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刁蛮三王妃》——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4-23 编辑:小编

刁蛮三王妃

古代言情

  柳微凉躺在床上,内脏仿佛裂成四五块,稍微一动,就痛的她直吸冷气。穿越过来已经三天了,她思考的内容从最开始的为什么会穿越,已经渐渐改成了自己要怎么样才能活下来。她受了重伤,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所有人都认定她死定了除了一个小丫鬟,再也没人来看过她,大家都在等着她安安静静的死去。

  已完结——《刁蛮三王妃》——全文在线阅读,今天小编给大家分享一本好书,书名叫做《刁蛮三王妃》,小说出本后就收到了广大读者的一致好评,下面一起来看刁蛮三王妃小说精选:喝一杯梨花酿,南宫谷风拿起筷子。随意夹了口菜,放入口中,香气弥漫,入口即化,整个人都愉悦了起来。南宫谷风愣了愣:“这菜……”“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柳微凉得意的皱皱鼻子。

  刁蛮三王妃小说试读:

  “嗯。”南宫谷风点点头,实话实说,“比我想的好太多,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厨艺?”

  “天天在屋里闷着,无聊了就做饭,慢慢练出来了。”这是柳微凉想的最能说通的理由了。

  南宫谷风神色却微微一变,眸底染了几分同情。

  是啊,以前的柳微凉嚣张跋扈,没有一个朋友,天天在三王府里,她能做什么呢?其实心里,她也一定很寂寞啊,别人只看到了她的可怕,却没看到她的可怜。

  柳微凉又道:“反正我天天闲着也是闲着,如果你觉得这菜不错,不如我每天做了给你带过去?”

  说完这句,她小心翼翼观察着南宫谷风的反应。

  她要先拉拢到南宫谷风,现在是个好机会,既能与他交好,也能趁此挽回自己以前的形象。只是不知道南宫谷风会不会同意?

  大概是看她的表情太过有趣,南宫谷风弯了弯嘴角:“如果麦子没有意见,我便也没有意见。”

  “好!”

  柳微凉眉开眼笑,南宫谷风恍神,他以前从来没觉得这个女人的笑容有这么灿烂。

  南宫谷风虽然话少,但字字精辟,柳微凉有着前世的阅历与思想,所说的内容也都有趣好玩,这晚,两人吃喝谈笑,好不快活。

  这天是柳微凉穿越来过的最累的一天,晚上她沉沉的睡了过去,早上又被艳月叫醒。

  “三王妃!该起床啦!你说要给小王爷做饭呢!”

  艳月很忧愁,她怕柳微凉只是一时口快,回头又不认账,反正以前主子也少这么做。

  不过柳微凉没让她失望,她“腾”的起身,晃晃脑袋,迷迷糊糊的起来洗漱去了。

  洗漱完毕,柳微凉就一头钻进了厨房。

  她先炖了一只老母鸡,把鸡汤盛出来,用勺子撇去浮油,用剩下的清汤煮米饭,米饭又香又醇,再清清淡淡炒两个素菜,麦子身体虚弱,刚开始不宜大补。

  提着食盒,柳微凉直奔南宫谷风的院子。

  话说南宫谷风住的地方也太破了,她要找个机会好好给他修整修整,好歹也是小王爷,住的连丫鬟都不如。

  南宫谷风正在院子里读书,满树梨花,偶尔几瓣落下来,挂在他的发梢,简直就是一副美人图。

  柳微凉暗暗赞叹了两句,才开口:“我带午饭过来了,是你和麦子两个人的量,快用膳吧。”

  “你真的来了。”南宫谷风微微一笑。

  麦子还在床上休养,艳月端了饭菜进去喂她,院里就剩他们两个。

  南宫谷风吃饭也安安静静的,让人赏心悦目。

  正吃着,外面进来两个丫鬟,见柳微凉在,两人对视一眼,纷纷行礼道:“奴婢见过三王妃、小王爷,小王爷,管事说您这里有一尊南海观音像,他让我们来搬走。”

  南宫谷风面无表情,只一点头:“去吧。”

  “管事要南海观音像做什么?”柳微凉好奇道。

  “管事没要,是她们借管事之名,拿观音像去卖钱。”南宫谷风道。

  柳微凉大惊,急道:“那你还任由她们去拿?”

  “身外之物,有何挂念,她们喜欢就拿好了。”

  柳微凉总算明白南宫谷风住的地方为什么会这么破了,他对吃喝住的要求简直低到极点,被下人无视也混不在意,下人们就得寸进尺,胆子越来越大,不仅无视他,还明目张胆的拿他这里的东西去换钱花。

  “规矩就是规矩,怎么能任由她们胡来呢?”柳微凉大怒。

  她也算是中层企业管理者,看到这一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在管理方面,南宫谷风实在是太弱了。

  听她这么说,南宫谷风微微一笑:“不如你来帮我……”

  “好!”柳微凉一口答应下来。

  那两个丫鬟已经搬了半人高的观音像,正从屋里出来,径直往外走。

  “站住!”一声脆喝。

  两个丫鬟停下脚步,见是柳微凉,其中一个道:“三王妃有何吩咐?”

