诗丢了脸。

  入宫后关系就更差了,楼画诗认为她是为了一已虚荣才入宫与贵妃姑母同侍一夫,让她遭到同伴们的嘲笑,自然更加恨她。

  就连后来楼画心被封为后,宫中大宴,楼画诗也称病未去。

  可当楼画语被困蒹葭宫,爹娘死后,越发举步维艰之时,只有楼画诗以探望皇后为由,花重金买通了女官去过一次蒹葭宫。

  她那时看着楼画语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将外袍脱掉,然后将里面夹层里衣递给楼画语,那衣服里缝满了银票,全是五两、十两一张的,共九百四十三张,有七千三百八十五两。

  银票有的陈旧发黄,有的还崭新。

  楼画诗为了避免入宫搜身的嬷嬷搜走,也为了不让皇后楼画心发现,只能藏在衣服里。

  而怕府里的伯娘发现,她折缝的时候,在屋内不敢点灯,和贴身婢女就着月光将夹衣折开,再把银票缝进去,手指头上满是针孔,双眼通红。

  那个时候,外祖一家惨死,爹娘皆亡,楼画诗处于大房监视之下,哪里还有什么钱!

  她却告诉楼画语,是特意换成小额的,这样她用起来才方便,收买女官内侍,十两、五两一张就够了。

  可楼画诗离宫三天后,楼画语才知道,她被伯娘定给了一个傻子,楼画诗给她的钱,有的是她从小攒下来的,其他的是楼画诗将嫁妆里能卖的全部卖掉换来的,她偷偷变卖了自己嫁妆将钱送给了楼画语,就是怕她在宫里受苦。

  楼画语记得那一晚,楼画诗走后,她和关雎一张张的数着银票,数了整整一晚。

  学堂之内,楼画诗正在急急的争辩着,那个出言嘲笑的是同坊威远侯府的三娘子叶英梅,她与楼画言同年,关系十分要好,加上出身武将世家,会些拳脚,所以楼画诗几次伸手想将那几张大字抢过来,都被叶英梅给避开了,她却笑得越发大声。

  楼画语入学堂后,看着坐在案几前一脸平静看着的楼画心,以及同府三房四房看热闹的娘子,心中发冷。

  除了楼画心,三房四房的几位娘子都假装没有看到楼画语。

  “五姐。”楼画心还朝她点头,只是声音颇大,还带着笑意。

  叶英梅听到楼画语来了,立马扭头看着她笑道:“楼五娘,你可得加把劲了,**妹的鬼画符都比你要好得多,你那字,就算日后做个商妇,记帐都怕自己不认得啊。”

  她这话一出,正在抢字的楼画诗气愤的瞪了楼画语一眼,楼画心却勾嘴笑了笑,好像只是看着她们嬉闹。

  楼画语转眼看了看,楼画言已然定了要入宫,自然得在家学礼仪,所以她这会倒是楼家最大的娘子了。

  王氏女学的规矩是不可带婢女进入的,所以这会楼画诗因为争抢已然面色潮红,却并未有人相帮或是出言阻止。

  楼画语看了一眼叶英梅,转手拿起她案几上的砚台,猛的对着叶英梅就狠狠砸了过去。

  “啊!”学堂里其他娘子被吓得捂嘴尖叫。

  叶英梅身手敏捷自然避过了砚台,可砚台里的残墨却洒在了她衣裙之上,气得双目圆瞪的看着楼画语:“楼五娘你敢!”

  “你不该欺负我妹妹。”楼画语轻笑着抓起桌上的裁纸刀,缓步朝叶英梅走去。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