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世太妃》独家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4-26 编辑:小编

重生之盛世太妃

穿越重生

  楼画语站在昭阳殿外,看着里面歌舞升平,一片欢声笑语。“太妃,陛下就在昭阳殿内与皇后娘娘宴饮。七爷昨日被押进典狱司时已然用了刑,如若今晚出不来,就算明早陛下开恩,典狱司的刑法,熬上两夜后,怕人也是废了。皇后娘娘她……”关雎在一边沉声说着。

  《重生之盛世太妃》独家全文在线阅读,主角是楼画语姬瑾的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盛世太妃》,在这里可以看重生之盛世太妃小说全文阅读以及小说全集目录。重生之盛世太妃小说精选:听了谢氏的话,楼画语立马起身,朝她恭敬的一礼,脸露惶惶之色:“多谢伯娘教导,日后五娘定和七妹妹一般,多来陪祖母,逗祖母开心。”

  重生之盛世太妃小说试读:

  此言一落,老夫人搂着楼画心的手一顿,眉开眼笑的道:“七娘最会哄人。”

  楼画心立马朝老夫人怀里拱了拱,撒着娇,却眯眼看着楼画语,不由的气闷,就算贵妃又如何,嫁的还不是个老头子,她可不想,不如表哥那般……

  谢氏眼看老夫人和两位嬷嬷的目光落在了不过十二岁的楼画心身上,心里发急,看了一眼楼画语,不明白她今天怎么一反常态,这半年来的暗示提点都白费了吗!

  但这会也顾不得深思,连忙瞪了一眼帮老夫人捶背的楼画心,状似无奈的嗤笑道:“会哄人有什么用啊,哪像五娘,每次都给老夫人送好东西,好多伯娘都没见过,这才是真的贴心又实惠呢,老夫人有福。”

  “伯娘说得是。”楼画语早有准备朝后摆了摆手,脸带忧色:“我年幼不知事,却也担心娘娘,想入宫去探望却怕心直惹了祸,空惹娘娘生气。想了想还不如多表表孝心……”

  说话间,关雎将两根百年两参送上,楼画语亲自捧上那个匣子,递到老夫人榻前:“外祖和舅舅疼我,送了我不少东西,五娘知道娘娘不喜俗物,可舅舅说数钱的时候最开心,五娘也喜欢数钱,就将所有的银票全部送给娘娘,让娘娘开心开心。我还特意从娘亲那里借了些呢,一共有十二万两……”

  她这话听起来直白又无心,主要是实惠啊,她如果入宫就算再有钱,可也隔着双手,贵妃要用总得找她要,或是敲打她吧?

  这十二万两可是直接送到贵妃手里的,凭她话里的意思,后续还可以送。

  当匣子打开,看到里面那大叠银票时,老夫人双眼眯了眯,松开了搂着楼画心的手,拉过楼画语的手拍了拍。

  楼画语朝一边的娘亲递了个求助的眼神,这会钱氏终于明白楼画语当真是不想入宫了,心里立马大定,起身瞪了楼画语一眼:“胡闹。”

  然后朝老夫人恭敬的道:“母亲见谅,五娘子心实,娘娘是贵人,宫中要什么没有,哪能这般,快快拿走!”

  钱氏出身皇商,耳濡母染,生意经早就熟透于心。这几句话,看似帮楼画语致歉周旋,其实是帮她逼话。

  如若老夫人顺着她的话说,那么就算楼画语进宫,她也能借势不给钱,那楼画语入宫的作用就大大减少。

  可如若想要钱,就只能说楼画语有心,让楼画语表了孝心,出了钱,自然就不能再出人了!