  柳微凉打量她们两个两眼,眉梢微微挑起,漂亮的眼眸里带了几分厉色:“你们两个叫什么?”

  “奴婢叫安宁,她叫安晋。”

  “很好。”柳微凉抿唇,“你们把观音像放下,安宁在这守着,安晋去找管事,本王妃要问问他拿观音像做什么?”

  两人脸色俱是一变,安晋胆子小,险些跪下,安宁大着胆道:“管事……管事刚刚出去了。”

  “那你们便在这等着吧。艳月!”柳微凉叫了一声。

  艳月从屋里出来,她全都听到了,张扬的答应一声:“奴婢在!”

  “你去找管事,什么时候找到了就什么时候带过来!”柳微凉目光变冷,“我倒要看看,这两个丫头说了多少谎话!”

  安宁扑通一下跪下,忙道:“奴婢知错了,请王妃恕罪!”

  “你知什么错了?”

  “奴婢不该撒谎,不该拿小王爷的东西,奴婢是初犯……请王妃恕罪!”

  “你呢?”柳微凉把目光转向安晋。

  安晋脸色发白,却还强撑着道:“奴婢是错了,但也该由管事责罚,不管三王妃的事。”

  柳微凉不怒反笑,温柔道:“我堂堂三王妃,整个王府都归我管,你说我管不了你?我倒要让你看看,我管不管得了!”

  她语调骤然发寒,厉声道:“来人!把她们两个按在地上!”

  “是!”南宫谷风院里的下人不知从哪冒出来,齐声答应,派出两个代表,一人按着一个,将两个丫鬟牢牢控制住!他们早看这两个人不顺眼了,小王爷不予追究,他们也只能瞪着眼睛看,这次三王妃发飙,这群人心里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了。

  柳微凉微微一笑,道:“艳月,找一根藤条来,给我好好的鞭打她们!”

  艳月找来藤条,毫不客气的对着二人挥下去,“啪”一声,衣料被就抽破了一个洞,疼的安晋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

  柳微凉坐下,端了一杯茶喝,冷冷看着这一幕。

  自始至终南宫谷风都没有说话,还坐在原处静静的吃饭,对鞭打这一幕也恍若未闻。

  “我会不会太狠毒了?”

  倒是柳微凉有些看不下去了,悄声问南宫谷风。

  南宫谷风诧异的看她一眼,才道:“你以前下手可不比这个轻。”

  他说这话时没有任何情绪,可柳微凉还是红了脸颊,这话,真的好像在讽刺她。

  院里惨叫声此起彼伏,艳月打的气喘吁吁,旁人说要替她一会,她还不乐意,最后直接把安宁打的晕了过去,安晋也奄奄一息。

  柳微凉看不下去了:“停。”

  艳月停了手,抹抹额头的汗。

  找人拿水泼醒了安宁,柳微凉站在她们面前,淡淡道:“你们现在知错了吗?”

  “知……知错了……”谁还敢说不?!

  “那就好,记得,小王爷也是你们的主子,不要以为可以随意欺辱!”柳微凉摆摆手,“把她们抬下去吧,记得领点创伤药给她们。”

  解决了这事儿,柳微凉再一扫南宫谷风的院子,道:“瞧瞧你们主子住的地方,该打扫的就打扫,屋顶该修的就修,他养着你们,你们就什么都不做?”

  因为刚才柳微凉帮他们出了气,南宫谷风的人也客气了许多,无奈道:“三王妃您不知情,我们也想修葺,可是缺材料,去内务房,那边总找各种借口不给我们,这一拖就拖了好几年!”

  柳微凉撇撇嘴,坚定道:“你们现在再去,内务房不给的话,就说我让你们去拿的!谁敢不给就直接动手!”

  有她一句话,众人欢呼雀跃,立即拥着往内务房去了。

  南宫谷风微微带了笑容,轻声道:“谢谢母亲。”

  被他叫的满脸通红,柳微凉不自在的摆手:“你我年纪相当,你别……这么叫我,真是怪怪的!我先回去了,有事你就找人来叫我。”

  说罢带着艳月落荒而逃。

  南宫谷风微笑着目送她的背影,说实在的,他现在心里很暖。

  走在路上,柳微凉脸上笑容渐渐敛去,倒是艳月,一边抹额上的汗一边笑的很开心。

  “艳月。”

  “三王妃,怎么啦?”艳月笑着回话。

  柳微凉淡淡道:“刚才你打安宁和安晋,可是下了狠手,你和她们有仇?”

  艳月一愣,委屈道:“没有啊!您冤枉死奴婢了!”

  听艳月一说,柳微凉才明白过来,王府里的丫鬟也分三等,跟着主子贴身服侍的是一等丫鬟,在内院和厨房的是二等丫鬟,在外院打杂的是三等丫鬟。安宁和安晋是一等丫鬟,她们贴身服侍的主子,正是南宫楚。

  平时南宫楚对柳微凉恶言恶语,艳月也跟着吃了不少苦,自然对他的人下手就狠了些。

  柳微凉默然,看来她又和南宫楚对上了。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