  钱氏说得缓慢,似乎每个字都在考量,可随着她的话落下,老夫人脸色沉了沉,一边苏嬷嬷捏着帕子的手紧了紧。

  而谢氏却露出深深的无奈之感,捏着帕子擦了擦眼借机打量了楼画语几眼,总感觉五娘子今天滑不溜手。

  三房四房都在看热闹,大房有权,二房有钱,他们只要过日子就行了。

  楼画言这会看着那些银票,回想刚才来的路上几个小婢女偷说的话,想到每次入宫看到的景象心里发痒。

  正捶着肩的楼画心瞥了自家长姐一眼,接到谢氏递来的目光,趴在老夫人肩膀上轻笑道:“五姐姐真是有心,我们都只能送条自己绣的帕子什么的,五姐姐出手这么大方,我们都不好意思了。既然如此,我们也送点什么表表孝心吧,三姐以为如何?”

  楼画心这话一出,老夫人莫名的松了口气,转手摸了摸楼画心的头。

  一旦大家都送了,自然这些银票就成了侄女共同上表的心意,无关入宫人选。

  楼画语闻言轻笑:“还是七妹妹说的有理,我来时还想呢,这表孝心也不是一下的事情,得日久天长才是,还想着定时的给娘娘送上一些,以宽慰娘娘玉体,又怕自己一个人送太过惹眼,既然众姐妹一起送,就再好不过了。”

  谢氏心底发急,楼画语这么一说,不管她入不入宫,每个月都有定例,其他不入宫的娘子都得送,这得耗空侯府啊!

  正要开口,却听到外面老侯爷高声笑道:“五娘有心了。”

  楼画语嘴角微勾,看样子桃夭办事很快呢,楼画言带汤来了不说,连另一件事也办好了。

  只是一扭头,却见一个锦袍玉带的少年逆光快步进来,远远对着老夫人道:“见过外祖母。”

  楼画语心猛的就是一痛,姬瑾居然在?

  前世她可不记得姬瑾出现过?

  这么快见到姬瑾,楼画语心神激荡,不由的多看了一眼。

  十五岁的姬瑾身形已然长成,长身如松,头上虽未戴冠,却面如冠玉,十分俊俏。

  想到蒹葭宫那一晚的荒唐,楼画语不由的紧了紧帕子。

  姬瑾似乎感觉到她的注视,扭头看了过来,罗汉床上的楼画心也要笑不笑的瞥了过来。

  楼画语十分坦然的迎上两人的目光,楼画心只是笑了笑就收了回去,姬瑾眼里闪过疑惑,却依旧朝各位舅母行礼。

  等礼毕,老候爷看着屋内一众小娘子,微笑道:“瑾哥儿给你们带了些宫里的时新玩意,去暖阁看看吧。”

  楼画语瞥了一眼依旧放在老夫人榻前的匣子,心底便安定了下来,看样子这是要定人选了。

  三娘子楼画言脸色微妙,却依旧带着众娘子退了出去,刚出门,楼画言就扭头看着楼画语:“五娘今日莽撞了,娘娘岂是贪财之人,要我等定例孝敬。”

  “三姐说的是。”楼画语微微弯腰受教,她占着长,自然可训导妹妹。

  楼画心出来的时候,却只是朝她笑了笑,挽着楼画言的胳膊进了暖阁,满脸欢喜的去看姬瑾带了什么时新东西。

  她们姐妹进了屋,三房四房的几位娘子立马跟了上去。

  楼画语后了一步,桃夭立马上前:“娘子神算,我将你教我的话偷偷教了几个园子里的小婢女,三娘就去厨房拿了汤。那只喜鹊我是让一个新来的小厮偷送到了侯爷书房,人已经安置出府了,娘子怎么知道花鸟房有那样一只喜鹊?”

  “那可不只是喜鹊。”楼画语看着院外长廊,嘴角轻勾。

  老夫人出身清河崔氏,家学渊源,信奉老庄之术。当年她生下楼明风时,有喜鹊入房,绕屋三圈,立于高架不走,高声清鸣,如同凤声。

  所以楼明风自幼受的教导皆按宫廷礼仪,自然贵不可言。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